商业奴隶制和不爱国的美国人

区分原始奴隶制和商业奴隶制;
殖民主义是广义的奴隶制的一种;
美国商业奴隶制成功废除是不是因为内战;
美国成功实现现代资本主义,是因为美国人不够爱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63.html

奴隶制,包括罗马和美国的奴隶制,也包括欧洲的封建制度,东方帝国等的类种姓制度和印度的种姓制度,还有新兴的称为“社会主义”的类种姓制度;这些广义的奴隶制,都已经在或正在市场经济去特权化的历史进程中瓦解。在这一过程中,最具有神圣感的是基督教的人道主义,但最令人反感的,也是最令人警惕的,也恰恰是这种基于宗教信仰的声明“因为基督教信仰,所以才没有奴隶制”。

“因为基督教才没有奴隶制”,出发点是好的,理由是源自信仰的;是历史上西方的殖民主义,和今天美英法越权干涉主义的道德优越感,笔者称之为基督教沙文主义,欧洲自已又常称之为欧洲中心论。这种信仰回避了一个别种文化非常敏感的事实:以基督教或基督教国家为宗主的“君权-国家奴隶制”,即殖民主义的事实,算不算广义的等级奴隶制的一种?

奴隶主就是个人的人身权利可以成为他人的私有财产;类种姓制度就是依附的人身义务不可侵犯从类种姓制度如农奴制向奴隶制的演变是可能理解的。天生就固定的依附关系也是财产形式的一种,使用效率毕竟比不上通过市场交换的择优升级。因此,随着市场交换条件的成熟,通常也会伴随着生存物资供应的丰富, 类种姓制度会向奴隶制转变。这一并不仅仅是西方中世纪基督教社会的规律。

为方便记认,我们将前一代奴隶制称为“原始奴隶制”,将后一代奴隶制称之为“商业奴隶制”,中间是漫长的不确定的类种姓等级社会;这样[(广义奴隶制=原始奴隶制——>类种姓制度(含殖民主义)——>商业奴隶制)——>资本主义社会]。殖民主义是奴隶制的一种,是从社会进化论的“个体与群体的利益行为一致性”而论的,但这一规律,是基督教本身所不承认的;基督教不承认社会进化论。

殖民主义是以国家群体为等级的国际化的奴隶制;整体一国的国民是另一国的奴隶(低等级种族);其原始的也可以称成熟的,有斯巴达-希洛人的集体奴隶制;英国-印度式的等级制;印度的种姓社会,还有吴祚来所称的雅典的“国际专制”,当然还有罗马帝国本身。当笔者根据美国既往的合法化,反驳了吴祚来指控美国是“雅典式的帝国专制”时。美英法在利比亚的越权,则多少加强了该项嫌疑。

尽管商业奴隶制的萌芽出现在几乎所有类种姓社会,但是商业奴隶制的成熟仅见于希腊(罗马),罗马还倒退到了中世纪的农奴社会。最终成功地挣脱中世纪的英国,通过海外殖民避免了本土的奴隶制,商业奴隶制过程转嫁了英国的供应商美国身上。英国极盛期的1845-1850年大饥荒中的爱尔兰人,损失了四分三的本土人口(包括移民),也多少可以印证英国殖民主义与国家奴隶制的关系。

1860年的英帝国和同期的美利坚合众国,仿佛是古老的罗马帝国给扯开了两半。英帝国就象一个世界国王一般座落在世界三分一的领土和人口之上,地位恰如罗马意大利特区君临地中海世界;而美国国内的奴隶制,也恰似罗马帝国安东尼王朝时期一样,奴隶与地产合而为一,白人老爷坐享其成。两者都经历了广义奴隶制的阶段,而重温了商业奴隶制的美国资本主义,比英国更为成熟,不知是否偶然。

英帝国自已计算海外帝国几乎是亏本生意,却让英国颇为左倾的政治制度有了合理性。英帝国崩溃时,北欧式社会主义立刻就把左倾的英国拖入几十年的衰退泥潭,凯恩斯主义和庇古通往奴役之路几乎要了英国的命!从交换创造价值看,只要美国人不象罗马那么爱国,保持一个罗马那么庞大,美国就不会重蹈罗马的覆辙,美国内战是不必要的;有美国的参照系,其他国家甚至不必重温商业奴隶制这一步了。

独裁就是特权的行使; 独裁与被授权相对;卡扎菲是否倒台与利比亚的人权或民主的改善与否,毫无关系
联邦制民主规则和联邦解体的原因;南北战争中与利比亚战争的理由都是“人权高于主权”
通往奴役之路:市场崩溃转向奴隶制是正反馈过程;类种姓制度向市场经济转变是负反馈过程
美英法“非法推广民主”的成本极其巨大;美英法全力“非法推广民主”将令美英法本身的民主破产
国民主权原理=(自治+联邦)=私有制:民主是“有差别的利益表达”,不是“无差别的多数正义”
美国黑人奴隶制和南北战争的争端;为什么美国会盛行奴隶制?美国黑奴的真实处境不算恶劣
黑奴“被解放”中的悲剧;北方废奴主义的狂热和蛮干;黑人被解放者赶得走投无路
人道主义“政治正确”和不正确的殖民主义;西方殖民主义是否比本土独裁更高尚
美英救济贫弱的“孙志刚法”;白种自由贱民待遇也不高;凯恩斯主义和庇古福利经济学的伦理渊源;
奴隶制是生存环境恶化预期的应急机制;能够专制的社会就具备民主的条件;消除奴隶制(预期)是一个渐进的社会过程;》《区分原始奴隶制和商业奴隶制;殖民主义是广义的奴隶制的一种;美国商业奴隶制成功废除是不是因为内战;美国成功实现现代资本主义,是因为美国人不够爱国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实体历史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