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大饥荒时侯的英国宗教歧视

爱尔兰大饥荒时侯的英国宗教歧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7a.html
前一篇《主权从那里来?什么是国际承认》中的一句话,“原因在于爱尔兰是加尔文的基督教,而英国则与加尔文教派的教主国西班牙对敌。”,一位英国圣公会教徒指出与常识不符。笔者承认原文中,为英国新教社会(主要是圣公会)在当时的行为辩护,这个理由是牵强的。既是几秒种之间的妥协,也是对有关爱尔兰的遭遇产生的困惑的综合。

爱尔兰大饥荒没有多少可以研究的,格雷的《爱尔兰大饥荒》已经到了研究的尽头。爱尔兰大饥荒中的马铃薯价格,一直作为埃芬商品的案例,在各种经济学教材中出现。爱尔兰是欧洲基督教社会边缘的小国,缺乏深入研究的价值。以后也没有多少机会再讨论爱尔兰。但对于虔诚的基督教信徒,未必是同样的观点。既然有圣公会教徒对此问题感兴趣,就和盘托出,希望这些朋友能找到答案。

笔者估计“常识”是指标准答案的“爱尔兰是天主教国家”,笔者也清楚苏格兰是加尔文教派的;在亚当斯密时期已经加入了英国,并形成了苏格兰学派。 笔者还清楚爱尔兰是基督教本觉会最后的地区,为欧洲保存了基督教最后的典籍。笔者不清楚的是,为什么爱尔兰在16-17世纪遭受到英国入侵时,主权是向英国开放的?罗马教廷吭也没吭一声?这不符合中世纪时代的教区辖境的游戏规则。

其次,笔者也清楚英国在19世纪40年代初,伦敦已经有很强烈的人道主义气氛。(不能断定是否与爱尔兰饥荒的反思有关)。已经在各殖民地为土著人派驻了保民官,以免殖民官滥法侵害。早在18世纪末,印度总督已经将孟加拉纺织工人的饥荒,添油加醋地在英国下院宣读。(目的是减免治区税收责任)。至少说明,当时的英国社会普遍有人道主义上责任认同。但是在爱尔兰大饥荒时,却能冷嘲热讽!

如果爱尔兰象现在一样,是一个完全的天主教社会,那么至少能得到罗马教廷对这仅存的虔诚教区的命运关注。另卡尔文教派在常识中被视作新教,笔者认为他们更接近于天主教;要求教权独立于罗马教廷时,也接受罗马对西葡殖民分区的裁决。总之,如果爱尔兰是一个纯净的基督教社会,不应该在欧洲如此孤零零的无依无靠。爱尔兰从遭遇上看,是被诸教派抛弃的弃儿。

考虑到西班牙和苏格兰之间的爱尔兰,笔者估计加尔文教义多少会影响到爱尔兰。所以边远地区的爱尔兰的基督教,在欧洲大陆所有教派看来,都是不纯净的,有错误的。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英国社会在如此惨绝的大饥荒时期的态度。大饥荒令爱尔兰产生了向大陆教会求助的要求,从而令爱尔兰向如罗马教廷靠拢,寻求罗马教皇道义上的帮助,“宗教信条反思”,这样就形成了今天的爱尔兰天主教。

所以笔者估计爱尔兰今天确实是天主教,在当时就不是。但爱尔兰是一个小国,不值得为边缘的宗教问题花费精力。如果圣公会的朋友对自已的教派的历史问题更感兴趣,可以深入一点,给我们提供更多的资料。需要指出的是,称“英国对爱尔兰大饥荒时代的宗教歧视”,是为英国在大饥荒中的政治责任找的一个解释,或者说是辩护。

爱尔兰当时是英国治下一个毫无自治权的殖民地,是英国新教地主贵族治下的农奴社会,(新教社群在爱尔兰有自治权),因此作为宗主国,英国对爱尔寺大饥荒有完全的政治责任。而不论其中环节中,是英国政府那一个人分担的责任最大。这就如同毛灾发生时,毛是中国政治的独裁者,那么无论毛属下的那一个小官犯的错,毛对于作为领导者,负起全部连带责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实体历史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