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讹诈是没有用的

核讹诈是没有用的
大国不需要核讹诈;大国获得核弹也不困难;
小国无法核讹诈,小国的核弹被摧毁很容易;
只有以色列的核弹,是真正“有用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b4.html

卡扎菲“弃核”后挨打,只因为美英法有萨科奇这样的国际弱智英雄的错误。朝鲜等国以为保核就不会挨打,只不过是错解了联合国宪章“主权神圣不可侵犯”,以为核子武器抬高了自已的博弈地位。实际上却是令这些国家有了更大的挨打理由。毛上帝的两弹一星,也是类似。中国的国际地位,不是因为两弹一星,而是因为中国本来就是世界大国。中国有两弹一星,也是因为中国是世界大国

核弹固然不容易搞,但除了毛国和朝鲜,也没有那个国家搞核弹需要饿死几千万人。巴基斯坦没有,印度没有,以色列没有,连萨达姆也没有!斯大林在四十年代末也没有!看来几千万人的性命换核弹,至少是毛主席的特异功能。中国的国际地位是老祖宗奋斗来的,不是因为两弹一星。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时,是一个从来没有打过胜仗,靠美国打跑日本救了一条国命的大国;只因中国是大国。

其次再看核弹是否真的有用。笔者有一个人观点,但不打算加以证明,权作个人断言:核弹其实并不是真的那么可怕,但谁也不打算真正使用;因此核弹的威力,在于它没有爆炸前的威慑。如果信仰世界大战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核弹可能真的有用;如果相信生产创造价值,信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核弹至少可以作为自已的领土上跟洋人同归于尽的利器。但如果交换创造价值呢

如果交换创造价值是正确的,那么即使主权是谁主张谁维护,核弹对于大国如中俄英法日本这样的国家,获得并不困难,其主权独立地位也不依赖于核弹;地区大国地位也不需要核弹。对大国来说获得核弹不困难,尽量获得,仅仅是钱的问题。但核弹对于国际关系的博弈作用不大。巴基斯坦和印度当时核弹了,但除了增加了两者的军费对抗,有谁认为这两个国家的主权地位提高了?

对于小国来说,核弹除非能够扔到敌国的领土上,否则只能作为为董存瑞准备的烟火,——>此时要记住了,对于前沿军事人员来说,核弹并不见得非常可怕,尽管谁也不愿意真的碰上它。但一旦碰上了,就不会再有任何顾忌。所以笔者说,核弹仅仅在没有爆炸以前,才有战略的威慑能力。这个特点对大国适用,对于小国,同样适用。核弹是大国付得起用不上的,小国消费不起的的昂贵玩具。

二战后世界殖民体系崩裂,大国之间出现了大量的小国。交换创造价值只要是对的,并吞这些小国就是不必要的;并且这些小国为大国之间的冲突提供了足够大的缓冲区。所以除非是钓鱼岛主义之类的集体神经病,大国之间是没有必要为边缘利益打核战争的。大国对小国也不需要使用“核讹诈”。只有在没有缓冲区的毛主义式的小国弱国之间,核弹才是“有用”的。

世界上真正拥有核弹并有战略价值的国家,只有以色列。怪就怪在,以色列如果真的是美国的铁小弟,以色列的根本不需要核弹的。以色列秘密准备了大约两百颗核弹,唯一的理由就是,以色列从骨子里并不相信美国的保护伞!当外界以为美国会为了以色列不惜一切代价时,以色列却认为美国有可能为了与阿拉伯的关系,牺牲掉以色列的生存利益。没有比此更明确的政治信号了。

以色列的核弹是有用的。因为以色列不但处于高度敌视的阿拉伯社会的包围之中,也对有着悠久的敌视犹太人的西方社会不信任;并且以色列有中东最强大的空军,可以把核弹扔到任何敌人的头上去。至少第三个条件,对于朝鲜或者利比亚这样的国家,都不具备。相反,这些国家的核弹和设施,甚至是巴基斯坦和印度的核弹,(中国的核武长期也是如此),倒是很容易被核强国第一次打击就一窝端。

历史上伊拉克接近于拥有核武器,让以色列两颗精确制导炸弹就彻底报了销。美国要报销利比亚朝鲜的核设施,会更为容易。如果真的发生北约空袭,这类国家的核安全罩的效果,只不过是让北约打得更狠,更没有顾忌。万一有什么遗漏,也只不过是让卡扎菲等升级董存瑞:“下辈子没完”,——>轰?估计没有磨菇云!——>“妈的!次品!”——>政权崩溃时用核武器要挟,很难再有忠心赴死的奴才。

利比亚战争最大的威胁是美英法巨大的不理性;美英法是合法的,联合国就一定是不合法的
为什么道德不能凌驾于法律?法律为什么要保护“公认民愤极大的坏人”?惩罚“公认的正义大英雄”?》
主权不可侵犯=(距离+实力=征服成本大于收益);主权=国际承认=谁主张谁维护
爱尔兰大饥荒时侯的英国宗教歧视
国际法不相信眼泪;国际法之间的主体都是能维护自已主权的强者;
国民主权原理是主权稳定统一的政治原理;中央无权镇压地方;地方权阀不可能长期横行霸道;
国民主权原理维系了世界和平;殖民主义的终结,世界联邦的未来,是成本效益最优化结果
国民主权原理下没有“独立”诉求;《联合国宪章》中教皇国的残余;西方社会要求不可能满足
“谁主张谁维护”是法制的起点;谁主张谁维护的主权原则=主权利益不能无偿让渡=做奴隶不是高尚的;
主权是会亏损的,破产的,主权是有可能崩溃的;“主权死亡”丧失了合法性的标准是什么?
《联合国宪章》缺陷将国际战争转为第三世界内战;民主三角原理:中央集权,稳定,放弃独裁;不可兼得
西方的政治干预几乎都是好心办坏事;西方的左派洋五毛,害不了本国,专害后进社会;
亚非拉“民主乱局”都是民主三角原理的体现;西方左派和东方民粹,都把“多数人的暴政”当成了民主
核讹诈是没有用的大国不需要核讹诈;大国获得核弹也不困难;
小国无法核讹诈,小国的核弹被摧毁很容易;只有以色列的核弹,是真正“有用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现实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