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就似核电站

极权就似核电站;
权权本身可以看作是内战的一种形式;
极权体制的防护罩,象核电站一样防止内战泄漏;
极权政治效益低,无法逃脱破产-内战-崩溃的命运;
主权国际合法性=不要发生内战;
民主改革就是“停止任何形式的内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ck.html

“联邦地方分治,和平,民主”就是非常稳定的政治结构,三个条件相互相成。反之,则由于民主三角原理的条件限制,“中央集权,国内和平无内战,放弃独裁”三者构成非常不稳定的组合。由于极权本身极易导致内战,而且极权意味着人治自由发挥的暴力,因此从广义上说,极权本身就可以看作是内战的一种形式;类似于《西线无战事》;战事暂无,可以抽空吹吹箫;但别以为天下就太平了。

不给国际惹大麻烦”是国际上主权合法性条件,那么国内不发生内战,就是国内政治的合法性条件。考虑到极权本身就可以视为内战的一种形式,象斯大林的清洗,毛的N反大跃进,还有民粹大革命,其生命财产的损失,都堪比一系列惨烈的内战。甚至于近三十年来颇被喝彩的计划生育;对中国社会的负面影响,也不亚于一场惨痛的战争

对于一个为国内治安疲于奔命,濒临破产的极权政体来说,“不给国际惹大麻烦”,是非常高的技术要求。难度之高,较之日本控制着内部失控的核电站,有过之而无不用。而一旦出现内战放射性泄漏,不但邻国遭灾,内战污染在现代经济社会,大概会迅速弥漫到地球有每一个有人居住的村落。因此对外“不给国际惹大麻烦”的主权合法性,与对内不能发生内战,两个条件在控制外泄上,是等效的。

极权政治的结构,用核电站反应堆形容,似乎颇为接近。坚固得可以防住911式飞机炸弹撞击的保护罩,是极权政治体的特色;却不是真的防止外界炸弹的攻击;相反,只要没有发生核泄漏,核电厂周边,可以说是最干净的大自然。核电站的坚固外壳,完全是为了控制内部高温反应堆的危险。此即所谓“示形于外,实侵于内”

极权的政治是无声的内战,尸横遍野的内战是流血的极权。民主的改革,不谈什么人权人道之类的高深道理,仅仅是一个理由,估计非常符合小民百姓的利益——>停止任何形式的内战!让老百姓可以自由自在地发挥其经营的比较优势,享受自已经营的任何成果,自负盈亏自已错误造成的任何损失。民主,就是停止内战!而不要用其他形式的内战,取而代之,然后称之为“解放”。

由此可见,西方的左派乌托邦分子,向东方输出的民粹,脱离地方自治的联邦民主,鼓吹中央一统的多党制,用反对所谓户籍制度不人道,鼓吹侵吞地方居民税前税后的合法私有利益。这些民粹分子的中国信徒们,名为民主派,只不过是用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民粹暴政,用另一种内战形式,发泄对当前明显好转了的社会民主水平的不满。是否会折腾得更糟,虽不能确定,但肯定不会变得更好。您愿折腾吗

由于控制内战的对外影响,对于一个极权体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国际社会判断一个主权体是否仍然合法,最简单无误的方式,就是判断这个主权体内是否发生了内战,内战是否相持不下。这个指标无论对于极权国家还是联邦国家,都是有效的。前者意味着极权的破产,后者意味着国民主权下的联邦有谈不拢的分歧。内战的爆发,争论内战中某一方正义,难免带上第三者的主观因素。

预测内战的胜败,也无法避免未来不可预测的不确定性的约束。如果内战迅速被平息,至少,内战暂时结束了。而一旦双方相持不下,就意味着内战双方都有足够多的拥护者,双方都无能力代替原来的主权体。 暂时分家,是消除内战的唯一办法。外界帮助一方击败另一方,就成了外界对一方的征服,然后将该国的主权交给另一方。这种形式,类似于教皇国授封的过程,又常称为殖民主义

国际法不相信眼泪;国际法之间的主体都是能维护自已主权的强者;
国民主权原理是主权稳定统一的政治原理;中央无权镇压地方;地方权阀不可能长期横行霸道;
国民主权原理维系了世界和平;殖民主义的终结,世界联邦的未来,是成本效益最优化结果
国民主权原理下没有“独立”诉求;《联合国宪章》中教皇国的残余;西方社会要求不可能满足
“谁主张谁维护”是法制的起点;谁主张谁维护的主权原则=主权利益不能无偿让渡=做奴隶不是高尚的;
主权是会亏损的,破产的,主权是有可能崩溃的;“主权死亡”丧失了合法性的标准是什么?
《联合国宪章》缺陷将国际战争转为第三世界内战;民主三角原理:中央集权,稳定,放弃独裁;不可兼得
西方的政治干预几乎都是好心办坏事;西方的左派洋五毛,害不了本国,专害后进社会;
亚非拉“民主乱局”都是民主三角原理的体现;西方左派和东方民粹,都把“多数人的暴政”当成了民主
核讹诈是没有用的;大国不需要核讹诈;小国无法核讹诈,小国的核弹被摧毁很容易
国际视角中的主权合法性根据是“别害人”;为什么卡扎菲极权社会在国际社会眼中是低合法性?
民主社会商业机会多,国防负担轻;民主社会商业机会大;国防负担小,国防效益高
左派民粹的乌托邦,本身就是内战极权本身就是内战;人治社会的商业效益低,政治成本浩大难制;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族主义和民粹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