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会商业机会多,国防负担轻

民主社会商业机会多,国防负担轻;
欧美国家的商业机会远远大于东方;
欧美国家的国防负担远远小于东方;
美国的军费负担并不算重;
苏联的国防效益远远低于美国,国防成本远远高于美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ch.html
今天欧洲和日本这样的冨裕国家,不但平均军事消费成本,甚至于军费绝对值,也是远远低于东方第三世界的穷国。第三世界中的欠发达国家,采用民主制度的社会,也比采用斯大林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的军费负担要轻得多。采用民主制度的国家普遍性地,比包括斯大林主义在内的任何欠民主国家更发达,国内外贸易开放带来的商业利益机会,和与之相对应的小得多的国防成本,是至关重要的原因。

即使这些采用民主制度的国家现实政治中仍然充斥着腐败,也远不象朝鲜一类传统极权社会那样,通过消息封锁和极权政治特有的公共宣传,掩盖着社会的阴暗面(毛氏语);仅仅是通过(大得多的商业机会+小得多的国防成本),就足以令这些社会在人均财富所得上,占有明显的成本效益的优势;拥有长期竞争上必然获胜的绝对优势纳粹斯大林主义这些左派帝国,急于发动战争,也算是迫不得已。

表面上看是由美国的军费承担了国际治安的责任,美国军费是比其他任何欧洲大国的军费高出一个数量级,似乎是美国替世界承担了国防成本,即所谓的“国际警察”。但实际上美国的军费负担,并不算很重。第一是可以依靠市场制度的优势,拥有收取世界实物税的好处,弥补美国军费的额外支出,其二是美国真正的军费水平实际上也不比东方帝国天朝更高,军费占国民经济的比例更要低得多。

在斯大林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中,中国的军费至少在邓时代是比较地有节制的。但国防负担,仍然比西方国家重得多。要注意的是,中国的军费统计口径,与西方是不一样的,如果转用西方口径,中国的真实军费,可能要增加约10倍。而中国的GDP口径,是有计划经济特色的高估。同样叫GDP的神马,中国的水分比西方国家要大得多。分母变小了,分子却更大了,中国的军费所国民经济的水平非常高。

中国的军费基本上仅仅是“装备费+任务基本费”。在西方军费中的主要组成部分,军人高薪、职务保险、退休金、抚恤金等;在中国前者以义务兵役制为由,仅仅对少数职业兵和军官才有所体现,而后者则大部分以“转业”的形式,转退到地方和行政体系的公有制成本之中。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的装备全部由国企供应,国企本身又占有经营特权,实际上就是国家限价(减小军费)而转移了国防成本

在资料没有透明公开的条件下,不可能提供量化数据,说明中国的军费实际低估了多少。但仅仅是从上述的定性模型,可以认为中国的军费是低估了。笔者认为,如果按中国的军费口径,美国的军费大约只有一千亿美元以下,如果按美国的军费口径,中国的实际军费如果不是比美国更多,至少也是不相上下。社会主义帝国的国防问题,并不是军费太低,而是斯大林制度下,军费的使用效率非常低

从相对折衷的估计看,中国的真实军费,大致相当于美国的水平,直接占国民经济的比例,约20%;另有30-50%的辅助部门,以国有企业的方式寄生在国民经济的市场上。这些成本,并没有包括从中央到居委会的庞大的公有制行政成本。因此,用“多不可测”形容中国实际上的国防负担,不是过分的;但称邓改革后的中国,国防成本的管理上是比苏联和朝鲜等优秀得多,恐怕也不是过誉的。

如此庞大的国防成本投入,无论是中国还是前苏联,或者是今天的俄罗斯,都只不过是处于相对美国的军事劣势;不可能长期支持,又只能寄望于计划经济的GDP这样的数字游戏提供一点点自信心。如此国防代价,为的是什么呢?无非就是拒绝市场经济的去特权化,所谓坚持斯大林主义道路而已。值得吗?特别是从国民民生改善的角度,值得吗?就算今天国民能承受一段时间的痛苦,又能坚持多久?

国际法不相信眼泪;国际法之间的主体都是能维护自已主权的强者;
国民主权原理是主权稳定统一的政治原理;中央无权镇压地方;地方权阀不可能长期横行霸道;
国民主权原理维系了世界和平;殖民主义的终结,世界联邦的未来,是成本效益最优化结果
国民主权原理下没有“独立”诉求;《联合国宪章》中教皇国的残余;西方社会要求不可能满足
“谁主张谁维护”是法制的起点;谁主张谁维护的主权原则=主权利益不能无偿让渡=做奴隶不是高尚的;
主权是会亏损的,破产的,主权是有可能崩溃的;“主权死亡”丧失了合法性的标准是什么?
《联合国宪章》缺陷将国际战争转为第三世界内战;民主三角原理:中央集权,稳定,放弃独裁;不可兼得
西方的政治干预几乎都是好心办坏事;西方的左派洋五毛,害不了本国,专害后进社会;
亚非拉“民主乱局”都是民主三角原理的体现;西方左派和东方民粹,都把“多数人的暴政”当成了民主
核讹诈是没有用的;大国不需要核讹诈;小国无法核讹诈,小国的核弹被摧毁很容易
国际视角中的主权合法性根据是“别害人”;为什么卡扎菲极权社会在国际社会眼中是低合法性?
民主社会商业机会多,国防负担轻;欧美国家的商业机会远远大于东方;欧美国家的国防负担远远小于东方;美国的军费负担并不算重;苏联的国防效益远远低于美国,国防成本远远高于美国;》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族主义和民粹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