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内战是四级“独裁事故”

利比亚内战是四级“核事故”;
美英法擅自升级了利比亚战争;
利比亚战争与科索沃战争的不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dz.html

卡扎菲政权的合法性评估,同样有外与内的两种标准。引用核电站事故标准,内外合法性两种标准,以四级以内“内战处于主权站内泄漏”为交点。一旦升级到五级以上,就不再是主权内部事务了,不国际化的也已经国际化了。不过标准归标准,联合国如果能够真的审核主权合法性,至少需要通过一个提案,“设置国际主权法庭,裁决各国主权合法性”。相当于联合国宪法法庭。

如果联合国有了宪法法庭,和归属联合国的宪法执法能力,而不是象今天一样承包给愿意赚钱的几个大诸侯。举行诸侯大会以后斩白马宣言而盟,“有卡扎菲之两面派僭王者,地球之村共讨之”,那么联合国就已经具有联邦的性质。但此提案在目前的联合国决策框架内,(目前还不是立法机关,只是诸侯大会口水代表处),肯定会被中国俄国否决。除非允许美国五十个州个个算一票,估计美国也反对。

试想今天美国自已也没有批准《联合国人道主义宣言》(常被基督教等信仰者误作“人权章程”),但国会每年一度命题作文《某大国人道主义状况基督教报告》(此乃真实意义的题目),某大国国会也按领导吩咐,《美国人道主义也不算天堂》,反唇相讥。大意就是,“我美国比你中党更仁慈”“呸呸,你美国不懂中国国情,我信孔儒佛我更慈悲”——>这两种家伙,争着做中国人主子的。在此等偷换概念的鸡毛蒜皮小事里,也是如此口水仗往来没有了局的。联合国宪法,如果不是先打一场世界大战,估计猴年马月也不能指望。

所以利比亚战争中,美英法作为承包执法决议的大诸侯,真的挣点石油啊选票啊的外快,经营起禁飞店,也无非是道德先生不解风情,发两句牢骚;但大大超出经营范围,各路诸侯可就不理你美英法是好心还是恶意,肯定是抱着胳膊肘看热闹,顺便拆拆台。至于卡扎菲是不是内战泄漏升级,那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平民之类的借口,是记者政客唱的戏,人人精神上支持,个个当作耳边风。人情世故本来如此。

极权不具合法性的角度,不问其他同类犯罪行为,那么美英法从自已的实力出发,认定卡扎菲就是该打的,倒也不失“外部合法性确认”。只不过卡扎菲的极权犯罪情节,在地球村里是声音大动作小,近十年来又已经改革开放。凭目前指挥打死卡扎菲,地球村里自危的同类嫌疑犯,没有五十至少也有三十。另有五十是五十步笑一百步。个个从重量级到最轻量级,样样不缺。

如果说卡扎菲该打,是因为艺术细胞恶性增生,那就成了卡扎菲因言获罪。尽管谁都知道卡扎菲口臭,但因言能成罪,意图犯罪者往死里打,不知美英法如何解释他们自已的“言论自由”,以免天下人等人人自危者,不下累亿累万。所以如果不能组织起“极权裁决法庭”,又不能动用疑似极权罪,执法打黑;更不能象打李庄一样,因为卡扎菲口臭就置其于死地。那美英法确实是师出无名,故称之非法。

因此判断卡扎菲政权是否合法,内外两条合法性原则就归于一:利比亚内战是否处于泄漏状态的四级。空袭前卡扎菲显然已经处于迅速扑灭内战的当口,充其量就是四级。如果卡扎菲象塞尔维亚一样,在科索沃的禁飞区以前,就已经泡制了强奸营地和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声名狼籍!那么扩大化禁飞区的解释,也可以得到广泛的国际理解。只要国际上都支持,对联合国决议任何解释都是合法的。

这就是利比亚战争与科索沃战争不同的地方,尽管从纸面上,两张禁飞区几近相似,(利比亚禁飞区实际上更宽松,更易于随机解释),但科索沃战争,实际上是用科索沃为借口,惩罚南联盟在波黑内战中犯下的严重罪行;而利比亚战争,是美英法出于对卡扎菲艺术细胞恶性增生的厌恶,而认定卡扎菲意图犯罪。借口,都是保护平民;当然,战争中付出的更大的平民伤亡,是避免罪犯意图犯罪的代价了。

 

国际法不相信眼泪;国际法之间的主体都是能维护自已主权的强者;
国民主权原理是主权稳定统一的政治原理;中央无权镇压地方;地方权阀不可能长期横行霸道;
国民主权原理维系了世界和平;殖民主义的终结,世界联邦的未来,是成本效益最优化结果
国民主权原理下没有“独立”诉求;《联合国宪章》中教皇国的残余;西方社会要求不可能满足
“谁主张谁维护”是法制的起点;谁主张谁维护的主权原则=主权利益不能无偿让渡=做奴隶不是高尚的;
主权是会亏损的,破产的,主权是有可能崩溃的;“主权死亡”丧失了合法性的标准是什么?
《联合国宪章》缺陷将国际战争转为第三世界内战;民主三角原理:中央集权,稳定,放弃独裁;不可兼得
西方的政治干预几乎都是好心办坏事;西方的左派洋五毛,害不了本国,专害后进社会;
亚非拉“民主乱局”都是民主三角原理的体现;西方左派和东方民粹,都把“多数人的暴政”当成了民主
核讹诈是没有用的;大国不需要核讹诈;小国无法核讹诈,小国的核弹被摧毁很容易
国际视角中的主权合法性根据是“别害人”;为什么卡扎菲极权社会在国际社会眼中是低合法性?
民主社会商业机会多,国防负担轻;民主社会商业机会大;国防负担小,国防效益高
左派民粹的乌托邦,本身就是内战;极权本身就是内战;人治社会的商业效益低,政治成本浩大难制;
联合国决议执行的双重合法性;美英法干涉是单边行动,自负盈亏;美英法干涉利比亚,政治上严重亏损;》
利比亚内战是四级“核事故”;美英法擅自升级了利比亚战争;利比亚战争与科索沃战争的不同;》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现实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