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始终跳不出治乱循环?同床异梦统一战线唯恐天下不乱!

医疗医疗是传统社会文化治乱循环的一个缩影
中国与美国同样的两党派呼声和分歧:“市场化医改”和“公有化医改”
为什么中国始终跳不出治乱循环?同床异梦统一战线唯恐天下不乱!
“市场化”和“反市场化”如何结成“革命统一战线”?革谁的命?

http://hi.baidu.com/darthchn/blog/item/5a399c2cbd9c283a359bf742.html
就医改而言,如果不是更高级的中央权力介入(副作用后文),只怕有均贫富的贫苦牛二的支持,公费医疗和公立医疗这两公特权利益群体,整体上都会为“为人民服务”的特权而继续奔走号哭的。他们是“政府”吗?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毫无疑问的是,无论“政府”是谁当权,只要贫苦牛二对公有制还有期望,当权者就算想做右派革命家,也要先摸摸自已的脖子是不是铁铸的。

由此可见,由于中国文化中人,或者是出于一已私利故意把水搞混(象一些中医卫道);另一些人可能是盲目信仰,以不可知论拒绝矛盾因素有先后主次之分,实际上令死结变得更紧更不可解。如果认为这些人都是政府洗脑教育洗出来的五毛,那是过高的估计了学校教育的威力。除非被教育者愿意被洗脑,具有完全相同的价值观,才会轻易接受断言结论式的洗脑;否则学生对洗脑有着天然的抵抗力。

医改是这样,各行各业都是这样。每一个行业的公有制特权利益群体,手上拿着传统文化和马恩合编的圣条教科书,下有贫苦牛二对公有制的支持,妖魔化市场经济一呼百应,此时所谓“中央权力”,到底是能控制他们的力量,还是被他们劫持的人质,难说着呢!所以一些被信仰迷住了双眼的怪胎“民主派反”政府是很可笑的,他们反的将是一个九头怪胎,每一个新长出来的头,会比前一个更凶恶!

“更高级的权力”就算真的收拾了这些诸侯,但随即作为新的更难伺侯的特权,将形成更庞大的特权利益群体,又将如何料理?想想看,中国社会的痼疾不就是这样越监管越腐败,权力越是上交,最终越是僭主化出毛主席皮主席,毛皮主席的医疗专业大臣,又再次形成新的公费医疗公立医疗的利益群体。终点回到了起点,治乱又一循环!中国的现实和历史,不就是这样划着无数的圈圈?

“不愿废弃特权”的并不仅仅是公费医疗和公立医疗的行业利益集团,同样也包括其他所有公有制涉足的行业。试问公有制教育愿意后退半步吗?电讯呢?石油呢?公路呢?银行呢?保险呢?甚至还有夕阳行业的通钢呢?一涉及到公有特权的丧失,不是一个个都变成了毛产阶级的特权工人了吗?为什么光要两公医疗的利益群体无私让步呢?

体制内的特权利益者,固然象咬着了鱼儿的猫,打死不肯松嘴,身在体制外的小农牛二,不是也以公有制特权为理想,拼了性命反户籍制度——>他们以为公民税后福利是特权!这些牛二义愤填膺“反腐败”而不反公有制本身,似乎是在诉说着“留下我牛二腐败的那份”的衷肠! 越反越腐败,牛二不知自省,又转而反政府闹民主了,请问这是真的民主吗?公有制的民主?那是文革!

认识到中国今天的社会痼疾是中国类种姓等级文化两千年的沉淀,绝大部分的所谓洗脑,是由家庭父母对自已的子女完成的;政府在其中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如果不能理智地面对中国两千年的类种姓文化,仅仅是在西方人权私有制革命的灿烂阳光下一点点消融,寄望于毕其功于一役是自误,阻挠对中国社会文化的反思,则其本身就沦为五毛义工

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美国要求医改的两派,“反对医保赤字过大”和“反对医保覆盖太小(花钱太小)”,那是截然相反的阶级敌人,此时再炮轰“美国医保罪该万死”有什么意思呢?中国“闹民主反政府”的左右两派,右的“反对政府干预过多”,和左的“反对政府公有制不够”同样是相反的阶级对抗。试问如果这两派“联合起来”打掉第二个蒋或北洋,是否再次为左右信仰再来一仗?

不错!六十年前的国共内战,就是这样好戏连场!再来一次恐怕更是尸山血海,除了再胜出第二个毛炀帝,还有第三种可能吗?今天当政者再不好,起码只不过是让网上左右打打嘴皮子仗,如果真的达成了共同的利益方案,当权者又何必独自当黑脸呢? 无论今日上帝是好人坏人,怪胎脑残无论是好心还是恶意,真动起手脚,恐怕上帝令旗一挥,怪胎的“毛左盟友”就把怪胎给煮了。文革称为造反派“市场化”和“反市场化”如何结成“革命统一战线”?革谁的命?不由得让人怀疑,这些“糊涂的民主派”,是真的糊涂,还是精明的下一代毛左

美国医保比欧洲成功;欠覆盖有猫腻;美国人医保高平均寿命短,主要是生活方式的缺陷
公共医疗变成了公费医疗的内容;公费医疗消耗了国家医疗投资;平民看病贵向公费医疗输送利益
医疗投入不算少但补贴了医疗“国企”;市场化和特权寻租;国有医疗即国企;医保和新农合补贴“国企”》
生命无价是乌托邦;套牢中国社会的伦理陷阱;“医患官”三方精疲力竭又全部怨气冲天
中国文化勇于牺牲自我,但无助解决问题;没有能够摆脱传统文化伦理的经济劫持
中国看病还没有考虑风险收费;“生命无价”是最丑恶的伦理;是等级社会的象征!儿童生命至高无上
“看病难看病贵”“因病致贫”是疾病的不确定性成本不能控制;成本预期杜绝了“不惜一切代价”看病
医疗风险无法回避,风险无法管理;等级社会“生命价”与出身锚定;医保社保新农合相当于个人所得税
经济越“发展”全国越骚动;大数偶然的风险成本被忽略;公有制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中国民粹和政府万能的文化背景;第三方商业保险市场被扼杀;国民就医消费选择权被剥夺
《中国与美国同样的两党派呼声和分歧:“市场化医改”和“公有化医改”;跳不出治乱循环?同床异梦统一战线!》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主和通往奴役之路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