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战争墙头草的尴尬和阿盟的手腕

2-3月之间的利比亚,墙头草们的尴尬
国际政治的两面派;一马当先的萨科齐;
阿拉伯联盟的政治手腕
;诡异的1973号决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hc.html

3月上旬是影响西方干涉利比亚的关键时期。此时反对派在表面上“占领”了大部分城市,造成了卡扎菲即将下台的强烈预期,部分卡扎菲军队和部落,可能是骑墙,可能是正义,可能是对部落的忠诚,宣布脱离卡扎菲,可以认为,此时脱离卡扎菲的利比亚人,大概有原版起义者,被裹挟的人民群众,和“宣布起义”的“黎元洪”等;以及基地组织。

2-3月间真实的局势却是,卡扎菲完成了武装动员,开始事实上军事反攻;而反对派是一团散沙,毫无战斗力;也毫无政治组织能力。所谓的占领,就是在原政府大楼废墟中摆桌子搓麻将。(此乃形容)。想象中的和事实上的矛盾进程相交,就出现了法国承认,联合国代表遥感哭诉,阿盟声讨,不明局势的军队和部落倒戈,等等众生相。其实怪不得这些墙头草,谁会想到卡扎菲居然不肯乖乖受死哟?

当卡扎菲忽然“反败为胜”时,东西方的墙头草们就太尴尬了,特别是那些身家还在利比亚,部落同胞正与卡扎菲对打的代表们,一时间骑虎难下。卡扎菲也如1986年那趟一样,发狠话严惩叛乱分子。笔者倒是挺感兴趣,25年前卡扎菲是不是真的在班加西大屠杀?如果有的话,那么美英法的越权干涉的“惩罚意图犯罪”的色彩就会弱得多。但估计是没有的,否则美英法早就拿出来炒卖了。

3月中旬是一个反对派挨打,联合国吵架的时期。正常情况下,此时提交的禁飞区议案,肯定会让中国俄国给否决掉,而且甚至连欧盟中也不乏反对者。禁飞区不大可能通过,更遑论军事干涉。反正是不能通过的,美英法等正义人士大可以发扬遥感灾难式的义愤,反正是不用真的动刀枪。谁知道此时跳出来一个阿盟,用阿拉伯同胞的名义强调了阿拉伯人的灾难遥感能力和正义感,1973号决议通过了!

3月19日阿盟的声明对于促使1973号决议通过,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阿盟的表态是美英法越权的底气,放松了对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戒心。阿盟的表态也是中俄放弃质询1973决议案中的疑问条款的原因,以免开罪阿拉伯社会。有毛左们出于反政府的目的,指责中国没有否决该协议乃是卖国,是不公正的。中国第一不可能干预万里之外的利比亚,回护万里之外的利益;第三不能代替利比亚成众矢之的。

阿盟的声明给国际社会一种错觉,那就是利比亚事件是阿拉伯人的内部事务,有请西方助拳恢复秩序,实际效果相当于阿盟否定了利比亚的国家主权的合法性。但卡扎菲与阿盟结下梁子,目前已经广为人知;除了道德上的支持,阿盟也没有主宰利比亚主权的授权。阿盟没有更强的能力,对利比亚国内形势作出调查,对利比亚的国内状况,甚至比西方更不了解。

阿盟的声明是利比亚事件中最诡异的环节。类似于村广播站长忽然呼吁乡派出所,要求把一家正在吵架打闹的家长抓起来,说村里人一致决定,这家伙历来太坏,没有资格当家长。这个叫卡扎菲的家伙是不是很坏,外人无从得证。但村里人一致决定,就立刻付之司法执行,事后想想才发现,“他们有这权力吗?”。此事荒唐之极,尽管内幕难知,但难以相信,是美英法教唆阿盟当这趟道德圣人的。

事后看起来,阿拉伯联盟实际上是假公济私,借北约的人道主义招牌,清理不遵阿拉伯传统的卡扎菲这颗疮!等国际社会回过神来,才发现阿盟的正义声明,原来是没有存款的慷慨支票。忽悠自由,脑残有罪;北约如果不承认是罪犯,就等于承认是脑残。而将北约的前因后行连续起来,看来是早就看卡扎菲不顺眼。一看有群众大声疾呼,立马把卡扎菲这坏蛋抓来打个半死。回神来才发现自已犯了法

核讹诈是没有用的;大国不需要核讹诈;小国无法核讹诈,小国的核弹被摧毁很容易
国际视角中的主权合法性根据是“别害人”;为什么卡扎菲极权社会在国际社会眼中是低合法性?
民主社会商业机会多,国防负担轻;民主社会商业机会大;国防负担小,国防效益高
左派民粹的乌托邦,本身就是内战;极权本身就是内战;人治社会的商业效益低,政治成本浩大难制;
联合国决议执行的双重合法性;美英法干涉是单边行动,自负盈亏;美英法干涉利比亚,政治上严重亏损;》
利比亚内战是四级“核事故”;美英法擅自升级了利比亚战争;利比亚战争与科索沃战争的不同;
利比亚战争的国际政治灾难远远没有结束:卡扎菲和反对派都不具备主权合法性;
西方在利比亚战争,已经是输多少的问题;利比亚极可能爆发新的内战;卡扎菲有可能大获全胜
利比亚战争侯选“最不理智的战争”,利比亚战争跟人权民主没啥关系;基督教沙文主义的狂躁
利比亚事件启端的披露,对美英法和反对派不利;“愤怒日”前后的利比亚事件流程
班加西方面“和平示威”不一定很和平;卡扎菲是选择了对话,而班加西方面选择了内战,美英法选择了干涉;
2-3月之间的利比亚,墙头草们的尴尬国际政治的两面派;一马当先的萨科齐;阿拉伯联盟的政治手腕;诡异的1973号号》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主和通往奴役之路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