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历史观——让历史告诉未来

大历史观应首归功于黄仁宇
袁黑逆流让公众提高的警惕,对大历史功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大历史观——让历史告诉未来!
大历史观让我们拥有了借古知今的正常能力
大历史观与“君权理性主义者”道不同不相与谋
大历史观让老百姓拥有对历史是非评头品足的个体权力

http://darthvad.blog.sohu.com/163675262.html

正因为普世价值观下的大历史观和现实分析,与君权理性主义的思维方式,是完全相反的。因此,当那些君权理性主义思维的读者,抱怨笔者有“深入基础研究”时,是希望笔者和读者,都陷入历史无关细节的中国式诡辩中,被他们免费招安。而实际上,笔者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整大历史观和现实社会分析的方法论,直到完全与科学三要素的要求,甚至与波普尔法则完全吻合,所做的,就是最基础的历史研究,就是认识历史和借用于现实的方法论

大历史观的归纳,在中国文化圈中,应该首先归功于黄仁宇先生。无论黄仁宇先生的成果是否完美,他首先提醒了个人,官方主流历史观的无数权威学者,很可能只不过是狐假虎威欺世盗名之辈,如无实证,不要假定那些官威权威是“懂历史”的,尽管这人很可能搞历史宣传是把好手。官方食禄者是“疑过从有”(后果是免职),和公民个人“疑罪从无”(不受司法加刑),这一法学意义上的细微区别,在中国现实社会常常被混淆。

发生在几年前的明粉袁黑,围绕着为专制明朝翻案的舆论逆流,今天已经相对清晰知道,这是配合自九十年代后期开始的国进民退,以北方的政策和国企食利者为利益背景的,一篇官方引导“历史命题文章”舆论工程,以说明北方政治强权对南方自由经济的掠夺,以便为北方国企政治资本者白皮南下三亚晒黑皮制造舆论通钢事件,只不过是这些舆论工程所激发的社会暴行的一部分。

尽管袁黑现象令笔者非常厌恶,但大历史观的总结,却应该归功于他们唤起了包括笔者在内的警惕。针对这些明显有官方学术背景的明粉袁黑学者,阉割历史的真理手法而开始的对“中国式诡辩”的舆论手段的研究归纳,和自《现代的历史学和历史学家》,和《历史学的三个研究层次》,最终到达大历史观的科学性实证逻辑论证,我们终于清楚了我们的方法论,知道了“我是谁”!

大历史观实际上就是现实社会发展观。 如果我们今天能够从部分现实资料能够对未来作出预测,我们也一定可以根据历史上某些片断的真实,而对历史中的“未来”片断证伪;同样,也可以将今天现实中的事实,在历史的等效环境中发现对未来的认识,————让历史告诉未来!此非大历史观所不能完成。大历史观对历史的研读和对现实和未来的研判,让公众摆脱了道德治国朋党相援的枷锁,拥有了看古知今的正常人的认知能力。

大历史观与“官方主流历史观相比”,不会把“研究注意力”完全放在“卷宗细节”的黑箱考古中,不是不做,而不能不计成本地做,能做多少作多少的话。黑箱细节的考古,不是越细越好的,其细的程度不必超过历史的重塑存在的边际价值的限制。对于官方马恩哲学主义下的御用文人,在普世的价值观的科学规则下。真是无比的尴尬。他们一方面不能再玩弄“代表智慧”的哲学窃取人权individualism的判断权,另一方面,无论如何抱怨“咱掌握这么多鸡毛蒜皮的秘闻,竟然没有人欣赏?西方的偏见啊!”。(笑笑)

大历史观认知者与唯心历史观者,是道不同不相与谋,举例说,毛左怪左从“大人物秘闻秘籍决定论”,会过分关注如“团派”“江派”之间的斗殴传闻,假多真少,反正是无关紧要。如果是大历史观看现实,就会从“社会上有什么力量可供XX派利用为正效益”下手,这样就会出现“对中国社会阶层利益动机的分析”。至于“XX派”到底是什么派,谁是头目,根本上就是无关紧要的

从大历史观的角度看官方的皇家历史,象对毛灾现代史实的遮掩,是完全徒劳而且愚蠢得可笑。只不过是因为有关党权利益者,错误地习用了马恩唯心主义的[秘闻秘籍决定论],才会以为掩盖历史资料,就可以为毛炀帝的错误(掩盖起来后就称为罪恶)瞒天过海。而在大历史观下,毛灾的前因后果损失概况,甚至于其后果沿革都是一清二楚。对真相的掩盖,无非是影响“观察距离”的远近,到底是算到毛的头上,还是算到毛党的头上,还是今天执政党的头上而已。

大历史观或者说唯实主义的大维度历史观,到底有什么好处?一句话概括:可以让每一个老百姓,都可以对历史“机密”是非评头品足,而不心担心“误导了人民群众”,不必理睬“统一的思想”的需要。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观点,在大维度的历史观前,都是一个局部细节,同时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个体价值利益体。 从此,历史研究,官方专家不再是“判断是非的权威”,“分析历史”,也不再是官方贵族的专利。

认识历史的方法论和世界观是individualism的内容;唯物者不允许对历史的认识依赖于(depend on)任何宗教或者哲学;个案不具备历史实证意义
地理气侯条件影响文明历史进程的设想
历史的细考权威没有“更权威”的发言权
主流官方历史专著几乎都是二手文学扯谈;进化论和经济学令历史分析成为科学
历史可以是科学;主流历史是伪科学;“秘闻秘籍决定论”唯心历史和现实观体现的“国民文化”
伟人大人物秘闻秘籍决定论就是{神秘主义+理性主义};社会进化论是科学认识历史的前提方法论
[人性定理]“人性决定利益;利益决定经济;经济决定政治;政治决定军事”》
大历史观看似“人的”履历;道德看史春秋笔熆是自证循环
大维度历史观允许在细节上“自圆其说”,同时令主流历史学家不再构成“实证历史”》
大历史观研究历史的七个步骤
大历史观的历史是枯燥的技术分析;大历史观的现实分析文章可以短小而少政治风险
《大历史观——让历史告诉未来!大历史观让我们拥有了借古知今的正常能力》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实体历史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