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凯恩斯成为中国经济学界的圣人

本文为重写被管理层偷偷删除的《生产供给和消费需求严重失衡,中国或将步入大萧条》而成的独立系列。系列文章有:

美国强大不是因为发了二次大战战争财》《为什么人类社会长期把生产作为发展的指标
为什么会发生减少生产的通货紧缩》《为什么凯恩斯成为中国经济学界的圣人》
《生产为纲的经济思想曾经帮助中国在毛浩劫中复苏》《中国愿意纠正发展中的错误吗》
《社会经济就是供给和需求平衡的问题》

凯恩斯诊错了症状,药方更是半对半错:货币扩张,也就是增发货币,引发的通货膨胀,可以剥夺货币持有者不愿意投资的安全边际;把这些安全至上的投机资金赶到很不安全的逐利领域。各位读者,笔者在大学开始接触凯恩斯主义时,与今天的国产经济大师们一样,都曾经为这种“巧妙”构思拍案叫绝!现在笔者已经知道,这是大错特错,因小失大!

在生产和需求已经失衡的情况下,再次通过通货膨胀驱动社会资金投入生产驱动,只不过是饮鸩止渴,再次恶化需求和生产的平衡关系。看似不懂经济的罗斯福,其实比凯恩斯要高明得多,他把主要的扩张资本投入到需求刺激之中,也就是建立美国社会的国民福利体系。无论今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如何质疑美国国民福利如何负担重,以此回避某大国政府本应对人民承担的责任,但是无法否认,这只是治愈了癌症后又得了感冒,以加强国民福利平衡社会供需,是经济思想完全从农业时代进入工业时代的根本象征;工业化时代,应该从1933年真正开始。

回顾新中国50年经济时代,远远没有迈出农业时代的中国,过多地深陷入农业社会的,“生产”即是好事,“消费”总是坏事的思想桎梏中不能自拨。本来,也是情有可原。最要不得的却是自淫自大。这也是农业时代的遗风,以为自省就是自虐。因而,同样的错误犯了一次又一次,还要变本加 厉继续犯。这可就让真正爱国的人忍无可忍了。

三年大饥荒,除了领导人精神错乱,当然还有就是错误理解“发展”,令到供需失衡的原因。直到80年代以前,中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市场。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全局统筹,逐级分配有限的生活资源以维持最初级的生活保障(奴隶社会的分配水平)。积累下有限的也是落后的产品,不是准备打仗,就是支援世界亚非拉闹革命。这才是整个经济体系真正的需求!

少数的市场因素,对参与者来说是高风险的。那些没有被纳入供应体系的市民,或者仰赖少数 “国营工”的救济,或者就是把一些商品跑街倒卖赚两口饭钱,罪名是投机倒把,破坏社会主义经济。严重的时期(象文革时代),严打时要要判死刑的。而且,毛中国26年里,这些为两口饭而被屠杀的中国小贩,当以百万计!

80年代开始转向市场经济,经验可以说真的不足。“摸着石头过河”确实不为过,这第一块摸来的石头,就是凯恩斯的货币扩张政策:大量印发人民币钞票作为生产资金,恢复已经被破坏贻尽的生产体系。有些马列毛教徒诋毁邓小平同志的功绩,说是毛上帝实现了中国的工业化,真不知一穷二白的1978年,除了不能吃的原子弹外,毛上帝的的工业化都工业到那里了。

只不过,邓小平同志的凯恩斯主义也抄得太初级了 (没有经验嘛)。到八十年代后期九十年代初,通货膨胀达到了惊人的年 20%之巨!今天,笔者还记得当时父母买下一大堆的米、面、衣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炒锅,大概,相当于今天的购入大宗商品保值了。当时,个人拥有黄金这类保值品,基本上是违法的,必须廉价卖给国家,充实国库,用于出口,——还是为了生产。

20%的年通货膨胀,意味着一个人一生的储蓄,可能仅仅五年就花为乌有,试问,这个社会能安定吗?八十年代出现两次学潮,难道真的是连外地电视报纸都看不到就感染了“资产阶级自由化”,还是,有着国内更深刻的经济危机背景?一些马列门徒诬蔑八十年代学生学潮是受了“资本主义诱惑”,那是高干子弟们,那些“红墙里的孩子”,那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族主义和民粹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