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刘邓总是被打成“右倾”专业户?

为什么刘邓总是被打成“右倾”专业户?

科学客观性并不总是讨我们喜欢》,实话实说的人,要对实际社会政策结果负责的人,当然比空口说大话乱许诺的极左,在言论上不那么招愚民的喜欢。《既得权益者不可能是极左》,但是极左的逆流涌现很有点底气,远远超出了《毛主义的社会基础》和《科举五毛》结合所能提供的程度。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毛主义极左来源于特权内部利益分配的失败群体,共同造就了部分对国内局势有最重大影响的利益集团,是《穷凶极恶的既望权益者》。其中的关键利益部门,也是在近二十年来的改革中,是特权分配中比较失落的集团。

但事实上,由于他们本身对社会资源的消耗甚至超出了国企,这个社会除非重走毛主义,对他们的特权分配份额不可能再提高。但是即使是重走毛主义,他们的实际利益所得反而会更小!这一集团的利益最大化要求,构成了对今天的当权者的重大威胁,也构成了对中国《民主法制社会进程》的重大威胁。事实上,也构成了今天中国社会里,《示形于外实侵于内》,尽力《妖魔化美国和周边国家》的舆论动力。在历史上,则构成了如南宋朝岳飞与高宗火拼的悲剧。比较要命的是,该力量集团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并无直接责任,相反,却对左倾的《军事品牌》恋恋不啥。

今天的当权派一直承继着小平同志“左派中的右倾”传统。邓代表的是无私党中的《领导阶层》,二十年毛灾浩劫后期,已经是唯一拥有技术能力组织的阶层。邓的改革首先维护的是特权集团利益,在当时,也是无可避免的选择。邓集团面对毛中国真正水洗一般的一穷二白,重建社会经济政治体系,就不得不面对实际问题的解决。可以说,污友之乡穷叫唤容易,在经济领域做实事就很难。表面上邓鼓吹坚持四项专治原则,实际上,马列邪教理论不顶用,邓集团比谁都清楚,否则,也不会搞什么改革开放了。

小平同志要继承无私党执政的合法性,就不能不吹捧马列毛邪教;甚至继续卫道《毛军事天才的政治品牌价值》。但是,实际解决问题,就不能不接受来自西方的科学的解决社会经济问题的求实精神。读者注意,邓集团并没有接受西方的经济理论。这样就演变成了“有特权的市场经济”。很多人,包括当权者,常常分不清两者的区别,自已又有集团之私的小算盘,结果经常受骗上当。葬送了无数的中国社会利益,亏损就转嫁到仍然没有获得人权保障的平民阶层,以维护自已的合法统治。可笑马列邪教毛教徒,根本不知其中来龙去脉,却以为邓继承的文革后毛中国,是金山银山!反而穷凶极恶地阻挠中国平民老百姓,拥有自已的人权利益!

邓集团及其继承人,从解决实际问题的角度出发,就必然需要具备科学的求实精神。也必然面临人性本私,内部集团的贪腐、低效、激励,长期执政的考虑,…… ————统统都是人性有私的。也必定会碰到,如何降低社会成本,迟早,也会面临如何降低“重新执政”成本的考虑。民主的本身是科学的利益协商,如果具备了科学的观念,就必定同时具备民主观念。民主,只是一种科学的方法论,处理问题的方法论。那么,又怎么会变成极左呢?假左济私,那倒是很有可能的!

即使是〈左倾童子军节〉,固然是当时不懂得肯定人权价值观,仅仅把民主看作是一种行政形式的幼稚学生的一次冲动。邓最终镇压的本身是没有错的,也是可预期的。邓的错的是时机迟了,而手段却狠了。综观邓执政,其错有二,第一是计划生育是拍脑袋的科盲计划经济决策结果,恶劣后果可与毛的大跃进相比;第二是在中国经济制度重新建立并稳定后,应及时开放对毛与文命,及马列的反思,而不是继续信仰化,神圣化,绝对道德化,偶象化;从而令文革,成了一场没有被终止的,仅仅是中场休息的浩劫。未被彻底中止的文革浩劫,有可能会对无私党执政的合法性,和重新执政,带来深远的损害。

但是对小平同志是不能太苛求的。当苏联崩溃时,中国仍然是一个幼稚的社会,并不太理解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刚刚经历了88动荡;而民主化似应归属江政权;偏偏江政权初初上台,根基未稳,多一事不如少事,也未算为错。以此而言,今天胡政权开始民主化,也算得是进度正常。事实上,自邓去世后,笔者认为,“最高权力层”,并未真正掌握全国的政局,反而是越来越在在民意飘摇中,被暗中强大的利益力量集团所窥伺。盲目反对政府的人,很可能是在帮助极左纳粹式的政权上台;〈极左民粹,才是中国社会最危险的敌人〉。

种种原因,令笔者认为,当权者一定不是极左。不过,也未必是右派。因为,“无条件维持执政”作为利益集团最高优先级的目标,是压倒一切口号的现实利益,所谓《民性无私则官性有私》也!当权者是一种还没有足够的民主宪政改革动力的既得权益者。其缺乏动力,是因为社会的压力不够,————公众高呼《我的利益在那里》,意识不强、声音不够;并常常受到极左邪教无私、顾全大局的噪声干扰,————中国公众,仍然太无私了!另一方面,内部政治层内没有掌权,从而特权利益分配也相对失落的政治利益集团展示了更强的政治压力。中国社会,也因此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左倾。

分析中国社会阶层的利益立场
唯物分析中国社会利益阶层观点
《第一代愤青和第一代去愤青化》
社会按权益得失分割的五种阶层类型
否定人权普世价值观是无私信仰的致命缺陷
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没有反抗:专治压迫的泄压阀技术
财中饿鬼之既望权益者
仇富的社会没有前途
仇富的牛二没前途
中国是一个水洗一般赤贫均贫的社会
特权单位也没有多少富人
仇富是为了维护不公平的社会制度
富人不需要保护,特权才需要保护
贫富差距的核心矛盾是特权制度
既得利益不是原罪,反既得利益是错误观念
对事勿对人,反特权不要反“人”
既得利益者不是民主的敌人而是盟友!》
利益期望决定社会立场
过高的期望造就了唯心,左倾,和乌托邦
当权派,既得权益者,不可能是极左
《为什么刘邓总是被打成“右倾”专业户?》
《极左的倾向,危险的中间派》
推进民主宪政,不要盲目反对政府权力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族主义和民粹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