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阿拉伯全面民粹化时,美国能够阻止吗?

大阿拉伯主义骑虎难下,强人政治逐一凋零;
阿拉伯之春的主力,是民主还是民粹?
当阿拉伯社会全面民粹化时,美国能够阻止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it.html

卡塔尔的国家元首是世袭的埃米尔。在伊斯兰传统之中是“世袭地方警备司令”,苏丹相当于“世袭军政节度史兼伊斯兰地委书记”,哈里发就是政教合一的皇上了。自蒙古人饿死了末代哈里发后,伊斯兰最高君主的级别,也就是苏丹。卡塔尔的位份虽然不高,但是如果能够主导成立阿拉伯联邦的成立,卡塔尔警备司令就升级为阿拉伯国父,也挺不赖的。卡扎菲的大阿拉伯主义,不是也打着同样的算盘吗?

 

因此可以认为,无论是纳赛尔、萨达特、阿拉法特和卡扎菲这些阿拉伯的政治强人,还是卡塔尔的半岛之春的主义,都不是立足于本国的内政,而是着眼于大阿拉伯社会的政治目的。卡扎菲等人鼓吹大阿拉伯主义的手段是针对以色列的民族主义,并苏联毛氏朝鲜的斯大林主义,(民粹+民族主义)强化着个人崇拜的极权政体,是70年代到2000年的阿拉伯主旋律,也是卡扎菲之所以上台的政治基础。

 

苏东巨变令到卡扎菲式的毛主义政体,遭到了釜底抽薪的削弱。从萨达特与以色列讲和开始,到九十年代无论是前线的阿拉法特,还是远离以色列的利比亚,还有下台的萨达姆,如果不是脱离民族主义魔鬼三招的政体,就是象萨达姆惹事生非自取灭亡,被欧美力量摧毁。但卡扎菲却是另一个证明,一旦这些毛式领袖脱离魔鬼三招的主旋律,对于这些毛主义强人领袖来说,也是危险的旅程。

 

萨达特第一个与以色列讲和,也第一个被阿拉伯魔鬼三招的政治社群所刺杀。穆巴拉克表面上实行的是强人政治,实际上继承了萨达特“向右转”的政策。将穆巴拉克归类于前斯大林主义的独裁者,是怪胎民主派的无知。穆巴拉克实际上是民王的历史角色;如果不是采取“独裁”,在其时的埃及,穆巴拉克本人将被埃及的卡扎菲送上祭坛;而埃及也将成为最大的阿拉伯的朝鲜。

 

在强烈的阿拉伯传统的乌托邦和石油美元的刺激下,(阿拉伯人会认为,是安拉要降大任于阿拉伯兮,才送来石油!);脱离(民粹+民族主义)对于阿拉伯国家政权的合法性,将产生强烈的动摇。巴勒斯坦的法塔赫在“和平”后不到三年,就失政于极端主义的哈马斯;卡扎菲不得不转而求助于泛非洲主义,又进一步失欢于阿拉伯的民族主义者。卡扎菲的困境,实际上是前民族主义政权(泛阿拉伯主义),放弃民族主义路线后的政权动摇。而西方基督教沙文主义者,则不加判别地,一律称之为独裁而颠覆之;替而上之的,就是民主吗?还是民粹

 

利比亚内战正反映了卡扎菲政权转型过程中的困境。类似于东方帝国脱离毛主义轨道时,相当于(民粹+民族主义)原教旨主义的毛主义社群,今天仍然与所谓的“革命民主派”一起,反对后邓时期的政府。而所谓的“革命民主派”所主张的,实际上就是民粹本身。共同之处就在于,尽管执政的政权仍然不符合今天西方民主的标准,但是却是因为脱离原来的极端主义轨道,而遭受“左右派”集中的,还联合了西方的攻击

 

注意动乱中的阿拉伯社会,最动乱的并不是一直采用保守传统,与(民粹+民族主义)的纳赛尔路线保持距离的阿拉伯君主国,也不是那些尽可能坚守朝鲜式路线的国家如叙利亚,而是那些试图脱离纳赛尔路线,向西方政治形式靠拢的国家;其中包括了利比亚。这就是阿拉伯事变中最令人不安的部分,西方和卡塔尔,还有中国的拜上帝教怪胎民主派,是以妖魔化的方式严惩阿拉伯社会中略显悔改的国家。

 

因此阿拉伯之春和利比亚内战,主权还是人权谁最高,常常以口水仗式的哲学争论,掩盖了一个现实的问题:假如将内战绝对正义化,那么就算当前政权被推翻了,重新上台的“民主”政权,是美国化的,还是纳粹化的?是按原教旨主义的要求恢复纳赛尔路线,还是按萨科齐和他的哲学家的幻想变成“西方民主”?当阿拉伯社会广泛转向魔鬼三招时,美国能够阻止吗

 

笔者深表怀疑。以色列,这个对阿拉伯知之最详的西式国家,看来也是深表怀疑
 

左派民粹的乌托邦,本身就是内战;极权本身就是内战;人治社会的商业效益低,政治成本浩大难制;
联合国决议执行的双重合法性;美英法干涉是单边行动,自负盈亏;美英法干涉利比亚,政治上严重亏损;》
利比亚内战是四级“核事故”;美英法擅自升级了利比亚战争;利比亚战争与科索沃战争的不同;
利比亚战争的国际政治灾难远远没有结束:卡扎菲和反对派都不具备主权合法性;
西方在利比亚战争,已经是输多少的问题;利比亚极可能爆发新的内战;卡扎菲有可能大获全胜
利比亚战争侯选“最不理智的战争”,利比亚战争跟人权民主没啥关系;基督教沙文主义的狂躁
利比亚事件启端的披露,对美英法和反对派不利;“愤怒日”前后的利比亚事件流程
班加西“和平示威”不很和平;卡扎菲是选择了对话,班加西方面选择了内战,美英法选择了干涉;
2-3月之间的利比亚,墙头草们的尴尬国际政治的两面派;阿拉伯联盟的政治手腕
是阿盟要打卡扎菲,还是卡塔尔?卡扎菲并不疯狂;阿拉伯的“国共两党”卡塔尔和卡扎菲
大阿拉伯主义骑虎难下,强人政治逐一凋零;阿拉伯之春的主力,是民主还是民粹?当阿拉伯社会全面民粹化时,美国能够阻止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族主义和民粹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