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制度是公民社会的内核

户籍制度是公民社会的内核

为什么中国民主进程缓慢,就由于受到类似的《卫道不公平制度的受害者的干扰》,而不应完全怪责到央权责任者的身上。笔者对于部分《农村民粹科举精英》极端是深表遗憾!这些极端为一已私利《出卖故老乡亲的利益》,炒作农村的贫困处境却令其雪上加箱;希望得到城市居民的帮助却无视《城市贫民的痛苦》;希望挤身城市生活,却时刻不忘损害城市新居的利益……,自已生活都照顾不过来,却意淫“救世主非是农村新移民的精英”,————阁下难道不知道毛主席语录第五卷通篇都是精美得多的口号,张宏良大师一篇文章要抄几万字吗?发此文时,发现原来马列毛左,对于开发农村反户籍制度原动力中的极左资源,有着高度的兴趣?各位想想吧,为什么??!!建议这些朋友多想想中国传统的《私有财产原罪道德观》和《马恩无私理论》的共通性。

有朋友提到“三次农民大转移的群体不代表农民的利益吗,比如走西口、闯关东、下南洋?”,这些移民,代表了农村农民的利益吗?这样笔者就无法理解了。不知道,现在农村民主化,是不是要到南洋登记两千万华裔,以便让他们代表中国农民投票中国政策,“反映今天中国农村”的公民利益?笔者相信,张五常会很高兴这种建议的。(笑笑)。重复一点!离开了故乡土地生活,你可以情系故乡,你可以认识千万农民,但是你就是不代表故乡的利益!同样,如果有一天笔者移居农村,同样不可以再代表城市居民,要这要那。

实话实说吧,在中国的近代史上,农村从来不是什么绝定性的因素;将来也不会是绝对性的因素。一些怀了拯救苍生伟大理想的农村人,如果想到城市居住,就掌握一技之长,在城市找到立足之地。承认自已作为城市边缘者的身份,与城市居民同心协力,为结束特权社会而奋斗。这样,你们才对得起你们的父母子孙。如果你们只为一已之私,行喧宾对主;那么恕我直言,你们不会有任何得益!实际上,如果真的听信了马恩毛左对你们“公有制”共了城市居民的利益,大家一起没有“渴望私有财产的极端自私”了,那么,你们故乡的命运是什么?看看毛社会,再看看朝鲜,你们难道还想拥有一亩三分地和宅基地,还有你们的自建房?全部要充公!当年毛主义哄你们的先辈做了炮灰后,是怎么收回给你们许诺的一切,还外带十倍利息!你们这些农民子弟,你们这些农民的子孙,还记得吗?

诚然,利用城市居民群体利益正在被央权侵害,有可能象列强侵掠中国一样多捞点人科动物的利益。不过,考虑到农村远远谈不上是一个健康的人权社会;也是一个乌合的阶层。这样的自私短视的立场,不会得到多少利益,反而会形成日后真正意义上的城乡对立。无论对于农村地区,还是移民利益群体,都是不利的。假如真的承人人权原则,也承认“地区社会自治”是未来民主中国的主要组成方式,那么,按目前国际惯例,承认“城市自治权”是不可侵犯的人权利益的延伸,会是最易于团结国民大众的立场。作为城乡居民与移民群体之间,主动权在城乡移民的手上,城乡居民群体,只是应变式的,“该乍样,就乍样”。

过高的期望就是极左的倾向》,并不会因为一些朋友出生在农村,就会变成“过高的期望是伟大理想”。人生失意时时有,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如果阁下以为与人妥协,就是要人家无条件让步,那你就自已呆着,在天桥底下完成你的革命理想去吧。笔者倒想看看,就算你能够“他妈的杨佳了”什么人,是不是也象一些大英雄似的,害死的都是无辜的百姓,三岁贫家儿童什么的。 

围绕地方社会保障,向本地公民纳税人福利发放而组织的自治制度,在中国,也就是被称为“户籍制度”的地方公民利益体,就是整个民主公民自治体制社会的核心!《户籍制度是城市居民的核心利益》,同样《户籍制度也是农村居民最核心的利益》;户籍制度确实不是《特权体制内成员的核心利益》,有些《离开了城乡居民利益体的城乡移民》中的极端,以为户籍制度不是他们的核心利益。这就是后两者联合起来攻击所谓的《保护城乡居民利益的万恶的户籍制度》,也就是联合攻击地方居民利益的自治制度的原因!原因恰恰就是《人权普世的价值观》——《私有制》!

笔者反对乌有之乡的张宏良特权卫士,所维系的正是“西方人权”中的私有财产;而反对极端的城乡移民利益者,所维系的,同样是要“西方人权”中的地方私有财产权力。所谓极左的张宏良,和所谓极右的“怪胎民主派”,后者的主要组成,就是形右实左的极端的城乡移民利益者;他们所持的立场的共同点,就是对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权普世价值观的违背!因此,《人权普世价值观作为分别左右派的金标准》,确实是无所循形的。实际上一旦反了私有财产,损失最大的,将是农村的农民阶层!所以笔者从来不认为这些移民,代表了农村居民作为社会阶层的利益。

分析中国社会阶层的利益立场
唯物分析中国社会利益阶层观点
社会按权益得失分割的五种阶层类型
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没有反抗:专治压迫的泄压阀技术
财中饿鬼之既望权益者
最贫困的人口是城市世袭贫民
专治统制的泄压阀中的农村精英
以农村名义反对自治社区的人士代表了谁的利益?
城乡移民精英只是代表了自已的利益
户籍制度不是万恶之源,请不要反对户籍制度本身
户籍制度天天被反,真的应该废除吗?
社区自治之户籍制度与民主人权的关系
社区自治同时保护城市和农村居民的根本利益!
户籍制度的选择权,在该地居民,不在外来者
户籍制度恰恰是民主人权在无自治权社会里的体现
农业人口城市化原动力和户籍制度必要性
极力维护不公平制度的往往是受害者自已
真是户籍制度造成了欠发达地区穷者越穷的原因吗?
官民二元,公私二元
就孙志刚悲剧再谈户籍制度合理性实施
自由结社,社区自治和迁移自由和“西方的”户籍制度
城乡博羿的公平根据是什么?
人权的核心表现是乡土相联的生存发展权
户口不是政府福利也不是可交换的品种
地区福利出现差异是合理的
为什么地方财政社会保障排外是理所当然的
农区移民精英,离开大地母亲的安泰巨人
反对户籍制度背后争的是政策倾斜的利益输送
盲目反对户籍制度的现实危险
讲民主首先明确自已利益体归属
穷穷相报何时了!弱者知多少!
户籍制度是城市平民的核心利益
谁主张谁维护,妥协是实力平衡的结果
有两种血酬者命运是自取灭亡的悲惨
暴力向无辜者转移损失是血酬懦夫
排外是城乡夹心层自已的选择
暂住证,遣返制度,和户籍制度的关系
上帝总是和您的正义离得远远的
私有制让老百姓也可以拥有财富!
户籍制度自古就是中外老百姓的根本利益
《户籍制度是公民社会的内核》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族主义和民粹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