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道德枷锁看世界

抛开道德枷锁看世界

行之初,意本善》,万恶之源皆为善;马恩本义是善的还是恶的,并非重要的内容,只是说明了,使用人权普世的价值观,可以解释马恩的原始动机未必是恶。比马恩原意更重要的是,真正为祸中俄东方社会的毛主义,是对马恩傻逼理论的“利用”和利用者,而不是马恩傻逼理论本身。马恩和任何其他人一样,没有聪明的义务。被有心人利用了马恩的愚蠢,也算不上是马恩本身的罪恶。

另一方面,领悟人权普世的价值观,对于160 年前的马恩是过高的要求,那么对于今天一大把年纪混上了党中央教授的张宏良,还有乌有老田老马老贼们,就是低得可怜的要求;除非,他们是白痴疯狗!白痴的疯狗虽然可怜,但为公共安全计,该打该杀,卫生部门联合城管,还是要管滴!阿门!

行之初,意本善》,万恶之源皆为善;否定了一切出发点是好的邪恶借口;《为马克思作无罪辩护》,了解历史上看似邪恶的往事,很可能都是源于不无善心的本意。同样的眼光,可以看到,今天道德死刑中的所谓大奸大恶之徒,包括猫神,周总经理,马恩,斯大林,慈禧,李鸿章,希特勒,秦桧,洪承畴,吴三桂,汪精卫,金家三代胖子,波尔布特,萨达姆,东条英机,甚至松井石根……,他们的出发点,无一不可以找到善的本意,而至少在不少独立人的裁判中,得到了恶的结果。

在此声明,以上例子,笔者没有加以任何“善与恶”的意见。一些朋友会从自已的标准出发,(这是个人人权),声称其中一些人的恶,并非那么恶,如此这般的大善,……,善哉!作为独立的人权,您确实有这种看法的权力。但是,您不能否认,他人可以不认同你,而认为上述人等的一部分,甚至全部,从彼的标准看,是大奸大恶之徒。人家有权持有独立看法,正是人家的人权;可攻击不攻击没关系。反倒是一些爱猫的动物,反对笔者对毛贼东害人功绩的质疑,是对笔者人权的流氓攻击。

行之初,意本善》,万恶之源皆为善;令笔者抛弃了从小被灌输的道德视世的眼光,开始以普通人的标准看待历史的大英雄大人物大奸贼,最终发现,他们去除大人物的光环,在大英雄大奸贼的光环下,只不过是象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在彼情势下,作了你我作为普通人,在彼情势下同样是很有可能的选择。明白了这一点,就不再为“出入点是好的”而困惑于善恶取则,不再崇拜于英雄景仰,不再仇恨于大奸大恶,也不再对所谓的胸怀大志、雄才大略等等中国传统文化装饰英雄的汉语形容词,怀有更多的好感。

由此,对于伪君子的中间派,少了一分容忍其打潜伏的宽容,却也多了许多“减去了无利益道德牵挂的”从容;对于当政者之难,有了更多的谅解,知道当政权者中,自私自利的糊涂虫是车载斗量,但并非总是生下来就是阶级敌人,存心要和老百姓过不去。这种认识,对于有怪胎民主派基因的爱国青年,可能特别有用。“万里长城万里空,百世英雄百世梦”,离开了人性本私的人权普世价值观,所谓国家大计,不过是吸食你我平民鲜血的借口,就是要我们送命的高论,永远顾全不来的所谓大局;态度好点是关我屁事,态度差点,是操他娘的逼!逻辑上的副作用,笔者看到忠君粪青自标爱国,就想冲他爹娘树中指,谁让他们养了这等样狗杂种!

今天我们反对猫神崇拜,所反对的,是该死的主义而不是已死的人!只不过是乌有之乡的活死人们该死的国产化的马恩毛主义,而不是为了反对早就已经死了的人。猫神无论是好是坏,猫神的象总会给拿下来,猫尸总会被扯去水晶棺材烧掉。考虑到猫的历史欠帐总有曝光的一天,今天捂的越厉害,日后发泄得越厉害,对猫亲属而言,将猫普通人化,请出猫神棺材,不失为魏文帝的明智。

行之初,意本善》,万恶之源皆为善,更给所有胸怀远大国家理的左右派都敲响了警世钟:当你捧着你自以为是真理的信条指点江山,超越现代四百年工业社会的经验和法制成本,要把整个中国社会的生命财产,当成你自已“伟大思想理论”的实验品时,你的身上,是否也象马恩毛和希特勒一样,在无比的正义使命感中,充满了邪恶的气息?毛氏泽东,最终以其超人一等的道德优越感,沦为做下来最邪恶的坏事。毛的用心,可能也是好的。

民主博羿论文章集:
分析中国社会阶层的利益立场
唯物分析中国社会利益阶层观点
社会按权益得失分割的五种阶层类型
否定人权普世价值观是无私信仰的致命缺陷
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没有反抗:专治压迫的泄压阀技术
财中饿鬼之既望权益者
仇富的社会没有前途
仇富的牛二没前途
中国是一个水洗一般赤贫均贫的社会
特权单位也没有多少富人
仇富是为了维护不公平的社会制度
富人不需要保护,特权才需要保护
贫富差距的核心矛盾是特权制度
既得利益不是原罪,反既得利益是错误观念
对事勿对人,反特权不要反“人”
既得利益者不是民主的敌人而是盟友!
利益期望决定社会立场
过高的期望造就了唯心,左倾,和乌托邦
当权派,既得权益者,不可能是极左
为什么刘邓总是被打成“右倾”新浪版)(搜狐版
极左的倾向,危险的中间派
推进民主宪政,不要盲目反对政府权力
争取民主不要搞毛式的厚黑权谋
民主事业要宁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不要当牛二打利益客场
人治伴生的行政阻尼无法克服
社会进化论的科学性和人权保护罩
<科学发展观视角中的左右派>
<左右派的极之前卫与保守>
战场上没有大声疾呼的中间派
孟子“人之初性本善”与荀子“性本恶”之争及“行之初意本善”
为马克思作无罪辩护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传统文化劣根性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