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进化论的科学性和人权保护罩

社会进化论的科学性和人权保护罩

脱离了符合科学三要素的不变标准,所谓左啊右啊的帽子,只不过是浪费能源的口水仗。用英语常用的俚语来说,是keep sb busy,有空别闲着,消耗点时间而已。有些中庸中派看到笔者的任何批评,都马上吓得惊呼起来,“太偏激了”,呵呵,这没什么,左右参照系不同。就象乌有毛左张宏良老同志,看见那个大姑娘的三点式上没别个恶猫像,没有按乌有要求问侯张大爷“你到毛主席那万睡了吗”,乌有老张老田老马老牛老贼们,也会说这位大姑娘是“太偏激了”!

令笔者感到特别有趣的是,这些中庸中派,偶而竟然给笔者套上帽子,“太左了”!如果说笔者太右了,那算是精神正常的小左;说笔者是“太左”了,标准就令人忍俊不禁!他们的“左”的标准是什么?笔者曾经指出过,他们的“左”,实际上是指“观点鲜明,不中庸”,那就是左了。呵呵,把问题说明白了,瞧,这是不是浪费能源的口水仗?这些大爷不知道,汉文化称此为“有棱角,不圆滑”,如果说“右就是圆滑,没原则”,那也太不认识咱老右了。

所以左右派是不应该成为道德意义上的大帽子的,更不应该给自已套顶“中派”的帽子,就随便批人家左右。右派切不宜道德问罪于左派或当权者,既无益,也自取其祸。就象那位泡制08宪张给请到秦城旅馆过09新年的基督徒,就是犯了戒。人性本私!从“我的利益在那里”,再听人家的利益在那里;判断那些是各自的核心利益,从而确定彼此最可能的妥协方案。

暴力对于强者并非是不可选择的,但暴力的目标,止于该妥协方案的红线。因为,一旦越过这条红线,不是道德不道德的问题,而是强者将成为客场的弱者的强势转换的问题。换言之,一旦越过各自的核心利益对称的妥协中线,强者就不再是强者,而是脆弱的血酬牛二而已。这时,如果你还以为自已是正义在手,可千万别忘记了,世间邪恶总是以正义为名!你的上帝则必定会在你自以为周身正义时,离你而去

因此,有私右派取妥协双赢的处世态度,与其说是给对方利益的尊重,不如说是对自已利益的尊重。妥协双赢的红线,所体现的,恰恰就是民主就是谁主张维护的实力平衡的妥协。这种竞争原则,与大自然的条件下的所谓“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相通的。这也正是其科学的,具有生命力的缘故。市场经济民主社会,从来就不是对大自然及社会进化论客观规律的对抗!否则就只能是使用行政特权对强者的淘汰,取代自然竞争下竞争强者对无竞争力的弱者的淘汰

与自然进化规则不同的是,在公民民主社会,为弱肉强食设定了一条底线:人权私有利益神圣不可侵犯;从而,就在这样一条人人都具有的自身利益的防护罩下,自由竞争,极大发展!依靠人权的保护,市场经济下的有私之人,就能够经营起自已的有私利益,最大限度地发挥出自已的主观能动性;在自由的奋斗中,为自已也为社会,创造最大限度的财富。这就是的人权经济学!根植于进化论和人权利益神圣不可侵犯的断言的科学。

经济学本身就是大自然生物界几亿年成长中体现的“成本效益”客观规律的实践科学。可以说是生命史中最古老的一门科学。人权经济学,实际上就是加进了人权断言的科学的社会进化论。当一些痴迷于马恩列斯毛教义的马列唯心者,又当一些痴迷于他们的上帝教义将基督教邪教化的基督徒,以道德信仰裁判科学的崇高姿态,指责于科学进化论,而否定于人权普世价值观时。笔者是不会争辩的,最文雅的方式,也是冲他们竖起中指:fuck your son of birthes!

依靠人权普世价值观,即使是对于其中的竞争失败者,也能够在人权保护下,拥有无数处翻身再战斗的机会,从而,最终实现远较君权私有的公有制平均得多的均富社会。因此,对几千年君权私有的造成极大仇富悬殊的公有制的革命,而赢得了私有制在全球范围内的合法化,宪政化,是人类文明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进步!公有制和私有制之争,实在也就是落后和进步之争,是邪恶和正义之争!

民主博羿论文章集:
分析中国社会阶层的利益立场
唯物分析中国社会利益阶层观点
社会按权益得失分割的五种阶层类型
否定人权普世价值观是无私信仰的致命缺陷
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没有反抗:专治压迫的泄压阀技术
财中饿鬼之既望权益者
仇富的社会没有前途
仇富的牛二没前途
中国是一个水洗一般赤贫均贫的社会
特权单位也没有多少富人
仇富是为了维护不公平的社会制度
富人不需要保护,特权才需要保护
贫富差距的核心矛盾是特权制度
既得利益不是原罪,反既得利益是错误观念
对事勿对人,反特权不要反“人”
既得利益者不是民主的敌人而是盟友!
利益期望决定社会立场
过高的期望造就了唯心,左倾,和乌托邦
当权派,既得权益者,不可能是极左
为什么刘邓总是被打成“右倾”新浪版)(搜狐版
极左的倾向,危险的中间派
推进民主宪政,不要盲目反对政府权力
争取民主不要搞毛式的厚黑权谋
民主事业要宁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不要当牛二打利益客场
人治伴生的行政阻尼无法克服
《社会进化论的科学性和人权保护罩》
行政监管越多越腐败
行政效益剪刀差和保守主义:公权分立牵制不能减少腐败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现实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