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对敌人也应该客观公正

即使是对敌人,也应该客观公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m5.html

利比亚战争对后进社会的民主进程,有灾难性的政治后果;而不是象马克思主义宣称的社会发展史那样,“在世界人民民主大潮的怒涛面前,独裁者簌簌发抖”,——>马克思主义们只不过是把用“社会主义浪潮”取代了“民主浪潮”;今天所谓“信仰民主道德”的怪胎民主派,拜上帝教们,和马克思主义的思维方式乃至价值观,是殊途同归。无非,是把民主当成了另一种无私的意识形态

利比亚战争是国际民主进程的倒退,就如同天朝内部黑律师打黑案造成民主法治的倒退一样,尽管很多人会以为,“非法打倒了又一个坏人,让其他坏人惶惶不可终日”。事实上“个人的人权环境”与国际联军打黑之间,还有一堵称为“主权”的铜墙铁壁;越是极权大国,其独裁反应堆的防护罩就越是坚固厚实。结果就恰好相反,国际上越是非法打黑,主权内的民主越是恶化。

想想看,如果欧美联军对付一个裁军只剩下四五万人的利比亚,也是半汤半水骑虎难下,试问多一个利比亚,或者是庞大十倍的伊朗时,能对付下来吗?更大几十倍的恐龙呢?拜上帝教臆想中的“独裁者簌簌发抖”会发生吗?相反,当利比亚打黑带来国际上一丝寒意时,那层叫主权的装甲,是否收得更紧一点呢?手机没电的人士,身子忽然不爽了,是偶然的吗?

在笔者看来,国际打黑的寒意没有让传统帝国发抖,反而是笔者簌簌发抖了。大概,笔者就是拜上帝教眼中的“独裁者”吧?利比亚战争,可能给中国的怪胎民主派们,上了一课。让他们知道,民主绝对不是什么信仰和道德,否则这种民主,只不过是法西斯极权的另一种名称民主就是利益,就是你我小民百姓的利益民主法治并不在于惩罚每一个罪犯,而在于保证每一个被惩罚的罪犯都是“依法”

拜上帝教和怪胎民主派们,是以文革式的厚黑同盟,“支持美英法”,而将质疑美英法行动的合法性,等同于“支持卡扎菲”。民主和美国会“为民作主”,甚至“美国有为民作主的义务”,有着根本性的区别。联合国“反人类罪”的条款不去谈它,试问司法的权力归谁?程序如何?难道信仰“美国为各国作主”?因为“西方的道德更高尚?”“西方信仰基督教?”——>这就是殖民主义!

信仰分子一面声称要监督政府;却又会将批评美国滥用权力,以为是“政治立场不正确”了。这就是“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又象科特迪瓦内战,法国站在进攻一方,进攻在巴博自已地盘上,巴博自已的民众占大多数的阿比让;却声称是“解除巴博对(自已支持者的)平民的威胁”,更是古怪的法式民主的法国逻辑。比方说,假如法国领袖发疯了,谁去监督它呢?

无论是拜上帝教的传统,还是马克思主义的宣传,都是将敌人视作不可理喻的顽固,而事实上,真正不可理喻的,却是这些自以为代表了民主正义的信仰人士。基督教传统中的教诲,“爱你的敌人”,恐怕这些拜上帝教信徒,早就忘得一干二净,或者以为迂腐。(其实笔者也觉得那话挺迂腐的)。敌人不需要真的爱,但也不应该偏见性的恨。基督教传统可以理解为,即使是对敌人,也应该保持公正

消灭敌人固然常常是不得不保留的最终方案但与敌人沟通,将敌人变成朋友,也是消灭敌人的一种方式。同样,指出朋友的错误,更是让朋友不致于成为敌人的必要手段。连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都可以批评美国的利比亚战争决策,拜上帝教们,却把对美国的错误的批评,视同背叛民主的立场。试问,是谁背叛了民主?如果民主就是“政治正确的站队”,那么最民主的就是文革,而不是美国的制度。

AnyWay,拜上帝教等人众信仰内战是不可避免的,请问和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有什么不同,请问和毛左的阶级斗争观念有什么不同?请问与马克思主义和毛左们,信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有什么不同?当你信仰somebody肯定是你的敌人时,那东西就算为生存计,都会成为你的敌人。内战也许并非一个国家的命运而是一些脑残革命家的选择。这是利比亚事件,向全世界发生的红色的警告。

利比亚战争的国际政治灾难远远没有结束:卡扎菲和反对派都不具备主权合法性;
西方在利比亚战争,已经是输多少的问题;利比亚极可能爆发新的内战;卡扎菲有可能大获全胜
利比亚战争侯选“最不理智的战争”,利比亚战争跟人权民主没啥关系;基督教沙文主义的狂躁
利比亚事件启端的披露,对美英法和反对派不利;“愤怒日”前后的利比亚事件流程
班加西“和平示威”不很和平;卡扎菲是选择了对话,班加西方面选择了内战,美英法选择了干涉;
2-3月之间的利比亚,墙头草们的尴尬国际政治的两面派;阿拉伯联盟的政治手腕
是阿盟要打卡扎菲,还是卡塔尔?卡扎菲并不疯狂;阿拉伯的“国共两党”卡塔尔和卡扎菲
阿拉伯之春的主力,是民主还是民粹?当阿拉伯社会全面民粹化时,美国能够阻止吗?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等的民粹号召
半岛电视台供应的“真相”和现实的差距=轻率的战争;被半岛耍了的国际社会的黑白脸
平乱需宽容,不事诛连——>卡扎菲仅仅犯了一个小错误
利比亚反对派最精明的严重错误;反对派编造了飞机大炮凶残镇压和平请愿的童话故事
阿盟和美国都是利比亚战争的大输家;拜上帝教是中国政治格局里的大输家
即使是对敌人,也应该客观公正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主和通往奴役之路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