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不需要信仰

 

在印度系列中谈到了信仰的几篇文章,似乎,同时激起了部分宗教人士,和毛教徒的争议。这里停一停印度的话题,谈谈笔者对中国信仰的看法。争议文章,参考
印度种姓传统阻碍印度成为真正的民主国家》;
印度沉重的信仰负担
中印两国的信仰都太多了
邪教的负担
该话题与此相关,另外参考:
中国历史,走在道德内战的消亡路上》,
大学无书,远离中国式诡辩》,
留意克服权位崇拜》,
欣赏中式专家的无良无耻》,
道德治国,走在内战消亡的路上
道德啊,世间邪恶,均以汝为名!
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不是民主
民主Vs君主;人权Vs君权;民生Vs国家利益
君权文化熏陶下的中式愤青
简单说说网友谈及的股市中的伪爱国主义
泛道德论者,戒!
民主就是与民约法
这几篇代表性文章,说明了本人在相关问题上的价值观体现:坚决反对任何专制倾向。
信仰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很容易引起宗教人士的误解。正如一些朋友所看到的,笔者无意冒犯任何一种宗教,即便是所谓的毛神教!笔者对一段过往的历史无需保留偏见。笔者所反对的,只是把一个存在极大争议的图腾符号,作为,“统一今天中国思想的工具”。一位网友曾经这样骂笔者,还额外赠送英文缩写两个, “SB”。有另一个人说“毛神教是反对特级阶级的同盟军”,同样赠送国骂,外加“白痴”。各位,笔者还没有弱智到乱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试问与这样的“同盟”站在同一条道德战线上,他日特权者自已翻出1957-1962年惨死的几千万中国人,(如有政治需要,往高里估计达一亿也未尝不可,反正原始资料已经让周恩来毁了),那时,我等民主主义者等是说“民主就是毛”好呢,还是,“民主就是没脑”好呢?特权阶层反而成了社会公义的维护者!那就是特权有理啦!笔者虽然不太聪明,也还没有蠢到和毛教“同一阵线”。谁会和谎言结盟?沙子上的同盟!
毛是一个过去时,马列也可以是一个过去时。只要毛教徒不把它们拎出来丢人,笔者才懒得理他们。笔者并不介意同胞们最终选择毛主义,但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如果毛主义真的作为中国未来的一个选择,就必须完全地、真实地暴露毛用宣传手段所偷取的其他共产党先辈的贡献,暴露毛所宣传手段所掩盖的历史错误,让毛时代冤死的几千万,也许上亿的中国人的悲惨灵魂,在他们的民族同胞的勉怀下安息。不错,那近亿的中国人的惨死,既是毛的错误,更多地,是时代的错误。但是,既然有些人要选择毛主义作为中国的前途,那么,毛神教,就不得不首先面对历史真相的审判!
历史真相,还是让中立的考证者去做吧。有关当局仍然回避着面对真实的历史。杨继绳先生冒着个人生命危险考证了三年困难时期,仅仅四川一省就饿死1200万人,超过了张献忠或蒙古屠蜀时的死难者。如此严谨考证毛罪恶的学术著作,《墓碑》,有关当局仅仅是简单禁制回避了事。这又如何令人相信,高举毛大旗,可以团结全民族呢?有人还会争论,“那不是毛一个人的罪恶”。是的!在彭德怀老总还可以在庐山自由发言时,确实不是“毛一个人的罪恶”,而是“一个党的错误”。但是,当彭老总成为新一代的袁崇焕,被毛上帝打下地狱,仅仅为了维护毛一个人的面子时。就等于说,毛自已也承认,那是他一个人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恶。更何况,仅仅几年以后,毛又把治理经济稍有起色的刘少奇害死,进一步和林彪争夺党权几乎打响内战;为了党内权力斗争,把整个民族推入内斗、自相残杀的深渊。相比之下,今天的北朝鲜也显得象一个天堂。到了这个程度,还有那个上帝可以拯救毛恶棍罪恶的灵魂?
邓小平同志犯下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没有清算毛的历史罪恶,而使之成为GCD抛之不去的包袱。笔者相信,今天领导层,已经越来越感受到掩盖历史真相,已经再也得不到正的政治利益,相反,越来越多地,成为负的历史负担。俄国最终反思斯大林,并非俄罗斯人比中国人更苛刻。不是的,而是一个民族要摆脱历史恶梦,唯一的办法,就是直面历史的错误。毛的功迹,已经在连篇连牍的歌颂中,得到了超水平的宣传。但是,当毛的错误,(加以掩盖就成了罪恶),不能被历史清算前,毛的灵魂,永远会被毛教徒捣腾,不得安息!
如果细心观察目前的社会政治环境,就会发现,今天的中国政府,正在面临两个方向的压力。一种西方成功的自由民主的压力,它要求中国社会和国家政治改良;而另一种则是西方失败(包括俄国)的马列毛主义,它主张颠覆目前的政府。代表人物就是张宏良。这个人,甚至把台湾自发的独立倾向,(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大陆的独裁传统),以及两岸的三通,视为政府投降的证据;更有过分的是,这个人不是要求政府改良对台政策,而是要“消灭内部的汉奸”。张宏良是谁?他是秉持毛教义的圣徒吗?还是新朝的皇帝?张宏良这个人,居然自视为社会道德的裁判官,他说谁是汉奸就是汉奸,那怕那是中央政府!用道德手段行使政治斗争,这种政治歹徒,正是本博曾经告诫的中华民族最危害的敌人:极左!
联系传媒界有组织地贬邓扬毛;文化界有组织的捧明捧皇黑袁逆流,徐天亮在人民日报上对中央改革开放的政治性攻击;再联系一直以来长期受左派政策压迫的民营经济,竟然成了极左逆派的替罪羊,所谓的极右精英!相反,特权权贵反而成了毛主义的维护者;再联系传媒对自由人权的百般污蔑、敌视、围剿。同胞们,正视吧,一场国内政治斗争风波正在漫延,永恒的执政党本身,正在分裂!继1986-1989年风波外,再次分裂!中国是出现新的赵紫阳、胡耀邦这样的殉道者,还是,出现中国的华盛顿,罗斯福,林肯,阿登纳,戴高乐,戈尔巴乔夫?我们拭目以待!
尽管笔者对中国在国际贸易开放过程中的无知、幼稚、特权利已主义造成的经济殖民地化痛心疾首。但是,笔者毫不动摇的声明:改革开放是时代的进步,存在的问题是进步中存在的问题。而毛主义,毛时代,以同样的标准苛求,根本上就是历史的罪恶、反动、倒退、落后!
中央面临两方面的压力,一个是温和要求的改良,顺行的是普世的价值观。温总理在无意间透露了对普世价值观的向往,结果呢,朝野极左对温口诛笔伐。另一派是要用毛教义,否定中国三十年的改革,颠覆现政权,将中国拖回到毛教义的文革武斗盛世。谁将赢得这场斗争的短期优势,我们拭目以待拭。判别的方式很简单,看看毛的历史错误,有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清算。为胡温推动的改革计,赢取政治优势的最根本办法,就是让国民了解到国家进步的艰难,认识到毛时代乌托邦思想,乌托邦政策带来的灾难。
戈尔巴乔夫是一个被俄罗斯民族爱待,被世界尊重的,被中国官方文化妖魔化了二十年的伟大人物。尽管,戈尔巴乔夫是第一个切实安排中俄(苏)友好关系正常化,开展边境问题解决谈判、妥协方针的俄国领导人。但是出于国内利已政治需要,从霸权主义泥潭中挽救了俄罗斯民族的戈尔巴乔夫,被国内宣传描绘成一个坚强的叛徒,或者,怯弱的沙皇。戈尔巴乔夫冒着生命危险对抗俄国极左顽固势力的政治生涯,他的勇气,被完全掩盖了。越是了解俄国在冷战败局已定的困难处境,笔者越是认为,戈尔巴乔夫是俄罗斯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个人。
正视中苏这一段历史,正视1929年后西方社会通过强化社会保障的全面“马克思式的社会主义化”。对于树立国民对改革开放政策合理的期待,增强胡温改革派的政治生命力,意义非凡。胡温什么事也不用做,只需要,公开,透明,用法律责任,而不是用政策去管理新闻自由。让民众,了解六十年现政权的政策变迁的真实历史,人民,会了解今天政策的含义。
中国发展,需要的是民主的科学观。有人说,民主也是一种信仰。错的!民主是一种方法论,一种通过利益博羿,收集社会最大认同意见、政策、行动的方法论。参考《民主就是与民约法》。中国的个人可以寻求信仰,中国社会,永远不需要信仰。如果需要,那这一条,“不需要信仰”,就是中国社会最需要的信仰!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现实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