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造反是一种绝对的权力

联合国的民主也要慢慢来;
比反对独裁更重要是终止治乱循环;
如果造反是一种绝对的权力,是否也是绝对的腐败?
“全国大选”不是独裁和内战的消毒剂

起义是个人的选择;起义者可以为人民赴汤蹈火,但不能说代表了人民的利益
“镇压反对内战的反革命”的反对派是那门子的民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ol.html

联合国决策层“看上去不民主”,恰恰说明即使是从世界民主的角度看,民主也是一步步完善的。如果将是用民主信仰的方式,单边推广的话,就破坏了这一全球民主的合法性依据,则联合国维护世界和平的机制就打破了,结果就是世界大战的威胁。即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所谓“天下主义”,直到打出最后一个皇帝,然后全世界就在一个皇帝的主权下再斗个你死我活,每隔几百年一循环的大灭绝。

当全世界为了避免世界大战,而达成“不符合法式民主”的联合国民主机制时,则以某种对民主的信仰方式,强行在一国主权之内,明显有着利益和意识形态分歧的时侯,凭武力颠覆和决斗,除了内战、镇压、屠杀、对抗、阶级斗争……,还能有什么其他结果吗?毛主氏卡扎菲大概都会象奥巴马一样声称,他们追求的也是民主,问题仅仅在于,“什么是民主”?谁主张谁维护,还是谁强大谁裁决

从道德上谴责独裁,没有任何意义。假如断定凡是独裁者,必定是因为自利恋权才独裁,而不得不采用暴力推翻或暴力威胁才能推翻;(其实是马克思主义的灌输),就也将无法否定同样的逻辑:所谓的“反对派”,同样可能仅仅是因为贪图独裁自利,而不惜全体国民陷入内战的代价!这些“反对独裁”的反对派,也可以同样凶残地镇压“反对内战的异见者”,如毛氏镇压“反革命”,那么谁是反对派?

持续独裁造成的动乱后果,固然是令人讨厌的,但是成功结束独裁,而不是制造更大的内战悲剧,仅仅是从道德上声讨“独裁”,是不够的。反这,将造反绝对正义化,等同于声明了毛主氏所称的“造反有理”的绝对权力,——>试问,谁去监督这种权力?谁能担保今天这些拿着枪,谁不愿内战就打谁的英雄,明天坐上龙椅,不是下一个独裁者

独裁作为道德罪名之没有意义,就在于无法在定量甚至在定性上,比较此暴与彼暴之间,独裁与内战和未来的独裁之间,(战争需要实行集权,培养着独裁),那个损失更巨大?佛朗哥显然是独裁,甚至于罗斯福也有一段时间是独裁。这种独裁显然比内战强。有人说可以内战中“全国选举”,那是作梦!全国选举不可能成为内战和独裁的消毒剂,随后爆发的更猛烈的内战,反而让更严酷的独裁有必要。

当造反派已经选择了内战时,在内战中连停火都困难,根本不可能组织大选。而当彼此的利益分歧达到内战的程度时,所谓全国选举一个“合法性领袖”,如果不是选出下一个独裁者,就是若干时侯的休战,然后是更猛烈的内战。将独裁看作是内战,这一规律也没有改变;独裁过程中,不可能实现全国大选,不可实现多党制过渡;否则就是内战。道理大同小异。这一历史过程,中国自已难道经历得还少吗

独裁可以看作是冷战式的内战。独裁者自已是否觉得惬意,咱们没有试过,不过妄评。被独裁的人,大概是不太舒服的。因此如果用热烈点的内战方式去推翻独裁,作为国民的一种选择,倒也无可厚非。同时在独裁的国家之中,估计也不太可能集会结社,通过投票决定是否内战。所以这种内战的选择是个体性的起义者可以说自已是为了人民赴汤蹈火,但不要说代表了人民流血牺牲

因此班加西等地的民众,没有经过充分示威就直接内战,是个体的选择权;但认为代表了班加西的民意,至少在班加西地区大选以前,是无法确定的。特别是在有指控反对派随意枪决斩首反对内战的“反革命”时,至少表明组织上的散乱,政权并不能控制整个组织。尽管其中很多人,确实是一腔热血,要跟卡扎菲拼命的。但如果在班加西本地的民主选举都做不到;那么解放利比亚就显得太“讲政治”了。

是阿盟要打卡扎菲,还是卡塔尔?卡扎菲并不疯狂;阿拉伯的“国共两党”卡塔尔和卡扎菲
阿拉伯之春的主力,是民主还是民粹?当阿拉伯社会全面民粹化时,美国能够阻止吗?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等的民粹号召
半岛电视台供应的“真相”和现实的差距=轻率的战争;被半岛耍了的国际社会的黑白脸
平乱需宽容,不事诛连——>卡扎菲仅仅犯了一个小错误
利比亚反对派最精明的严重错误;反对派编造了飞机大炮凶残镇压和平请愿的童话故事
阿盟和美国都是利比亚战争的大输家;拜上帝教是中国政治格局里的大输家
即使是对敌人,也应该客观公正 》
中国大把信仰分子,中国缺乏知识分子;大把信仰,缺乏常识;西方私有制是对哲学家泛滥的防灾机制
法律是覆盖主权成员的契约;(司法=解释法律+执行法律)的权力,同样可以成为绝对的权力;
联合国的合法性依据;安理会五大国的“特权”体现民主本身;联合国决议“难产”减少了国际冲突
联合国的民主也要慢慢来;比反对独裁更重要是终止治乱循环;
如果造反是一种绝对的权力,是否也是绝对的腐败?“全国大选”不是独裁和内战的消毒剂

起义是个人的选择;起义者可以为人民赴汤蹈火,但不能说代表了人民的利益“镇压反对内战的反革命”的反对派是那门子的民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族主义和民粹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