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时期停止易被误解的经济话题

新浪只有十个分类。文章多到一定程度后,就不容易管理。重新把文章分类,在小管看来是重新发布,文章让小管拿掉多发生在这个时侯。小文章不想再放上来,象大萧条的文章,本来就太长,笔者早有打算把这些文章重新整理成千字类文,重新发表。所以对于小管的勤奋也不算太感动。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发不及,并且几个主题混杂在一起,时间一长,读者不容易跟踪主题。所以,昨天打算新开一个博客,专门用于发医疗这些专业栏目。谁知道才开了一个小时,马上让小管拿掉。这下子明白了,小管死钩着眼盯着俺呢!怕怕的。

希望重发一些文章,是想把同主题的几篇文章连接连在一起,这样读者可以一篇篇往下对,准确掌握笔者的观点。但是看来,删的比发的快。以后碰到小管删的,就会在其他博客发,而不再在新浪发。但是会把连接连到未删除的主题上。这样不会难委小管了。咱们和刘仰张宏良的高待遇目前是不能比的,咱可以理解。

中国是一个《唯心道德观治国》的社会,无法《精确行政的》,看到笔者与马列圣经不一致的“人性本私”就把笔者当成是“极右”,甚至笔者证明“官之清廉是天然责任”(《官性无私》)视为大逆不道,笔者批评唯心信仰《绝对的价值观》被视为洪水猛兽。小管只是受人工薪身不由已,鲁迅笔下的牢头阿二,只怕是另有其人。其实笔者如果按照秦晖那种不太精确的传统“左右派”分类,因笔者支持政府而带妥协倾向,应属温和左派中“右倾投降主义”。

一些新文章也不敢放到新浪博客了。关于88事件的一些看法,《左倾童子军节》,在以下连接:
http://chinascil.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25.html

网易http://darthvad.blog.163.com/blog/static/5339947020094251031015/edit/

百度http://hi.baidu.com/darthchn/blog/item/7668d7077bc2db73020881a6.html

MSNhttp://cid-36d976e82bb7123d.spaces.live.com/blog/cns!36D976E82BB7123D!149.entry?&_c02_vws=1

搜狐http://darthvad.blog.sohu.com/117166546.html

 

既然童子军节这么紧张,笔者也不再谈相关的问题。《行政效益剪刀差》是《凯恩斯主义》的不完全的题外话,它说明了脱离人权普世价值观宪定的三权分立十权分立,对于控制腐败是没有用的。多少权分立只不过是形式,重要的是,这种形式的评估效果,是谁?是上,还是下?还是民?……明白了吗?《凯恩斯主义》并没有完结,它从经济货币的角度,与权力分析章节最新一篇《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权力》,将不约而同地(绝非有计划地)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揭示同一种制度下政治经济低效益所导致的社会损失,到底以何种方式体现了?————人力资源需求的萎缩!即全社会国民收入的萎缩,全社会就业的萎缩,以及等级社会中的特权阶层可分配岗位(象公务员)的萎缩。

该结果是可以用人权经济模型中推导出的。但是在童子军节期间,为免误会,还是避免再发了。暂时转向茶馆一点的主题,“医改医疗分析”,以及“骂行为”等比较平和的主题。对哲学信仰的讨论专题也应无妨。虽然笔者知道,哲学,信仰,唯心和宗教,其实是一回事。还有人民币国际化的主题被凯恩斯打断,后者本是前者的学术说明,现在也可以继续。

笔者写好的文章多得是,敏感时侯不发易被误解的文章就行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唱唱反调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