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弥合社会;人治制造分裂

法治弥合社会裂缝;道德意识形态分裂社会;
法治剖析社会分歧的症结,揭示(妥协 or 搁置 or 对抗)的可衡量的利害;
利比亚战争中的国际分裂的原因,在于基督教沙文主义的国际威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t9.html

利比亚战争清晰无误地在国际范围内,显露了依法治世与道德治世的不同效果。依法治世可以将彼此讨论的问题清晰分离,也就不会导致社会个体之间朋党相援。明确的问题(分歧),就算暂时不能妥协,也可以冻结,至少也可以衡量,付之对抗解决的话,各自要负多少本钱,有多少损害,潜在的收益是多少。法治有成本,法治的每一个案目的,同样有利益。这样就构成了法治的科学,法学。

相反,道德治世的结果,就是用含糊的道德“好坏人站队”。一旦不是站在自已一边的就是“胆敢罪“,诸如胆敢不讲政治罪,胆敢辩护罪,胆敢进化论罪,胆敢利益罪……,等等。反之,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彼此本来狗咬狗一嘴毛的,在共同的“胆敢敌人”面前,利比亚战争中,如基地和怪胎半岛也成了的好同志,彼此内战以后再打,现在团结起来反卡扎菲!

完全建立在脱离利益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意识形态“胆敢罪”上,整个社会不得不分成尖锐对立,却不知道为了什么利益而对立,却在表面上争论谁更正义。道德治世(国)导致社会的割裂,依法治世(国)逐一明确问题、解决问题,在这个无(国际宪)法无天(国际皇帝)的国际社会中显现,大概比动辄导致(健康不适+手机无电)的国内环境中的讨论,更能说明现实性的问题。

拷问美英法干涉的合法性,是寻求国际社会配合美英法行动的依据,让世界公众对于美英法的政府行为的不确定性,不致于象卡扎菲政府一样,显得“不可预测”。完全与卡扎菲是否违法是否独裁,完全没有关系的两件独立的案事。就卡扎菲而言,卡扎菲是否独裁,与卡扎菲独裁中有多可恶;与卡扎菲自2月15日后是否涉嫌“反人类行为”(反人类罪本身是非法的,固称行为),又是两个不同的case。

卡扎菲的case,又与班加西方面是否愿意独立(不成功就称为分裂),是否符合联合国的主权精神,还是符合地区自决的国民主权原理,又是另一个case。按疑罪从无的原则,不难看出就某一特定case范围内,谁是谁非。如果说卡扎菲前42年的独裁,可能违背了利比亚国民的意原,那么2月15日开始,从半岛电视台流出的各种虚假视频、PS的图片;推动的1970-1973号决议,无疑是更恶劣的犯罪行为。

卡扎菲前42年的独裁,令到西方社会“愿意相信”这些传说;(真的相信吗?再看一次如何?);美英法居然仅凭道听途说就先后推出1970-1973号决议。美英法没有更多证据,却异常强硬,让国际公众以为传说可能实有其事。 1970号制裁决议对利比亚国内发出了错误的信号,让“和平示威的反对派”,迅速选择了升级内战的选择,对抗伤亡的增加,又似乎证实了传说的真实。

“美军干涉利比,会令中东国家的反对派们,以为美国支持他们的反叛活动”。美国国防保长盖茨的担心,也正是笔者的担心;而且笔者的担心,远远超出中东的范围。半岛电视台害死的平民,99%以上,不可能是利比亚人。中国现代史上的巨大内战,除了文革这类毛主席精神支持的关门内斗;其余苏联啊,美国啊,日本啊等等,这些海外强国精神上的支持,对于中国国内发生的内战,动力非凡

利比亚战争最令人忧虑之处,就是美英法政府被证明不一定能够抵御基督教沙文主义的挟持!简单地说,就是美英法等基督教文化社会,用武力将《圣经》作为不成文的“人类宪法”,由美英法自已充当“宪法法院”和强制执行的威胁。或者说就是让全世界再当三百年殖民地的威胁!在这样的意识形态威胁下,利比亚战争中的国际社会,当然就扔开卡扎菲的对错,一下子割裂为两个阵营了。

海牙国际法院有“君权式”机制漏洞;美英法可以操纵国际法院,将国际“立法、司法、执法”权合于自身
班加西起义的正义与不义;卡塔尔和半岛电视台的意识形态;复活基地型伊斯兰帝国,美国准备好了吗?
国际法院不是“最高法院”;对美英法不合法的惩罚是“不合作”
基督教文化中“主权不可侵犯”的教皇权威;麦迪逊杰斐逊的“信仰自由革命”
美国最伟大的国父:华盛顿,麦迪逊,杰斐逊,汉密尔顿;美国真正实现了宗教信仰自由和多元的文化;》
西方民主历史中的基督教沙文主义民粹阴影;法式民主没有极左只有更左
人权就是自由;“反抗压迫你的暴政就是服从上帝”;任何暴政都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暴政
美式民主下的全球联邦ComosFederal;一州一票的美式民主是如何宪定的?
民主乍整才是好东西?内战都是“多数人暴政”的结果;基督教沙文主义是“基督教高于人权”
为革命造谣的半岛电视台等;卡扎菲的“雇佣兵”和利比亚起义中的户籍制度因素;
美英法对卡扎菲的指控无一成立;除非美英法成为雇佣军,班加西派无法执政利比亚;
美英法官方口径停止了违法;利比亚东西分治格局可能是多方面的台阶;
“胆敢辩护罪”;拜上帝教“胆敢进化罪”;仅凭造谣就能定罪,试问世上谁能无辜?
法治弥合社会裂缝;道德意识形态分裂社会;法治剖析社会分歧的症结,揭示(妥协 or 搁置 or 对抗)的可衡量的利害;
利比亚战争中的国际分裂的原因,在于基督教沙文主义的国际威胁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主和通往奴役之路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