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敢辩护罪”,“胆敢进化罪”;

“胆敢辩护罪”拜上帝教“胆敢进化罪”
仅凭造谣就能定罪,试问世上谁能无辜?
伟大的叛教者尤里安:“仅凭控词就能定罪,还有谁能无辜?”
独裁的卡扎菲,远不是利比亚战争中最邪恶的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t8.html

如果不考虑事实真相,而仅仅是从看利比亚战争的“政治正确”的立场,拜上帝教按着圣经对笔者的指责,还是有点道德正义的样子的:“为什么竟然胆敢为这些独裁者辩护?”!这种句子,在法学法律界非议黑律师胆敢辩护罪中,欠缺了程序正义的元素时,传统文化的粉丝指责这些“过分关注法治程序”的黑律师们“缺乏正义”,是否颇为接近?不知有那个拜上帝教人士,曾公开反对过非法的打黑

无论卡扎菲是好人坏人,美英法干涉利比亚,所欠缺的就是程序正义。中外信仰分子们,也如毛左道德明星一样,根本不关心黑律师们“辩护”所指的是否事实,而是指责“为坏分子辩护”的行为,不合他们心目中的“道德”。他们甚至不知道,被告人无义务自证有罪,是保护无辜者,避免司法冤案的最根本保证让司法“讲政治”,意味着宪法外还有更高档的“不成文宪法”,可被少数人随意解读。

李庄原案所涉,竟然将律师“教唆被告不要自证有罪”,称之为“教唆伪证”。按照个人主义的心证原则,“你的实证不是我的实证”,每个人对同一证据的理解是不一定相同的。因此指责黑律师此等“伪证罪成立”,则司法再也不必谈“证据”了,证人就是法官,法官就是证人;法官认定谁有罪,谁就不是无辜的。在此等讲政治取证原则下,原告者不得自认无罪。相反原告可以诬告律师作为减罪。

司法当局操纵法律显然比美英法操纵国际法庭更容易!一旦律师成为被告,也不再有可能无罪。“仅凭原告就可定罪,试问世上谁能无辜?”,1600年前,伟大的罗马帝国的恺撒尤里安,基督教历史中伟大的“叛教者”,为历史留下了这一振聋发聩的名言!今天,已经是公元2011年!对李庄律师“胆敢辩护罪”的再次起诉给撤销了,可能成共和国法治之幸。但为何不废除“不讲政治的胆敢辩护罪”呢?

笔者为卡扎菲辩护了吗?笔者否决了卡扎菲“独裁”“反人类罪”?没有!笔者仅仅指出,充斥于半岛这类传媒中的故事,如果不能获得进一步的证据,只是传说;目前表现出来的自相矛盾,并不足以构成证据。笔者真诚希望有充分的证据,可以令联合国五大国一致通过决议,不惜战争代价,把卡扎菲捉拿归案!请问,拜上帝教这些正义人士,有这样的证据吗?请问,造谣的文学,可以代替证据吗

如果造谣可以成为证据,那么那位让你们的宗教丢脸的伟大的叛教者的遗训,就将激起全世界公众真真正正的民主正义“如果造谣可以作为证据,那么世上还有谁能清白?”!假如不是从“讲政治的政治正确”的立场出发,看利比亚战争的一切,那么除了卡扎菲在2月15日以前的42年一直独裁以外,对卡扎菲的一切指控,都是不成立的。

但是如果卡扎菲独裁42年犯罪,那么这42年里,西方民主干涉的正义大军们,干啥去了呢?2月15日以后,与前42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出现了激烈的示威和和平的内战,(笑笑),既然如此,西方就老老实实地承认,是因为2月15日后利比亚爆发了内战,而站在内战的一方,单方面清算卡扎菲独裁42年的“原罪”,又何必听信半岛造谣许多站不住脚的理由呢?给世界以“缺乏诚信”的“非法”印象呢

谎言造谣确实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武器;却是一种伤害自已的程度,远远超过对敌人的伤害的武器;如果真的对敌人构成了伤害的话。当拜上帝教和怪胎民主派们,用谎言作为武器炮轰独裁者卡扎菲时,实际上是告诉世界公众,卡扎菲的独裁算不上高尚,却远不是最邪恶的人;更邪恶的是这些用谎言和造谣闹革命的怪胎民主派和拜上帝教们!两害相权取其轻,还不如先放卡扎菲一马。这就是程序正义。

对于一些如拜上帝教之类的信仰分子,尽管《圣经》教导他们不要说谎,但却没有要求他们“不要利用谎言”;事实真相对这些拜上帝教信徒来说,不如说是难堪。即使对于科学进化论这样被纳粹马克思主义歪曲成“发展论”的科学事实,也成了拜上帝教手中给他人的思想立法的利器。按照拜上帝教给笔者扣的帽子,大概可以称之为“胆敢进化罪”;难怪拜上帝教们都没有能力进化鸟。(笑笑)

国际法庭宣判“正义干涉”与“邪恶入侵”只有一纸之隔;操纵“反人类罪”,可以成为反人类的手段;
海牙国际法院有“君权式”机制漏洞;美英法可以操纵国际法院,将国际“立法、司法、执法”权合于自身
班加西起义的正义与不义;卡塔尔和半岛电视台的意识形态;复活基地型伊斯兰帝国,美国准备好了吗?
国际法院不是“最高法院”;对美英法不合法的惩罚是“不合作”
基督教文化中“主权不可侵犯”的教皇权威;麦迪逊杰斐逊的“信仰自由革命”
美国最伟大的国父:华盛顿,麦迪逊,杰斐逊,汉密尔顿;美国真正实现了宗教信仰自由和多元的文化;》
西方民主历史中的基督教沙文主义民粹阴影;法式民主没有极左只有更左
人权就是自由;“反抗压迫你的暴政就是服从上帝”;任何暴政都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暴政
美式民主下的全球联邦ComosFederal;一州一票的美式民主是如何宪定的?
民主乍整才是好东西?内战都是“多数人暴政”的结果;基督教沙文主义是“基督教高于人权”
为革命造谣的半岛电视台等;卡扎菲的“雇佣兵”和利比亚起义中的户籍制度因素;
美英法对卡扎菲的指控无一成立;除非美英法成为雇佣军,班加西派无法执政利比亚;
美英法官方口径停止了违法;利比亚东西分治格局可能是多方面的台阶;
“胆敢辩护罪”拜上帝教“胆敢进化罪”仅凭造谣就能定罪,试问世上谁能无辜?伟大的叛教者尤里安:“仅凭控词就能定罪,还有谁能无辜?”独裁的卡扎菲,远不是利比亚战争中最邪恶的人;》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实体法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