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通暴利自然平抑物价,增加农民收入

让流通中间商赚暴利,自然平抑了物价
流通是有成本的,“暴利毛额”差价必须抵销流通成本,流通才能持续;
计划经济“挤压流通”降物价,是摧残最根本的生产力——>流通!
稳定物价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经销商赚到“暴利”;
经销商中间商赚到暴利,零售价必定下降;农民收入必定上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v5.html

政府干预流通体系造成了市民吃贵价菜,农民贱卖要自杀的悲剧,非常简单的解释,就是“市场流通在政策干预下,呈现出萎缩——>崩溃”的苗头。生产创造供交换的要素,但不创造价值;交换创造价值,但必须满足交易成本足够低的必要条件。而我国马恩毛公有制的计划经济分子们,在毛灾大饥荒后仍然没有汲取教训,总是以为可以控制市场物价,控制物价的手段,又总是盯住经销商“可怜的暴利”。

这些计划经济的专家们,将眼光盯住(零售价-农民出售价=暴利)患上红眼病时,菜蓝子悲剧就要发生了!他们完全没有考虑到,流通是最必要的,流通也是要花费成本,负担经营风险的!他们挤压供应商的“暴利”,实际上是抬高了经销商的经营成本,当经销农产品亏损时,经营商就会退出经营,而令市场流通(采购+供应)的能力直线下降

结果就是,在零售端由于供应短缺而价格暴涨,而生产端由于收购短缺而价格暴跌。其道理与毛灾时粮食供应虽然有缺口,但不致于饿死几千万人,但毛主席摧残市场流通体系,就造成了农民种粮的先饿死,储备粮堆积如山要出口换外汇,城市居民中的精英毛派(今天乌有之乡的积级分子们),就吃花生壳饼饿成消肿儿。马恩毛计划经济搞出来的灾难,却骂美帝国主义亡毛之心不死

菜蓝子悲剧也以同样的方式,作用到粮食的供应上,甚至以“计划生育的必要性”表现出来。菜蓝子悲剧再次提示迷信计划经济的可怜的中国公众:粮食安全取决于流通的安全,而不在于生产的安全计划经济分子们以为用国有企业取代私营流通企业,就可以保证流通,恰恰是造成消费者吃高价粮,农民只有低收入的根本原因。原因在于,国有企业对于流通成本造成的亏损,是不敏感的

公有制的计划经济传统之可怕,就在于明明是计划经济摧残了市场,造成了供应的危机;但是计划经济分子却可以说,是因为“市场不理智”;明明是由于道德分子的道德民粹,大大增加了企业的经营成本,造成了市场供应的危机,道德分子偏偏说是市场经济是道德经济,市场经济缺了点道德,——>最不缺道德的,当然就是孔儒公有制社会,和朝鲜这些人间天堂了。

以计划经济和道德分子的“计划经济方案”,是用汽油和火药去救火摧毁整个经济体系的正反馈过程。反映到对美国大萧条的认识,明明是美国自哈里森一直到胡佛(共和党),以劳工法案和反托拉斯为标志的,越来越多的干预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的结果,却被“政治正确”的标准答案,倒打一耙,变成了“不理智的市场经济,被罗斯福的政府干预挽救了”。

对于美国大萧条的政治正确的权威答案,完全无视了事实上是胡佛的干预,将普通的经济危机搞成了大萧条,罗斯福(已经减小了)的干预,延长了大萧条;一直到二次大战后艾森豪威尔压缩了已经庞大的美国政府开支,美国经济才重新走上了增长。干预市场者将干预的恶果扣到市场的头上,计划经济将计划经济的恶果扣到“资本逐利”上,是近150年来东西方的政治哲学的文字游戏,称“政治经济学”。

菜蓝子悲剧上,如果能够认识到“流通体系的需求”是平抑消费物价的关键,而不是“农民种菜”;前者反而是后者的激励,那就明白,一直以来“什么做短做平渠道,限制物价上涨,打击流通暴利”等等王八措施,正是制造菜蓝子悲剧的根源。认识到问题的根子,也就迈出了解决菜篮子悲剧的第一步。解决问题很容易的,那就是政府什么也不管政府专长不是做生意的,政府更不是万能的

如果真的希望做便宜物价,只需要放手私营流通,鼓励商人发“国难财”,赚流通暴利的巨款,资本只要是逐利的,就会吸引足够多的资本进入流通平准,农民可以卖出好价钱,市民可以吃了便宜菜,流通商赚暴利的同时,也要承担价格下跌做成的亏损风险。如果希望万无一失,只需要进一步减免流通税收让资本家商人赚更多的暴利,保证物价直线下降;农民收入直线上升

介绍“流通是最根本的生产力”的文集,为以下涉及农产品和食品供应和价格平准的文章的注脚:
市场经济去特权化,市场是最强大的天然的平准工具
平均短缺原理:平均啥缺啥;干预物价就是平均主义的表现,结果是物价永远上涨不回头;
流通是最根本的生产力;流通失效,则生产就完全失效;压缩流通成本,将令生产失效,令供应出现危机
计划经济眼中的市场波动罪魁都是升斗小民求三餐的“恶性投机”;计划经济的胡汉三又想回来了!
政府抓流通降物价将劳而有过;在流通环节搞计划经济,将再次令物价飞涨;补贴采购农产品是唯一办法
食品价上涨无关通货膨胀;农产品价格上涨不会提高农民收入;政府干预农业和食品供应将导致毛式大饥荒
罗马皇帝戴克里先搞社会主义,干预市场经济,毁灭了罗马帝国
市场食品消费价格的上涨规律;菜篮子悲剧不因通货膨胀;而是“控制物价,干预市场”摧残了流通体系
让流通中间商赚暴利,自然平抑了物价
流通是有成本的,“暴利毛额”差价必须抵销流通成本,流通才能持续;计划经济“挤压流通”降物价,是摧残最根本的生产力——>流通!稳定物价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经销商赚到“暴利”;经销商中间商赚到暴利,零售价必定下降;农民收入必定上升;》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市场经济去特权化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