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篮子悲剧是市场干预的结果

菜篮子悲剧是“看得见的手失败”的经典案例
市场食品消费价格的上涨规律:进口的不涨,国产的大幅上涨;
国产食品大辐上涨,与菜农卖菜价暴跌,成鲜明对比;
菜篮子悲剧不是因为通货膨胀;
是“控制物价,干预市场”摧残了流通体系,导致了菜篮子悲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v3.html

近两个月来,报帐到笔者面前的菜价食品价格,是节节攀升;这一点与世界农产品价格攀升,导致北非的社会动乱等等事件一一吻合,笔者也不作太多怀疑。忽然听到纷乱的炒作,说是菜价贱得可怕,菜农上呆自杀,(个案,仅供煽情),与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大背景,颇为不吻合。与交边朋友家的主妇们一聊,七嘴八舌的,一些说菜心跌得不象样,五毛钱一斤;一些说贵得很可怕,牛肉46元一斤。

混乱!尽管终端市场价格之涨与跌,都可以从经济学中得到解释,无非是处于价格波动的那一个阶段。但是同一时间是高的,同时也是低的,却颇象是生活在量子世界里的价格报数,——>测不准也!考虑菜价可能是把握目前政策效果,和未来经济动向一个强烈的可考察要素;笔者这两天趁着补仓红酒的机会,往市场里巡了一大圈,逐一问价,问卖家的,也问买了菜往家里跑的大嫂;心中有了一个谱。

以下是考回来的菜价和食品价:(单位斤)
加州红葡萄:10元;
伽力苹果,美国苹果:8-10元;
台湾小西瓜:3元;海南黑美人.2.5元;菠萝:3元;香蕉:4元
白菜:1.5元斤;韭菜: 3元斤;菜心:2元:生菜1元;大白菜0.6元;其他杂菜:2元上下;
猪肉:15元;牛肉:20-22元;净排骨:20-25元;
泰国香米:微涨;
淡水鱼8-10元;平时30元的虾,现在是60元;海鱼:涨价50-100%;
三文鱼:130元;贵了60%
金枪鱼:估计是绝种了,两个月没有货了!
红酒:高档酒艺术品化,暴涨;低档酒微跌:一桶700公升法国波尔卡红酒,跌到9000元。
但去年大量买开的廉价好喝的长城赤霞珠90年干红,不见了;少数珍藏艺术品化,暴涨。
威士忌:价格稳定,芝华士威士忌20年100升桶装3000元。

以上仅仅是个人采样,不作权威论据,(实体经济学如奥地利学派,对pollys的采证方式,与凯恩斯主义-弗里德曼的(数学)实证经济学,有显著不同,严格遵守“个案不成论据”的统计学约束),仅仅提示读者观察自已周边市场时,是否存在以下规律:进口的食品价格上涨不多,甚至反而下降;国产的基本食品市场零售价格上涨很多,而且波动很大。下文逻辑全部取决于此观察规律真实可信。

如果有一点点经济学的逻辑,就会发现,进口食品价格的下降(原因其实是人民币升值),与国内食品的上涨构成一道剪刀差,将淘汰一部分国内农产品的供应商。这种情况比较典型地反映到乌有之乡等大呼小叫的“国产豆类”供应,被国际贸易淘汰,以及对袁隆平等的杂交(基因改变的一种途径),遭受美国转基因(技术性杂交)的竞争时,不同利益集团胡乱攀援“爱国主义”的狗叫声。

(按照“吃了转基因,基因就给转了”的逻辑,“吃了杂交水稻,大概就成了杂(交品)种”;笑笑)。

但是菜蓝子悲剧,却与人民币升值没有逻辑上的联系。因为人民币升值减小了“输入性通胀”,国内农产品原料主要取自国内,与人民币升值无关;只有出口才会受到价格压力,而事实上出口量近两个月反而增加了。因此国内农产品价格上涨,与人民币升值无关的虽然不能排除通货膨胀的传导作用,但是笔者认为结合菜农产地收购价的下跌,很难用通货膨胀加以解释。

传统经济学很难解释,为什么在国内市场环境之中,得到国家补贴倾斜,菜农作为基层供应商的贱价,与市民购买日常供应所遭受的价格上涨;竟然到了卖者便宜得要自杀,买者贵得要自杀,两者价差“高得让人垂涎”,却居然没有“逐利的自私自利的资本介入”,问题到底是市场的错误,还是干预市场的错误呢?注意,这与当初大萧条时“牛奶倒入大海”还不一样,人家是零售价和农民售价同时下跌。

很多道德明星在借题发挥激烈煽动反市场经济狂热时,他们大概不清楚,这些民粹分子们自已,要对菜价买者贵卖者太便的悲剧,负全部责任!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今天国内菜价供应的悲剧,就是对计划经济腐朽的又一次现实证明。今天农产品供应同时作用于农民和市民的悲剧,无论是作用机理,还是对政策效果的预期,完全吻合笔者整个经济学逻辑体系;在以下文章中还有特别说明。

介绍“流通是最根本的生产力”的文集,为以下涉及农产品和食品供应和价格平准的文章的注脚:
市场经济去特权化,市场是最强大的天然的平准工具
平均短缺原理:平均啥缺啥;干预物价就是平均主义的表现,结果是物价永远上涨不回头;
流通是最根本的生产力;流通失效,则生产就完全失效;压缩流通成本,将令生产失效,令供应出现危机
计划经济眼中的市场波动罪魁都是升斗小民求三餐的“恶性投机”;计划经济的胡汉三又想回来了!
政府抓流通降物价将劳而有过;在流通环节搞计划经济,将再次令物价飞涨;补贴采购农产品是唯一办法
食品价格快速上涨无关通货膨胀;农产品价格上涨不会提高农民收入;政府干预农业和食品供应将导致毛式大饥荒
罗马皇帝戴克里先搞社会主义,干预市场经济,毁灭了罗马帝国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市场经济去特权化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