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自爆隐私无助作证

理性主义的权威证人热衷自爆真假隐私;
证人不需要铺陈自身的贵族家庭履历;
证人自爆隐私无助作证,而无论其真假;
历史学者是“历史陈述”的证人;
洋五毛是“西方现实”的证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vy.html

混淆了“证人和法官”角色的理性主义信仰分子,不约而同地患上了传统文化的“面子偏执症”。他们固然象专制等级帝国下的官僚一样,摆谱着无惧打黑的种种官方等级证书;甚至就算是在匿名的状态下,也仍然吹嘘着是自老妈处感染了一些瑞典德国的优秀种族血统,经年公费出国研究的科学大士,历任五洲九国文明信仰兵马大元帅……等等“牛皮隐私”。(真假姑且不论,谁关心呢?)

估计不会有家伙真的脑残得去查考这类隐私属实。固然不是人人具备福尔摩斯的特异功能;如果不考虑“权威就是证据”,不知这些权威的面子们,和彼此任何公共讨论的主题,其个人观点所需要的“证据”,有何逻辑关联?所以一旦碰上此类露阴癖的偏执狂,往轻里说,这些家伙理屈词穷,哭闹着找妈比比祖宗了;难听点称之为为脑残实际上对其爱护,毕竟今日天朝里“裸奔”仍犯了扰乱公共秩序罪。现实里说,一些如毛左或哲学家之类,以为自爆(极可能是自编)隐私就加强了自身的“证言”,无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告诉公众(相当于陪审团),这些家伙存心要作伪证!要卖拐呢!

历史是认识现实的经验窗口,但是在了解历史的过程中,混淆了“证人和法官”,更是传统道德史观人士最经常犯的错误。绝对的真相只存在于上帝处;完全真实地复原历史,同样受制于不可能全息录像整个人类发展的历史。因此任何历史认识,读者永远是最高法官,任何历史权威都充其量只是一位“证人”,要摆出证据,让法官大人(读者)认为那是真实的。

历史学者只需要讲述其认为是正确的历史观点,任何历史真实性的观点,都是历史学著作者的个人的观点;在其个人观点之内,这些学者是自已观点的绝对权威。人家是怎么认为其描述的情节是真实的历史,并不需要向读者陈述证明自已的理由,才能拥有自已的历史观点的个人权力。某位读者如果不接受,只需要disable这位学者的相关“证言”即可;同理,每一位读者的历史观点,也是无须理由的。

站在向读者陈述的立场,历史学者就是证人,不应指责法官大人的智商道德,不应“真实的历史”会否用于某种“不道德的目的”,似乎就为虚构历史的谎言,提供了自欺欺人的正义性。所以当一些可能根本不懂历史,另一些可能专职研究残章断句或有感想的学者,自以为垄断了对历史标准答案的解释,指责他人观点“不符合历史标准答案”时,他们大概不清楚,是以证人的身份指责法官的判决。

历史就是现实,现实就是进行中的历史。历史陈述与现实中的“外国介绍”“非公开的政治介绍”,道理一模一样;两者都是缺乏公开性,不能得到全面还原的认识对象。简单问一句,各位自已生活在各自的生活区,对自已周边的社区,城市,政策变动,经济流转,本土文化,社群恩怨……,是否了如指掌,敢自称权威?费正清是一位英国人,请问有多少中国人,敢说比费先生更了解中国现代史的?

所以我们生于斯长于斯,也只不过是对于(本土)“真相”,多了一些细节的了解;是更接近于事件发生的证人;却不是对事件解释认识的权威,因为,我们不是法官!同理看一些远涉重洋管窥观豹,就以为对于欧美国家历史和现实,拥有了权威的解释权的人,(比如说欧美民主就是民粹),他们是否错把自已证人的身份,当成了“权威的法官”?

中国一些海外五毛不是权威,那么生于欧美长于欧美的白人土著,就是欧美现实和社会的权威了吗?当这些洋五毛的言论,被断章取义或真或假地援证到中国某些本土利益观点时,请问他们是标准答案的法官,还是个体观点的证人?又请问,一些科尔涅尼乌斯老朽们,自称经历了民国和大跃进,声称民国卖儿卖女民不聊生,大跃进是美苏封锁饿肚皮,全国没有饿死人;请问他们是权威法官,还是证人?

民主乍整才是好东西?内战都是“多数人暴政”的结果;基督教沙文主义是“基督教高于人权”
为革命造谣的半岛电视台等;卡扎菲的“雇佣兵”和利比亚起义中的户籍制度因素;
美英法对卡扎菲的指控无一成立;除非美英法成为雇佣军,班加西派无法执政利比亚;
美英法官方口径停止了违法;利比亚东西分治格局可能是多方面的台阶;
“胆敢辩护罪”;拜上帝教“胆敢进化罪”;仅凭造谣就能定罪,试问世上谁能无辜?
法治弥合社会裂缝;道德意识形态分裂社会;法治剖析社会分歧的症结
为什么法律的基础是宪法,而不是“社会的公德”;宪法需要国家力量的担保、维护;
简单的宪法不能博大精深;基督教不是地球社会的“不成文宪法”;任何信仰都不是普世“宪法”
当民主离不开权威时,就不再是民主;不加怀疑地打倒一切权威
证人(witness)与法官(judge)是完全不同的角色;证人与法庭应持中立的,原告被告各自维护自已利益
个人主义:我的观点我作主;我的利益我做主;理性主义=权威:我的观点你做主;你的观点我做主;
混淆了证人和法官角色的理性主义;读书学习中的理性主义;阅经,权威
证人不需要铺陈自身的贵族家庭履历;证人自爆隐私无助作证,而无论其真假;
历史学者是“历史陈述”的证人;洋五毛是“西方现实”的证人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交流沟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