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的”未必是发达的

“技术落后”的,经济未必落后;管用的就是最好的;
基础设施也有成本效益限制;
美国政府的基建投资不成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xf.html

凯恩斯主义的官方GDP,即使投资到基础建设上,效益也不比其他国企投资好到那里去,就在于政府只是“信仰”基础不会过剩,——>事实上基础设施投得太多,就会成为奢侈建筑,如同金字塔,——>有意思的是,凯恩斯爵士在推销他的经济哲学时,不但用了毫无逻辑关联的“数学证据”,还提到了“埃及人无事找事建筑金字塔,让埃及成为最幸福的社会”——>明显不符合今天所知的历史事实!

问题就在于,政府是花钱投资基础设施的人主体,却不是使用这些设施的主体;这些设施是需要钱的,就需要还本,还本的收费构成的成本,就不一定比“落后的设施更经济”。在无限制投资基础设施是否有边际限制的问题上,凯恩斯主义与同是“生产创造价值”的马克思主义完全一致,以为“新技术提高生产力”就总是进步的。

象美国和英国沿用旧的可用的设施的保守,马克思主义称之为资本主义的腐朽,因为资本主义关注成本而放弃了“更先进的生产力”;但美英的做法,却更符合实体经济学的结论:“先进”不知是何玩意,“生产力”不知是何方神圣;经济学只有单一的量度,就是成本效益的最优化。所以今天我们吃饭,用古老的碗筷并非落后;高价买来一台“自动送饭入嘴机”的新发明,未必是真的先进。

管用的就是最好的”,道理本来很简单!但是在“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生产创造价值”的信仰狂热下,政府盲目印钞票投资基建,除了养肥了一批国企特权工人,暂时免于下岗以外,(仅仅是暂时),就完全没有考虑到,“基础设施”也是给个体消费用的。如果它的价格更高,将提高了社会成本,而不会因为“更先进”就降低了经营或生活的成本。

当面临基建项目还本付息的成本压力后,政府又不由自主地,通过行政手段disable了“落后的生产工具”,如北京城等地disable了面的,很多城市disable了人力三轮车一样。实际上,等同于对国民加了税,用之于面子工程!而如果政府不作这方面的行政垄断,放任消费者使用更廉价的“落后工具”,先进的玩意就会被自然淘汰,白白投资了,政绩面子上就颇为不佳。

美国19世纪修建了大量的政府主导,资助私有资本投资的大型项目,但是除了伊利运河有利润以外,全部陷入亏损状态。随着铁路兴起,这些花了当时北部各州一半左右的财政支出的运河体系,大部分还没能回本,就已经进了博物錧,专用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了。美国人吸取教训后,尽管以后还有大量的投资,都避免占用财政支出,一直到罗斯福的新政为止;但新政的项目仍然光荣老传统,无一赢利!

到今天,仍有很多历史学家和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家,“一致认为”大型基建项目,如果国家牵头的话,就无法由私人完成;但美国政府从此谨慎地满足于招标,让私营企业投资,而宁愿在专营权、税收和政府信贷担保上提供支持。尽管政府参与的程度仍然不小,(巨大的巴拿马运河,却由私营公司完成),但象即使是象Canyon,修成后政府补贴九成,用10%的折价“卖给”私人,由私人维护经营

在这种私营官助的模式下,美国完成了东西大铁路和50年代的州际高速公路(canyon)以及科罗拉多大水坝等庞大的工程;但是庞大的工程真的离不开政府主导吗?最成功的北方铁路公司,美国钢铁公司,以及标准石油公司(洛克菲勒)等的大企业的成功,显然是对政府万能教信仰的否定。结果那些进步分子们,转而声讨自力成功的资本家良心坏了,搞起了反托拉斯法,肢解大型私营企业去了。

介绍“流通是最根本的生产力”的文集,为以下涉及农产品和食品供应和价格平准的文章的注脚:
市场经济去特权化,市场是最强大的天然的平准工具
平均短缺原理:平均啥缺啥;干预物价就是平均主义的表现,结果是物价永远上涨不回头;
流通是最根本的生产力;流通失效,则生产就完全失效;压缩流通成本,将令生产失效,令供应出现危机
计划经济眼中的市场波动罪魁都是升斗小民求三餐的“恶性投机”;计划经济的胡汉三又想回来了!
政府抓流通降物价将劳而有过;在流通环节搞计划经济,将再次令物价飞涨;补贴采购农产品是唯一办法
食品价上涨无关通货膨胀;农产品价格上涨不会提高农民收入;政府干预农业和食品供应将导致毛式大饥荒
罗马皇帝戴克里先搞社会主义,干预市场经济,毁灭了罗马帝国
市场食品消费价格的上涨规律;菜篮子悲剧不因通货膨胀;而是“控制物价,干预市场”摧残了流通体系
让流通中间商赚暴利,自然平抑了物价;经销商中间商赚到暴利,零售价必定下降;农民收入必定上升;》
流通平抑物价是的核心在于屯积居奇;(屯积居奇+合同要约)创造了期货;
屯积居奇稳定市场供需;打击投机伤害供需平衡;国企缺乏亏损责任人和业务破产无法“市场平准”
商场的市场职责与流通批发(屯积)商相反;商场和生产商(农民)不可能完成物价稳定的流通功能
“路通财通”的社会经济效益是亏损的;政府交通投资社会效益少,可能加大了民营企业负担;
“技术落后”的,经济未必落后;管用的就是最好的;基础设施也有成本效益限制;美国政府的基建投资不成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市场经济去特权化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