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通财通”的凯恩斯主义劳民伤财

国有路桥单位真实经济效益是亏损的;
“路通财通”的社会经济效益是亏损的;
凯恩斯主义基建拉动在边际外成为社会亏损;
政府交通投资社会效益少,可能加大了民营企业负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xe.html

路桥单位近年来是公务员待遇的肥缺,给社会的印象是大把钱。但实际上大方消费的,是占有这一国有产权的特权劳动者们;作为产权的经营体(一般是国家持有或控股)则是亏损的。如果不计算庞大的基建投资折旧和利息成本,(注意,凡是这类国企的利息已经是低成付值的优惠程度),这些路桥单位还可以称之为“赚钱的”,但是一算上投资成本,几乎都是亏损的。

所以这类凯恩斯主义投资“基本设施建设”的项目业体,不排除有极少数是赚钱的,但绝大部分则是其净收入留成,连维持折旧的能力也没有。一旦碰上修修补补,还需要另外融资,或者向地方财政部分要政策,凭着政策要贷款。象九江运沙船撞塌的那条桥,其实在咱中国,已经算是质量上乘的,(一位路桥元老话);大部分的路桥,本来并非豆腐渣,但年久失修,金钢也会烂成豆腐渣。

因此中央政策要求这些路桥单位顾全大局别加价,他们是绝对拥护;因为债多不用愁,他们吃的不是收费的利润,吃的是银行的政策贷款;今天为政策作出了“亏损的贡献”,就象福岛调高等级;明天不就可以十倍厚利再争取更多的政策回报?这样又回到了老问题上——>必须扩张货币政策!既然如此,何必要路桥国企们“顾全大局”?直接减税和补助流通从业者,效率不是更高吗?

因此可以认为,路桥方面的交通费用,一直是没有下降的,也不可能下降的,可以视为一个常量。那么,很多城区政绩工程大量投入交通的国家成本包括各地的面子工程所谓“路通财通”有没有效果呢?笔者的观点是,如果有效果,也是非常小的很多地方的基建,除了拉动了GDP帐面,对于实际流通成本的构成,很可能是负值。即,中国投资路桥,近来是花了钱,买来了更大的成本。

凯恩斯主义的乘数模型是不正确的,但是即使是这一条不正确的模型,也揭示目前我国的路桥交通建设的拉动乘数,已经小于1.0!而由于维护费用都平衡不来,在这些路桥折旧报废以前,收入都抵不上原来的投资!因此完全是亏本的!而对于交通成本而言,则由于还本付息的压力,常常高于不用这些新设备的“旧时侯”。结果是民营汽车宁愿偷偷走古旧的路,也要绕过收费的站

为了避免民营汽车走捷径“倫逃路桥费”,又采用行政垄断的手段,斩断旧的仍然有效地小路小径小桥小过渡,强迫所有汽车走贵价路。另一方面严打超重载运的偷杀,以致要判冒死经营“偷逃路费”的个体司机!!!因此从运输从业的小本经营的角度看,国家投资的“路通财通”,实际上是加大了自已的经营成本;成了官路通了民路堵了,民财通到官府里去了!对于真实的经济增长,只有很小的贡献

这些官办的新鲜路桥,不但依靠财政拨款、政策性贷款,还需要行政垄断排挤传统竞争对手,才得以“暂时生存”,差且生命周期非常短!(一般只有二十来年)。换言之,凯恩斯主义“投资基建拉经济”,超过一个临界点后,就物极必反;实际上只不过是拉大了帐面GDP,制造了通货膨胀的同时,也制造了投资过剩,这些已经处于低效应用中的路桥设施,就会成了野地里风化的水泥污染。

行政干预的“路通财通”,实际效果完全相反。如果不考虑趁项目立项审批过关,地方政府投资能够从银行骗一笔巨款自肥,所谓路通财通的利民工程,根本上与恶性贪污犯法无异,社会经济的后果甚至更为恶劣。对于方便交通促进了经济,由于更为高昂的交通成本,根本上只是存在于哲学的信仰之中。宝贵的地方财政,和财政向银行担保的信用,浪费在这些效益前景不明确的项目上,本身就是犯罪。

介绍“流通是最根本的生产力”的文集,为以下涉及农产品和食品供应和价格平准的文章的注脚:
市场经济去特权化,市场是最强大的天然的平准工具
平均短缺原理:平均啥缺啥;干预物价就是平均主义的表现,结果是物价永远上涨不回头;
流通是最根本的生产力;流通失效,则生产就完全失效;压缩流通成本,将令生产失效,令供应出现危机
计划经济眼中的市场波动罪魁都是升斗小民求三餐的“恶性投机”;计划经济的胡汉三又想回来了!
政府抓流通降物价将劳而有过;在流通环节搞计划经济,将再次令物价飞涨;补贴采购农产品是唯一办法
食品价上涨无关通货膨胀;农产品价格上涨不会提高农民收入;政府干预农业和食品供应将导致毛式大饥荒
罗马皇帝戴克里先搞社会主义,干预市场经济,毁灭了罗马帝国
市场食品消费价格的上涨规律;菜篮子悲剧不因通货膨胀;而是“控制物价,干预市场”摧残了流通体系
让流通中间商赚暴利,自然平抑了物价;经销商中间商赚到暴利,零售价必定下降;农民收入必定上升;》
流通平抑物价是的核心在于屯积居奇;(屯积居奇+合同要约)创造了期货;
屯积居奇稳定市场供需;打击投机伤害供需平衡;国企缺乏亏损责任人和业务破产无法“市场平准”
商场的市场职责与流通批发(屯积)商相反;商场和生产商(农民)不可能完成物价稳定的流通功能
国有路桥单位真实经济效益是亏损的;“路通财通”的社会经济效益是亏损的;
凯恩斯主义基建拉动在边际外成为社会亏损;政府交通投资社会效益少,可能加大了民营企业负担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市场经济去特权化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