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息内战,依法执法”不是镇压“人民”;

民主进程就是“小政府进程”
信仰“内战不可避免”和信仰“内战一定可以避免”,都是错误的;
“平息内战,依法执法”不是镇压“人民”;
奥巴马听说过民粹毛左的威胁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xr.html

马恩毛左辈们也是理性主义者,也同样依赖于权威。但是马恩毛的权威,如果不是象马克思主义那样经不起推敲的哲学,就是斯毛金的执政丑事。尽管马恩毛对于袁腾飞老师等披露毛上帝的丑事,用堵枪眼的奋不顾身卫道着他们心中的权威,(有趣的是,毛左称袁老师“颠覆现实秩序的习惯法”),但是除了马恩毛们自已恐怕也明白,引用马恩毛这几位作权威,等于自我判决:不是脑残就是混蛋。

马恩毛的“权威”是被自以为“政府代言之国教”的权威。正如拜上帝教自以为西方国家的权威是基督教。马恩毛也没有意识到,近30年的政府的思想开放,乃是洗脱马恩毛国教的30年,近100年是洗脱孔儒国学毒害的100年。政府对马恩毛的表面支持,或者是孔儒国学的张目 ,实际上都是对怪胎们反政府的本能响应;政府未必是马恩毛权威的支持者。

政府并不是马恩毛的权威后盾,这是很多怪胎们没有搞明白的。政府是在因为怪胎们的疯劲威胁下,不愿过早放弃马恩毛这批可能尚有利用价值的狗腿子阶级。在大政府向小政府转型的历史进程中,(可用此称呼代替“民主进程”),必定会遭受到政治特权既得利益者的猛烈攻击,马恩毛只是其中并不强大的,仅仅是激进的一分子;而类似进程的类似的攻击,也出现在美国民主党对共和党减税案的攻击上。

政府能够成为一个政府,至少拥有发动一场内战的能力。单纯从信仰上坚信“阶级敌人都是纸老虎”,这种毛主义斗争教育是非常危险的。何况政府中的人,未必是阶级敌人。其中固然有非法打黑的正义爱好者,但也不乏希望和平达成小政府进程的开明人士。因此听从马克思主义拜上帝教的信仰教导,信仰政府就是不可喻理的统治者,所反对的很可能是和平过渡和民主的本身,而不是反了独裁专制本身。

相反狗腿子阶级们,却是没有能力单独发动内战的。象通钢暴徒这类事件,必定会在小政府进程中频繁暴发。只要允许政府依法执法,不难对付;但如果按奥巴马萨科齐这些二百五的混帐逻辑,就会将这种狗腿子阶级复辟毛主义,当成了狗屎放屁之春 ,而disable了东方民主化的任何可能性,更不用说和平过渡了。因此一旦美国被权威起来,用于民粹的话,危害之大,远甚于毛主义的“权威”。

拜上帝教之类的怪胎民主派,信仰内战是不可避免的,乃是魔鬼附体的表现;但却不等于与之相反的绝不抵抗“佛”的“非暴力”,就是正义的信仰。如果对方尽力寻求内战,则应对极端分子,平息内战的努力,本身就是“非暴力”。政策权衡完全在于社会平稳过渡的利益成本,与信仰完全无关。如非双重标准,利比亚内战中应谴责的是反对派。如同毛左要造反,是毛左们选择了内战,政储镇压就是了。

正因为在小政府进程之中,民粹如毛左等对政府的恶意攻击,是阻碍稳定的过渡,甚至阻碍了过渡本身的最主要的因素;其恶性效果远远超过了《让县自明本志令》的自利;因此当奥巴马萨科齐和六十四日党这些王八蛋二百五们,正义凛然地干涉一国内政的小政府进程时,极有可能是帮助了民粹毛左辈的浑水摸鱼,对于国民民主利益有百害而无一利。

美英法如果真的关心东方民主进程,最应该做的事,就是什么事也不做!动口不动手,发发牙痒,精神上支持支持,接收一点被驱逐的流亡人士,免费开放两天迪士尼乐园,也就足够了。事实上,如果有那位了解中国内情的人士,跟美英法的二百五们介绍一下中国的毛左威胁,很可能奥巴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如果你说:“那就相当于利比亚的基地和原教旨主义”,奥巴马也许就开点窍了。

“胆敢辩护罪”;拜上帝教“胆敢进化罪”;仅凭造谣就能定罪,试问世上谁能无辜?
法治弥合社会裂缝;道德意识形态分裂社会;法治剖析社会分歧的症结
为什么法律的基础是宪法,而不是“社会的公德”;宪法需要国家力量的担保、维护;
简单的宪法不能博大精深;基督教不是地球社会的“不成文宪法”;任何信仰都不是普世“宪法”
当民主离不开权威时,就不再是民主;不加怀疑地打倒一切权威
证人(witness)与法官(judge)是完全不同的角色;证人与法庭应持中立的,原告被告各自维护自已利益
个人主义:我的观点我作主;我的利益我做主;理性主义=权威:我的观点你做主;你的观点我做主;
混淆了证人和法官角色的理性主义;读书学习中的理性主义;阅经,权威
证人不需要铺陈自身的贵族家庭履历;历史学者是“历史陈述”的证人;洋五毛是“西方现实”的证人;》
西方管制互联网?西方法案执行的司法的成本,政府可以控制吗?西方会专门废除恶法吗?
五毛的阴谋论和无私贡献;你为民主做了什么?==你为国家贡献了什么?
美英法干涉利比亚“推进民主”制造动乱;穆巴拉克被秋后算帐,提醒《让县自命本志令》
(也门)贪污不是问题,独裁是个小问题,大政府是大问题;“大选谁掌大政府”,政府不能解决成本,政府本身是大成本;
民主进程就是“小政府进程”信仰“内战不可避免”和信仰“内战一定可以避免”,都是错误的;
“平息内战,依法执法”不是镇压“人民”;奥巴马听说过民粹毛左的威胁吗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主和通往奴役之路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