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不是问题,独裁是个小问题

也门的权力交接妥协是和平的开始;
民粹王卡扎菲和民王萨利赫的独裁;
也门内战动荡的阴影并未消失;
贪污不是问题,独裁是个小问题,大政府是大问题

“大选谁掌大政府”,政府不能解决成本,政府本身是大成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xq.html
也门萨利赫的和平交权,可能是为阿拉伯的动态,提供了一个最有可能成交的案例。那就是萨利赫获得了辖免权,(这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三国独裁者都没有得到的),向过渡委员会交权,由大选后的新政府重新执掌政权。也门是一个穷的落后国家,如果有美国的经济支持,也门平稳经济恢复并超过独裁前的水平,实现难度会低一点;从而令民主政体下的也门,陷入内战的动力,会大大减少。

萨利赫名义上统治了三十多年,但至少有十几年统治的是北也门。当时也门分成南北两个部分,北方是亲美的萨利赫,南方是采用苏联制度的南也门比德。苏东巨变后,南也门成了孤儿。1994年萨利赫经过一场短促的内战统一了也门,作为开国元勋,执政凡17年。经济上采用开发石油天然气支付政府和军队的开支;民间经济放任自流的政策。所以萨利赫的独裁,应归入“民王”角色,类似智利皮诺切特。

由于当年南也门有很多地方是和平解放的,因此阿拉伯之春动荡之余,萨利赫的反对派之中,既有北也门中不满的民众,也有南也门中仇视萨利亚的前投诚者;萨利赫的位置,估计与当年平定美国内战后的格兰特总统类似。(只是形势上说,笔者对萨利赫不了解)。由于也门所谓“反独裁”,包含着南北双方的宿怨,民间与军方的经济利益上的对立,因此当萨利赫离任后,也门内战的阴影,并未消失

困扰萨利赫的社会难题,必定也会困扰下任政府。也门的社会难题,不会因为大选就消失的。作为一个缺乏农业条件,也缺乏石油资源的贫困国家,支撑一个内战后的庞大政府,是也门经济萎靡的原因。美国内战后也有同样的困难。格兰特的伟大,就在于初步克服了美国内战的大政府倾向。也门这类国家存在一个悖论:如果不要大政府,就不需要大选分治地区后合选一个小的低成本的政府就够了。

如果实行大选,就意味着保留一个大的政府,即保留“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国家”。这一爱国主张大概会得到军方的支持,因为军方是大政府的主要受益者。即使如美国,将内战后多达90万的军队(当时世界第一)裁减到和平状态(格兰特后裁减到15万,克利夫兰时减到3万),几乎引发第二次内战。“民主党会踩着没膝的鲜血,开到国会山前”——>这句妖魔化南方CSA的话,是战后一位黑人律师讲的。

所以在大政府的状态下(军方支持),大选不能解决任何财政缺口的问题;用里根的话来说,“政府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政府本身就是问题”,当然就不在于政府是大选出来的,还是独裁出来的。除非政府自已disable自已,那么当初又何必大选呢?所以萨利赫和平交权,只是也门避免内战的漫长征途上的第一步。也门内战的威胁,远远没有被消除。

美国的经济援助,最大的可能不是帮助也门政府小型化的努力,而是补充了也门(大型)军政府的财政缺口,强化了也门的中央集权;就象美国援助埃及,实际上强化了穆巴拉克的地位;而对于这些大型政府的财政缺口,最终总是无能为力。结果就是,一方面任何大选政府都是走马灯般换将,因为难题不会因为大选而消失;另一方面,民众就会象拉登一样,仇恨“美国扶持了独裁者”。

所以奥巴马萨科齐这些二百五,一门心思“倒独裁”,实际上既削弱了这些后进国家真正民主化的机会,很可能也会延迟了这些国家实现民主的进程;类似于胡佛对经济危机的干预造成了大萧条,罗斯福的干预进一步延长了大萧条。最理想的做法,应该是允许萨利赫合法在任,避免仓促大选。在也门各地建立自治性的选区。然后从选区再就地区选票选出联邦政府,这样就可以平稳过渡了。

 

“胆敢辩护罪”;拜上帝教“胆敢进化罪”;仅凭造谣就能定罪,试问世上谁能无辜?
法治弥合社会裂缝;道德意识形态分裂社会;法治剖析社会分歧的症结
为什么法律的基础是宪法,而不是“社会的公德”;宪法需要国家力量的担保、维护;
简单的宪法不能博大精深;基督教不是地球社会的“不成文宪法”;任何信仰都不是普世“宪法”
当民主离不开权威时,就不再是民主;不加怀疑地打倒一切权威
证人(witness)与法官(judge)是完全不同的角色;证人与法庭应持中立的,原告被告各自维护自已利益
个人主义:我的观点我作主;我的利益我做主;理性主义=权威:我的观点你做主;你的观点我做主;
混淆了证人和法官角色的理性主义;读书学习中的理性主义;阅经,权威
证人不需要铺陈自身的贵族家庭履历;历史学者是“历史陈述”的证人;洋五毛是“西方现实”的证人;》
西方管制互联网?西方法案执行的司法的成本,政府可以控制吗?西方会专门废除恶法吗?
五毛的阴谋论和无私贡献;你为民主做了什么?==你为国家贡献了什么?
美英法干涉利比亚“推进民主”制造动乱;穆巴拉克被秋后算帐,提醒《让县自命本志令》
也门的权力交接妥协是和平的开始;民粹王卡扎菲和民王萨利赫的独裁;
也门内战动荡的阴影并未消失;贪污不是问题,独裁是个小问题,大政府是大问题

“大选谁掌大政府”,政府不能解决成本,政府本身是大成本;》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主和通往奴役之路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