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法盲目干涉扶植了极端主义

利比亚国民中大部分是政治中立者;
东方国家的社会政治三角群体;
美英法盲目的干涉,令到极端主义成为最有威胁的矛盾;
美英法单边主义,令全球民主进程倒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z2.html
利比亚的局势,最值得参考之处,就在于民众中的大部分,实际上是政治中立者,内战的反对者。他们不满意卡扎菲的独裁,但是也反对“信仰内战的反对派”。 利比亚本身是遭受到基地为代表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群体的威胁。区别于东方毛左民粹之处,就是基地并非利政府利益集团的一部分。而东方的毛左原教旨主义者,仍然自以为政府对其负有无限的义务。出于历史的惯性,政府也不敢断言否认。

相比之下,毛左社群的目的是希望“政府换界,毛式左倾,保留政体”,目的是保留毛左特权;而怪胎民主派等则是“颠覆政体,再谈换界,法式民粹的左倾”,目的是建立怪胎民粹的特权。考虑到毛左左倾与法式民粹经马克思主义的深厚渊源,可以认为怪胎民主派(民粹派)的政治主张,与毛左几乎一模一样,而政治野心更大——>建成怪胎的独裁党特权政体。怪胎是折腾更多后,重新变成“毛左”。

尽管怪胎派的政治野心更大,现实力量却更小;至少在未来分歧暴露以前,怪胎派在反对“现界政府当权者”的立场上,与毛左派完全吻合。因此两国相同之处,就在于极左的原教旨主义群体,与激进的信仰内战的民粹革命派,结成联手,寻求暴力手段反对他们自以为民众会跟着他们一起暴力反对的“政府”。相对而言,由于卡扎菲不是原教旨主义的激进政权,因此基地联怪胎,就更是毫无顾忌。

利比亚事件的动态是,美英法的不恰当干涉,强化了怪胎联盟的政治野心;但是把政治中立的民众,推到了卡扎菲的一边。无论是面对班加西表现出来的怪胎特征,和无法排除的与基地的联盟的可能性,还是面对美英法意识形态的扩张,不得不承认,这些“联合独裁者”的利比亚民众,绝对称不上是为暴君效力,而是保护着自已的最大利益的“利益理智性”的行为

东方帝国的情况有一点点不同,就是美英法不可能干涉中国内政。尽管美国国内也有鼓吹基督教的人道主义干涉的左翼鹰派,但中国是一个大国;干涉成本太高,远非美国民主政体所能承担。所以除非美国也象东方一样纳粹化,否则美国亡华之心,造成类似利比亚国内相似的“向心力”,是东方帝国政党期望的,却是不可能存在的“外部危机”。

相反,由于马恩毛原教旨主义群体出于历史原因,一直保留着“政府一部分的自已人”的官方认证;尽管已经沦落为边缘的狗腿子,呼天抢地“反腐败”,但绝非野鸡文凭。毛左们实际上是借用怪胎脑残们煽动的威胁,向原政体主人表达“毛左不可或缺”,而实现亲毛主子的上台(政体内领导亲毛换界)。而怪胎脑残的民粹们,居然能“联合毛左闹革命”。不管是真脑残还是假民主,归为毛左应无冤枉。

因此当怪胎民主派和拜上帝教,以信仰的虔诚,为美英法的“无私的人道主义干涉”摇旗呐喊时,他们并没有察觉自已已经站到了整个社会的对立面上,事实上很可能成为东方民主进程最大的绊脚石。尽管独裁是不符合长远的社会利益的,但主动的内战更不符合社会的利益,也不是结束独裁的最好方式。更重要的是,内战无论谁胜谁负,必定导致庞大的“内战政府”,将与“小政府进程”背道而驰

如非美英法这些二百五胡乱干涉,极端的原教旨主义分子从来就没有能够威胁任何一国的政府。压制住这些极端分子,是“平稳过渡的小政府化进程”最必要的条件。美英法这些基督教的二百五们,改变了后进国家的政治平衡,令到后进国家社会,一时之间面临极端主义势力的空前威胁。所谓独裁的副作用,已经退居次要地位治大国如烹小鲜,“小政府进程”,难道可以大砍大杀

为什么法律的基础是宪法,而不是“社会的公德”;宪法需要国家力量的担保、维护;
简单的宪法不能博大精深;基督教不是地球社会的“不成文宪法”;任何信仰都不是普世“宪法”
当民主离不开权威时,就不再是民主;不加怀疑地打倒一切权威
证人(witness)与法官(judge)是完全不同的角色;证人与法庭应持中立的,原告被告各自维护自已利益
个人主义:我的观点我作主;我的利益我做主;理性主义=权威:我的观点你做主;你的观点我做主;
混淆了证人和法官角色的理性主义;读书学习中的理性主义;阅经,权威
证人不需要铺陈自身的贵族家庭履历;历史学者是“历史陈述”的证人;洋五毛是“西方现实”的证人;》
西方管制互联网?西方法案执行的司法的成本,政府可以控制吗?西方会专门废除恶法吗?
五毛的阴谋论和无私贡献;你为民主做了什么?==你为国家贡献了什么?
美英法干涉利比亚“推进民主”制造动乱;穆巴拉克被秋后算帐,提醒《让县自命本志令》
(也门)贪污不是问题,独裁是个小问题,大政府是大问题;“大选谁掌大政府”不能解决问题
民主进程就是“小政府进程”;“平息内战,依法执法”不是镇压“人民”;奥巴马听说过民粹毛左的威胁吗?
利比亚国民中大部分是政治中立者;东方国家的社会政治三角群体;
美英法盲目的干涉,令到极端主义成为最有威胁的矛盾;美英法单边主义,令全球民主进程倒退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族主义和民粹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