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与“小政府进程”背道而驰

内战选择与民主进程“小政府化”背道而驰;
内战意味着最大限度的政府;
内战选择意味着“大政府不可避免”,那又何必“闹民主(小政府化)”?
美英法干涉逻辑没有区别“如何镇压选择内战的极端分子”;
美英法干涉制造后进社会的专制严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63a64d01017wz3.html

东方后进国家之中,尽管各国的具体情况有所差别,但是基本的模式与利比亚大同小异。明确“民主进程”就是“小政府化的私有化进程”,可以更明确地看出,为什么如毛左特权阶级,是支持“内战升级”的;因为内战总是意味着大政府大行政必不可少。毛左其实无所谓姓毛姓皮,只要有大政府包下毛左生老病死,还高贱民一等;毛左便是有奶便是大救星,感恩忠情得很呐!

同样也可以清晰地区分民粹革命派与民主力量的区别。为了减小社会行政成本而诉求的民主进程,却以最大至极限的“内战需要的大政府”取而代之,无论如何都不是民主人士所期待的。但对于迷信“北欧大福利大政府”乌托邦的民粹分子来说,内战得来大政府,无论是造反坐正,还是叛军被招安,都不失是成为“高人一等的解放者”的惬意。民粹分子的理想同样是大政府,这是民粹与毛左的共同特点。

将美国权威化的“自由,平等,公平”之类的主义哲学,掩盖了民主的目的是“私有化,小政府”的本来利益,也掩盖了持平均主义立场的民粹分子们,所追求的就是已经在全世界失败了N万次的毛式大革命。因此,如果说在“政府小型化进程”之中,政府的自利倾向与民主人士还有所分歧以外,在反对盲目内战的利益立场上,民主派与政府,是真正的共同利益的统一战线。

美英法的单边主义,“推动世界民主”,实际上是造成(政权+原教旨主义+中立群体)的大政府政体的形成或巩固;世界距离民主的距离,反而是变远了。如果美英法是冲着利比亚的石油搞侵略,反而可以减小一点副作用:其他国家没有多少石油,美英法的混帐勾当,止步于利比亚!但无论美英法是否冲石油而去,对后进社会民主进程的恶劣影响已经铸成。

奥巴马和萨科奇等在滥用基督教的人道主义干涉时,却无法给后进社会一个可以付诸行动的标准:“激进如毛左分子寻求内战时,怎么办?中立社群有拒绝内战的权力吗?”,美英法干涉发出的信号令人寒心,——>激进分子有造反的特权,任何政府无权镇压;中立民众在内战中的伤亡,都是政府的罪恶;中立民众反对内战,就是“镇压平民”;——>中立民众除非参加内战,否则不是平民!

言论自由开放,就会发生局部的骚乱;有骚乱就难免有过火的行为,特别是后进社会充斥着怪胎脑残的转型期;有过火的行为就必定有相应的“镇压”、逮捕,甚至伤亡;美国人英国人就在2011年初,还照此办理“大学生拒绝加学费”的骚乱。可以预计,利比亚若有类似骚乱,必定火爆得多。美英法对利比亚的干涉,等同于告诉美国眼中的独裁者,不要“令汝国有乱”,否则严打!结果将会如何?

那么后进国家的唯一办法,就是严厉控制骚乱之源,“从源头抓起”,于是“言论自由”就无限期休假了。广泛的“动乱源”必定导致“不得不广泛”的侵犯个人权力的政治行为。结果恰恰证明了社会学中的朴素真理:宽容必成暴君,开明必致镇压,改革自取灭亡当“民主”是怀着怨恨的报复心理去看待社会的进步时,民主就渐行渐远了。这是笔者强烈反对妖魔化你眼中的“独裁者”的原因

在利比亚事件更能说明“国民主权原理”的优越性。自治水密舱式的防动乱社会结构,不但可以有效地阻止动乱在地区之间漫延,也能阻止国内地区的动乱,向国际社会的漫延。地方发生动乱时,中央政府充其量是暂时disable地方治权,在地方实行紧急状态平息动乱,然后择期大选;而不会因地方骚动导致国际的干涉;相反,地方的动乱导致地方对中央的依赖,反而加强了统一;是国民主权政体奇妙之处。

当民主离不开权威时,就不再是民主;不加怀疑地打倒一切权威
证人(witness)与法官(judge)是完全不同的角色;证人与法庭应持中立的,原告被告各自维护自已利益
个人主义:我的观点我作主;我的利益我做主;理性主义=权威:我的观点你做主;你的观点我做主;
混淆了证人和法官角色的理性主义;读书学习中的理性主义;阅经,权威
证人不需要铺陈自身的贵族家庭履历;历史学者是“历史陈述”的证人;洋五毛是“西方现实”的证人;》
西方管制互联网?西方法案执行的司法的成本,政府可以控制吗?西方会专门废除恶法吗?
五毛的阴谋论和无私贡献;你为民主做了什么?==你为国家贡献了什么?
美英法干涉利比亚“推进民主”制造动乱;穆巴拉克被秋后算帐,提醒《让县自命本志令》
(也门)贪污不是问题,独裁是个小问题,大政府是大问题;“大选谁掌大政府”不能解决问题
民主进程就是“小政府进程”;“平息内战,依法执法”不是镇压“人民”
东方国家的社会政治三角群体;美英法盲目的干涉,令到极端主义成为最有威胁的矛盾
内战选择与民主进程“小政府化”背道而驰;内战意味着最大限度的政府;
内战选择意味着“大政府不可避免”,那又何必“闹民主(小政府化)”?
美英法干涉逻辑没有区别“如何镇压选择内战的极端分子”;美英法干涉制造后进社会的专制严冬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民族主义和民粹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