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不是领袖的,就是革命的,一般是革命领袖的;

政策权威的标准答案和哲学,细节及口号的关系; 
凡是口号都是模糊的,权威的口号取决于党和领袖的解释;
口号如果不是领袖的,就是革命的,一般是革命领袖的

 

由于权威的政策,从来都是领导拍脑袋得出了标准答案后,(当然偶然也有邓老人画圈圈的深思熟虑), 五毛同志们才会加班理论创新出相应的哲学,文学家编出相应的细节故事,记者会筛选出似乎合用的细节文学加工,统计局会艺术出天文数字,五毛同志会起哄“千 古真理啊”……!虽然五毛队伍没有功劳也有知假造假的苦劳,但是毕竟都是连他们自已也不相信的即兴艺术,就算不介怀宣传队伍劳民伤财,毕竟资源缺陷财源有 限,成本压力之下,久而久之,天朝帝国式的革命,就进化出忘记宣传细节的精华概括,称之为口号

 

所谓口号,就是领导同志枪杆子能继续解释的话,永远都是对的;otherwise,如果被阶级敌人解释的话,就从来都是错的。口号者,言下之意就是,既然五毛哲学和细节只是掩护标准答案的烟幕弹,与其劳民伤财,不如变成一句只要信仰它,就永远都是对的“速记符”,只要粉丝是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忠于元首忠于党,本来就不容易理解理由,(领导拍脑袋的真理,常常连理由也没有,象毛主席的除四害),就不要麻烦螺丝钉的智力,省得考验了雷锋同志们的忠心。所以凡是口号,一定是模糊的,要听党的具体命令和解释的。

 

别看天朝帝国的哲学家泛滥成灾, 五毛记者的道德八股,或真或假反正没有代表性的权威细节故事一套接一套,实际上哲学和细节故事,都是为口号服务的。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一些愚昧的聪明人,就 会为了(需要领导同志解释才有具体定义的)模糊的口号,去争论哲学是不是真理,细节是不是更真实;甚至去争论口号本身有多少种解义;如“向弱者倾斜”,在 弱者及其标准未定义以前,可以解释进任何政治论点之中。这些人好象也幻觉自已已经是革命成功的新一代领导同志似的,不是痴迷哲学就是痴迷细节,信仰,或者口号

 

很多自称是觉醒分子的口号人士,曾经教导笔者的博文,需要简单易懂的,象毛主席的枪杆子下那些简明的宣传人口那样朗朗上口。因为笔者为了澄清与传统文化的顽固混淆,博文太复杂了,对于已经不愿阅读,早就不求其解的现代革命者来说,笔者的博文逻辑再严密,论证再充分,论据最客观,也是说了白说,因为口号爱好者,是不会看的!这些忠告大概反映了客观现实的主流,只不过在几千年传统文化的洗脑下,在包括互联网管制和删文删贴打哑语的压制下,笔者用博文如果也说不清楚的问题,却指望用口号就清楚,挺神奇的!

 

万一口号这玩意是要靠咱冒称元首才能解释,不成器时自然让领导同志们笑话,俗称“贻笑大方(贵族)”。如果真成点气侯,假如是捧领导同志大脚的自费权威,咱应该实名制收集粉丝,也方便象朗咸平老师那样,跟领导同志讨价还价,把热爱咱家口号的粉丝,打包卖给领导同志当狗腿;不要也卖得太贱了些儿。但如果不慎让领导同志吐槽,以为咱家咱的拿着解释口号的枪杆子,正如某权威御用法学家称:“要抓你,没有实名制就逮不着了吗?”,让领导同志把俺当成大菩萨打假,送给警察叔叔再教育,咱家成本就大了。

 

天朝的革命党,也是犯着帝国真理同样的毛病,照样是先有口号,再有不知所云的哲学,一 会是基督教,一会是卢梭,一会是某些名著名人……,然后照样是跟五毛网工一样的,声色俱厉的细节故事。如果说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革命党未夺权时,嘴巴里 唱的是口号,领导同志继承了前辈夺权后的天下,拍脑袋的成绩就称之为政策而已。照样是口号先后,哲学和细节故事跟上。笔者自问论宣传资源不及帝国机构,论 人海战术也不及革命党,如果不是客观求实写博文,某天电波忽然消逝了,博文所解释的常识,就只剩下博大精深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实体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