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不依赖互联网,《大革命和旧制度》读到狗肚子去了

革命不依赖互联网,互联网阻止革命的发生,减小震荡的痛苦;
强权能够控制互联网,但不能阻止革命;互联网的自由,才能阻止革命;
极权都可以严打温和派,但不能阻止激进者的革命;
互联网实名制将消除“反革命机制”,《大革命和旧制度》读到狗肚子去了
由于对互联网的监管和运作流程的高度了解,实际上是以实名制,试图控制社会的所谓“互联网新立法”,让笔者产生深深的忧虑。一些人以为的所谓“党国不能控制互联网”,如果不是为了革命,就是对互联网的内外机理不了解。如果说“控制互联网不能阻止革命”,当然是对的,事实上革命不依赖于互联网,就算取缔了互联网,监管鸡毛蒜皮为主义的帝国,因为成本耗散的原因,也必定难逃被革命的命运。互联网实际上是阻止了革命的发生,如果阻止不了就降低革命的震荡,就象笔者目前所做的。因此实名制当然不能阻止革命
所以真正的命题是,党国能够控制互联网,但是不能阻止革命,——>只有互联网的自由,才能阻止革命!该命题类似于,任何极权都可以控制温和派,但不能阻止激进派的革命,因为只有温和派,才能阻止激进派的革命。但是对于以监管为信仰的帝国来说,实名制等措施,就象毒品一样,有着深深的诱惑,实名制本身就是监管的极端性措施,也的确符合监管的信仰。这些信仰监管的党,掌握了绝对的权力以后,又怎么还会意识到,正是监管制造了革命,正是实名制激化了革命,反而是“难管的互联网”“言论自由”,阻止了革命!
党国显然能够控制互联网。 在刚刚过去的十八大中,至少党国有效控制了翻墙,若干公安战士可能因此记功领赏。党国显然是累积了一系列新技术,专等确保十八大的顺利召开期间的控制,如 同信息产品不会一点点改进,但是会累进后忽然“更新换代”。十八大已经过去了,控制网络并没有放松,也似乎让领导阶级感受到“控网从而控制思想”的好处, 但是谁都知道,时间的推研将令破墙技术渐渐克服上一期技术的进步,阶级斗争的革命需要,也就让实名制被奉名作为“新立法的内容了”。问题却是,控网的作用,是否恰恰相反
控制互联网,之所以让领导阶级感到诱惑,阿拉伯之春中的革命队伍在利比亚煽动内战的成功,显然是重要的一课。一天到晚妖魔化上一代革命家造谣闹革命的新一代革命党,照样是用毫不逊色的造谣抹黑手段,煽动其实不利于许多国民自已的炮灰闹革命,既是历史的成功经验(如毛主席),也是现实政治的严厉教训,忽视互联网在暴乱迅速形成过程中的信息传递的意义,恐怕是低估了当权者政治智商。但是实名制可以避免互相协调的暴乱吗?暴乱过程中还会用实名制作组织动员吗?领导阶级的智商,显然只是只是半斤八两。
实名制之所以令人忧虑,就在于它是根本没有必要的的“保险锁”!完全没有必要仍然被义无反顾的宣传所推进,说明当局者的焦虑!“保险多一道,总是好的”,已经不及多考虑,实际上有没有用,还是根本上对其目的而言,也是有害的。这种焦虑显然会导致监管的,或者说极权的覆盖,向更为深远的领域漫延,因为我们知道,监管显然将是无效的。但是革命却因为会监管打压了温和派和温和观点的沟通,只允许人人已经皆知的革命的口号,转移到当权者的身上,——>要谢谢当权者几十年的洗脑宣传。但如果你我不愿意革命呢?
实名制目前仍然只是宣传阶段,也说明所谓《大革命和旧制度》,书读到狗肚子里了。完全缺乏刹车功能的。当政治中央宣传实名制时,反对的意见几乎被湮灭, 更没有一份官媒有勇气唱唱反调,与此同时整个民间舆论也处于麻木的状态之中。这种情况与文革或者纳粹上台前的社会状况非常类似,并非必要的但却是极端的措 施,被渴求变化的民众接受,甚至被当成“改革的新政”,实际上只不过是政治领导层在焦虑中的臭棋!不了解经济学客观规律的人们,当他们感受到自已的愚蠢招致灾难时,不但太晚了,而且几乎不可能自救!

互联网让人不安的“文字狱维稳”;只有高度信任政府“绝对的权力”的人,才会对实名制无动于衷
安全是个体最根本的利益;安全就是利益,利益就是安全;绝对的安全,就是绝对的奴役,就是绝对的地狱
欧洲国家文化,自古以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法西斯主义,马克思主义和斯大林主义是欧洲发化的逻辑结果
政府监管社会,就是国家主义;监管社会是皇权的强大;中国没有严重的外来威胁,元首有何用处?难道为了监管?
示形于外侵于内,宣称外来威胁仅为了监管社会;监管社会的“强蛮政府=祖国强大”的幻觉
联邦社会的法治不是强制性的;“报复”是法治可选的手段,但不是等价的方法
“民主社会的公共强制”,极权主义的起源:马丁神父和汉娜.阿伦特;“居安思危的集体主义传统”
“危机管理”是政治衍生自经济的关键环节;国家是危机管理的工具,国家消耗税收,不能创造价值
灾害损失,危机成本,危机管理成本;居安思危缔造极权国家的经济学流程
革命不依赖互联网,互联网阻止革命的发生,减小震荡的痛苦;
强权能够控制互联网,但不能阻止革命;互联网的自由,才能阻止革命;
极权都可以严打温和派,但不能阻止激进者的革命;
互联网实名制将消除“反革命机制”,《大革命和旧制度》读到狗肚子去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实体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