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仅仅是对旧制度的一个版本的结束,是旧制度的延续

英国内战是对大宪章精神以武力再强调; 
法国大革命与英国内战前社会的截然不同;
没有成熟的自治组织,革命的结果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革命仅仅是对旧制度的一个版本的结束,是旧制度的延续

 

英国尽管爆发了内战,但是英国在战争开始前,就已经有了成熟的城市自治体。英国内战本身,又是寻求议会权力独立于国王的内战。所谓英国议会,由于目的在于完成纳税任务,因此实际上是自治城,商业行会和部分贵族,这些集中了英国主要纳税实体的富人的议会。所以英国内战本质上并不是什么革命,只不过是no votes no tax大宪章精神,以武力手段的再次确认。英国内战与法国大革命的内战所截然不同地,英国内战从来没有陷入法国大革命的宗教色彩浓厚的“自由,平等,博爱”的误区,克制程度远非法国大革命可比

 

尽管法国在大革命以前也有如里昂和马赛和旺代等自治省市, 但是法国自治体不但远比英国弱小,而且不是纳税人主体,由于路易十四长期的“出售免税特权”的政策,法国的税负集中在最穷的农民的身上。因此法国自治体是 被作为革命的对象之“特权”对待,法国革命所谓的“平等”,是指剥夺各自治体从路易十四和其他国王收中高价买来的“免税权”,让自治体与农民一起纳税!而 不是反思法国中央集权政体的过高的税负和过低的效率。法国大革命目的,根本不是英国限制国家税收,强化国家预算的大宪章精神,截然不同。

 

并不复杂的欧洲资本主义民主途径,自法国大革命后,特 别是经过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升化后,就被毒化了!如果说马克思主义的民粹,就是要通过事实上是新一代宗教战争夺权,因此具有坚定的革命信仰的话,一些因 为基督教的原因或者是被马克思主义毒害的“民主人士”,对法国大革命的吹捧,对法国大革命完全没意义的民族同胞间的仇杀的掩盖和文过饰非,则至少可以说 明,这些人并不了解欧洲资本主义与革命之间的冲突关系,也说明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民主与资本主义的关系,他们的民主如果不是民粹,就只是革命而已

 

在没有成熟的自治组织的情况下,革命不但是血腥的,缺乏克制的,而且是徒劳的, 最大的可能是一代革命者不如一代,在劣币驱逐良币的革命折腾中建立的新一代暴政,也是一代比一代残暴而独裁。原因非常简单,因为革命本身摧毁整个社会的既 有积蓄,甚至革命本身就通过诸如“自由liberty(不是freedom),平等,均贫富”之类的口号和政治,摧残国民经济和生存环境本身(如法国雅各 宾专政时的经济政策),同时革命的暴力需要也导致军事化组织的强化和林立,大量灾民需要救济的社会环境,也根本不允许实行民主政治。

 

因此革命过程中的不同的军事化政党实体,通过成功实现分裂分治消除内战(韩国?),根本不可能通过彼此协商实现共治,更不可能通过“一人一票的普选”放弃内战。在一个具有统一政治习惯的国家之中,革命的结果必定是内战!直到最后一个强大的党政合一的实体(相当于从前的政教合一)实现统一为止!无论是比革命前的旧政权,暴力强大得多的新独裁者,还是因为革命内战的破坏,厌倦于口号和意识形态,并为自已生存所奔波的民众而言,一个统一的能够救济的,强力恢复生产的独裁,都比民主选举更实际

 

因此革命仅仅是对旧制度的一个版本的结束, 在重建一个新版本的旧制度以前,不可能开始民主革命的本来用意之“民主建设”。在中苏所发生的历史,则进一步说明,当革命内战后的凄惨重建过程中,既为了 迅速恢复,也是为了避免外国力量乘虚而入;引进西方先进技术和资源替代,建立最极权的中央制度,实际上是以建构主义的方式,回复到更遥远过去的,实际上也 是更愚昧残暴的最古老的国家奴隶制暴政,如斯巴达式的乌托邦,对于新的独裁者有极大的吸引力。国家规模越大,这种乌托邦就越有可能成功建立一段时间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实体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