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林语堂动物,误以为自已拥有统治者的权威

口号和政策标准答案都是权威衍生,彼此独立;
口号是个框,政治需要往里装;口号解释可以临时定制; 
公有制社会的专制和革命都离不开口号和标准答案;
革命的林语堂动物,误以为自已拥有统治者的权威

口号是政治权威的衍生,也是宗教号召的替代。由于政策标准答案同样衍生自政治权威,并常常与相应的口号同时出现,很容易让一些人误以为,口号是标准答案的简化版。因此才会有口号战士向笔者的进谏“把(已经尽量简洁的博文)简化为家喻户晓的政治口号”,这也是毛帝登基的成功经验。实际上口号与标准答案完全独立,它们尽管同样衍生自权威,并且经常互相掩护,实际上彼此独立,互不依赖。典型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今天可以被解释为议会斗争,当年就是殊死的自相残杀。甚至连美国宪法,南北战争中也是被当成口号,随便解释。

 

又如文革时代的口号,既可以彼情彼景把毛主席万岁理解成谁喊小声点就死拉死拉的革命立场,也可以被乌有之乡诡辩成万民效忠的人民意志!乌有之乡为文革翻案的诸如“知识越多越反动,其实是什么意思啦”之类的论证,钻的就是这样一个空子。可以这样说,口号这东西可以是固定的,内容是可以随着政治形势的演变,填塞不同的内容。“口号是个框,政治需要放里装”。口号与标准答案都是权威的衍生,没有权威,也就不存在口号和标准答案。革命的口号,道德和专制的政策,都只不过是各自团队中的标准答案;而已

 

在个体主义社会之中,是不存在口号的,也不存在标准答案。 在公有制社会,无论是对统治者还是革命家而言,都无论是专制还是革命,都离不开口号。对于公有制帝国和它的历代革命家来说,该命题其实就是“枪杆子里出政 权,拳头大的有道理”之强权就是真理(标准答案)的同义反复。完全可以理解,帝国领导同志对于口号和标准答案的偏爱,今天《大诰(朱元璋)》明天《天明圣 鉴(朱棣)》,后天《大义觉迷录(雍正)》,升级版《毛帝语录》……,天天学习,朝请示晚汇报,务求人人熟记当朝元首的口号与标准答案

 

如果是被成功洗脑的驯顺人畜, 象乌有毛左,把文革的口号和毛选标准答案倒背如流当圣经;或者是已经有了自已的枪杆子的新一代革命家,也喜欢创立自已的口号和标准答案,不易蒙混之处就博 大精神地来点哲学哲学,那么最奇特的是,明明自已处于社会最底层,明明自已的利益天天被侵害,明明自已天天嚷嚷着要闹革命,以示不是统治者的人畜,这些似 乎立志要觉醒的新种人畜,却也是痴迷于自创的口号,哲学,标准答案和细节故事!好象自以为已经是夺权自立的新皇帝似的。这种革命的林语堂动物,笔者称之为觉醒派

 

这些革命的林语堂动物,口口声声要对统治者革命,如果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血酬本事被招安,则与他们要对其革命的统治者,只不过是一个在朝上,一个落泊中!成王败寇而已!如果让把他们与效忠元首的五毛狗腿子相比的话,也只不过是彼此信仰的革命主义之不同,骨子里全是公有制(帝国/民主)的那一堆人畜。因为他们本身处于几无希望的落泊之中,这些革命的林语堂动物迷恋的口号、哲学、真理、信仰、细节故事之类,就尤其显得悲催且绝望。形容这些不开窍的人科动物,称之为东施效颦,沐猴而冠,乃是实描,而非贬低。

 

在公有制帝国向资本主义的民主社会艰难迈进的时侯, 仅仅把社会万恶归罪于统治者,或者包括五毛狗腿子在内的所谓统治阶级,是不全面的;必须认识到,一心一意立志闹革命夺权登基做好事的革命党,实际上只不过 是与统治者一丘之貉!他们的革命本身就是暴政的一部分,革命对杀无论谁胜谁败,都不会是资本主义的实现。因为是否革命固然取定权在于统治者和统治阶级的主 动权,但是革命并不资本主义的必由之道,而是对统治者选择了极权暴政后的不得已的反击!资本主义不是夺权的主义,理解这一条,是非常必要的!!

示形于外侵于内,宣称外来威胁仅为了监管社会;监管社会的“强蛮政府=祖国强大”的幻觉
联邦社会的法治不是强制性的;“报复”是法治可选的手段,但不是等价的方法
“民主社会的公共强制”,极权主义的起源:马丁神父和汉娜.阿伦特;“居安思危的集体主义传统”
“危机管理”是政治衍生自经济的关键环节;国家是危机管理的工具,国家消耗税收,不能创造价值
灾害损失,危机成本,危机管理成本;居安思危缔造极权国家的经济学流程
革命不依赖互联网,互联网阻止革命的发生,强权能够控制互联网;互联网的自由,才能阻止革命
随时随地“立遗嘱”,随时消逝的电波;读秒声中的言论自由,不要跟左棍鬼子争论“哲学,细节”
有了标准答案后才有五毛哲学和细节故事; 哲学和细节故事是掩护既定政策的烟幕
口号都是模糊的;口号如果不是领袖的,就是革命的,一般是革命领袖的;》 
口号独立于标准答案,衍生自权威;严格意义的政治口号,始于宗教的退潮
口号和政策标准答案都是权威衍生,彼此独立;
口号是个框,政治需要往里装;口号解释可以临时定制; 
公有制社会的专制和革命都离不开口号和标准答案;
革命的林语堂动物,误以为自已拥有统治者的权威
;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实体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