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市没有一个相对确定的价值座标

中国股市没有一个相对确定的价值座标,风浪中当然就感到晕船。传媒特别是网上,有着无数的文章信息;有一些是权威的文盲,有一些是热心的业余,大多 数只是人云亦云添油加醋,如果判断座标不对,更容易晕船。价值座标的根本是同一个人的逻辑标准上必须前后一致,这不难从历史性言论中看出评论者的逻辑性; 这种逻辑性,远比御封的权威更有力

本人投资自问非常重视逻辑一致,如果逻辑上经得起自已的挑剔,根本不介意整个市场看法与我相反。如同爱恩斯坦说的,“驳倒相对论,不用一千个科学家签名,有一个拿出证据就行了”,同理“支持中医不用一万个中医游行,有一个中医拿出双盲证据就行了”。事实上如果投资者天天去各大网财经网上泡,到博客精华版上去泡,去各论坛上泡,所看到的,只不过是管理员让你看到的东西。要知道,管理员上要面对国安公安还有利益集团的压力,下要显示自已网络贵族的虚荣,三在所博主题上是不学无术的白痴。试问,你能看到什么东西?

本人偶而心血来潮去看看那些版目,老实说,惨不忍睹!糊里糊涂的文盲,上海人的话说,“声音比脑子大”,基本如是。谢国忠是我最欣赏的一位市场人士,我曾经对合作者说:“能够满仓时侯接受谢国忠唱空警告,是小散能够赚钱的最基本条件”。无疑,他的逻辑是前后一致的,至于下跌点位预测,则可以理解为极端状态下可能达到的下跌空间。既然是极端状态,概率上也就近于极端机会出现:可以忽略不算。

初级分析师喜欢用“价值投资”或者“趋势投资”把市场行为概而论之,而事实上,其中的许多股谚式的描述,褒贬所指,却常常是同一种行为,不加分析地沿用,也难怪受者会精神错乱。举例:
1)“追涨杀跌”是不好的,是市场中最主要的亏损原因,那位25万亏损成了5万驾鹤西去的成都老人,如果不是“追涨杀跌”也不会这么快就成了正果。但是呢,“追涨杀跌”其实就是趋势投资的基本行为,“吃鱼不吃鱼头尾,只吃鱼身”,指的是同一种行为;后者,是杨百万天天在吹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2)“价值投资”是建立估值标据,然后逢价低则买入,买跌不买涨;涨后即卖;但是,估值体系因外界因素变化,也时刻在变;买跌,就成了“接下跌的飞刀”;“熊市追反弹,死的都是高手”,那又该如何是好?

相对而言,笔者更倾向于2)项的价值投资;所反对的只是官媒那些疑似专家,把纯粹无智赌运的行为,包装成了“价值投资”,却反而攻击散户独立的思考为“恶性投机”。投机是正当的投资行为,带来损失的只是“无智投机”,或称“盲目投机”也可以。从逻辑上看,反对二项的价值投资的根据,都是趋势理由,所以,它的逻辑上更容易为人所接受。由此,本人相信,中小散户基本上与自已是一样的,本质上都是价值投资者,理性投资者。只不过给忽悠多了,不得不向趋势投资观念靠拢,结果被同一样东西左右抽耳光,越来越糊涂。而且中小投资者还要让官控传媒妖魔化成股市投机的主体;悲惨之极!

价值投资需要有相对稳定的,符合逻辑一致的估值体系。而现实证明,中国股市的价值体系是世界上最复杂、最抽象 的。中国股市中搏杀,就象进入一个暗礁林立的浅海,简单以经(趋势)纬(价值)为导直向航行,都会撞到礁石上粉身碎骨。航行在这样一个暗礁浅海,重要的是 认识海流,而不是仅仅盯着罗经,利用有限的动力(自有资金),以迂为直,才可以盘出出路。

笔者的思维方式,自认为是比较先进的,核心在于建立市场不同时期的行为模型,以此预测变幻莫测的海流,据此作出投资操作。行为模型本质上也是基于各种优先级的估值因素,不但要知道中国这些个股票值多少钱,还要知道它为什么值这么多钱,才能时刻对它持批判眼光,找到它不合理的因素、条件;当这些条件出现时,及时回避之。这就是对散户而言,谢国忠比沙黾农有价值一万亿倍的原因。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