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进程,不一定与政府有关

如果以“出名”为人生目标,那么,最快的捷径就是反政府。不管是成了毛二世,还是成了“几君子”,反正是出名了。如果能套上一个“反政府”的漂亮光环,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其中包藏的,可能只不过是民粹的政治野心。就算两千年中国史加上朝鲜金国的悲惨故事做主,一些白痴毛主义者,还在鼓吹“毛氏家天下”的皇朝比今天没有皇帝的“邓官僚”强吗?仿佛毛上帝崇祯小儿,真是三头六臂,不需要官僚就可以统治全中国似的

如果不是从个人政治野心出发,真是无法解释,为什么“反政府”会成为极左民粹的最高道义目标。为什么笔者提醒“反政府”并不是“更优良的政府”的充分必要条件,却反而被极左民粹攻击为“政府的走狗”。我国传统文化号称中庸,但是似乎完全不能接受,社会中除了“反政府”和“挺政府”的无私两派,还有“挺自已”的独立观点存在。

笔者“持中守正”,是“持客观中立的观点看待社会观点利益立场,远离道德争论,谁跟谈哲学讲政治,我跟谁绝交”,也被中庸成“持中庸守正道”,仍旧是被代表了。“反政府”实际上成了民间的良心标准,以致于奉令舆论诱导的一些网监五毛,也不明所以然,把笔者提示社会思想暴力循环的一些文章,如“抛弃仇恨吧,我们都是中国人”,也喀嚓掉了。

我国讲政治而不讲人权的六十年里,传统文化结合马克思同胞自相残杀理论的思想教育,今天让“政府”成了一个不能没有人坐,一坐上就被几乎所有人(至少笔者除外),用着“反政府”为自已出名的对象。就算乌有乡张H良这些人,明里不敢说是反政府,而是“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字里行言行举止,仍然是以反政府为标榜,不把他张一派文革一党推上帝位,不把毛主义国教化誓不罢休的姿态,而称之为“良心”。

但是如果乌有一党重庆文革一派上台了,就比现中央强?就能“市场经济去特权化”?就能消灭权力不均?就能消除贫富不均?就没有人再反张一党文革一派的新中央了吗?那些号称左右派联合起来反政府的人,有想过吗?如果是从经马恩阐述的中国传统的斗争哲学去理解,很容易把政府视为阻碍中国民主进步的“反动势力”,而把在野如毛主义派视为“进步联盟力量”,以毛主义的厚黑联盟建立统一战线————这恰恰就是希特勒在德国,毛主义在中国,列宁斯大林在俄国上台的路线!联合魔鬼反世俗,难道就能升上天堂?上“极乐天堂”倒是十拿九稳的。

当笔者发现fans向笔者鼓掌时, 到底是读者真的认同笔者的观点,愿意深入探讨涉及你我利益的社会问题,还是仅仅因为笔者有了他们眼中“反政府”的利益价值呢?在他们眼中,笔者是独立观点 人士,还是有利用价值而不能被利用的一箩炮灰?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就是,当笔者批评傻逼政策时,无论是毛左特权卫士,怪胎民主派,传统卫道士,甚至还有基 督教信仰的一些人,掌声不绝。

但是一旦笔者表明不反政府,笔者表明非暴力不合作的主张时,很多曾经的“fans”马上反目成仇,如果笔者不打算媚俗的话,是否应该打一个问号,这些人,是要利用笔者反政府,还是真的想了解解决中国当前困局而探讨?“政府拒绝民主,所以必须反政府”,这是一些人的自我标榜。但是,民主就是以人权产权为纲的是非观,处处自已的利益出发,寻求与社会的最大合作,实现社会与已有关的利益的共赢。

民主的过程,并不一定与政府有关。如果民主制度是合适的,政府问题就是一个边缘化的问题,只有当民主制度是不合适的时侯,政府才成为社会问题的核心。被马恩斗争哲学洗脑而反政府,为了反政府而反政府,打着民主的旗号反民主,真是何其可笑!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过于关心政府当前的好,与坏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一些人要当皇帝,也许会说“当上皇帝一定搞民主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