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上的左棍的露阴癖

如果说有一两个网友,是概念不清的话,另外一些人特别地“无私”却一味抖露他的“私处”非常大,当作了自制中国式诡辩的权威依据。骂贴连篇,除了“私处特大”还是“私处特大”,露阴癖到了这个程度,不是能不能讨论的问题,而是是否适用“邪恶的标准”的问题。何况其“私处大”之作为绝对的真理标准,一来彼私物是否因期货而粗大,委实和我们讨论的经济和社会学没有什么关联,“奥卡姆法则”再加一刀,他曾经“特大”的伤心私处,还会加多一重伤疤,人道乎?

再说“无私处曾经特大”,也没有提供有关参照系,更没有提供实证冷冻样本;估计也没那位“有私之人”真的跟他比过。可这种“无私”人不但牛逼红红,作为“中国式诡辩的权威依据”,口气还特冲。如果不是吹牛,那信心也许已经是实践检验过的真理,难道是和狗啊猫啊放过真枪?!谁真给他家猫狗验伤,查查DNA残留?和主题无关的私事,当成花絮无妨,当成“论据”的人,您不怕丢人,读者还嫌您比不上赵本山搞笑呢!

很可笑的是,“大学无书远离中国式诡辩”,连专业内的“权威”的观点未经实证论证,都不成为论据。这种人连怎么和他人讨论都没搞清楚,发言权如果是通过抖露私处大小得到的,除了“男性提供性服务”的专业,生物界再没有类似的用途了。有一句老话,“面子是人家给的,人格是自已丢的”,抖露私处“争取发言权”的人,丢的是“面子”丢的是“人格”,换言之,除非重新长出私来,“因私而论已”,否则,此类动物已经被彻底取消了发言权

正因为有这种真的小丑,或演技极高的五毛,混迹为fans,另一些网友,如果非要“在实证以外谈哲学”,希望笔者放弃实证原则,在“有私”上中庸几分。说老实话,您不怕被左教利用,我还怕着呢!笔者永远对事不对人!连茅于轼杨恒均有错,我照样轰他们的错。任何fans的任何错误,笔者人权原则为准!先前没有解释的内容,笔者尽量会新博文再解释。中庸之道,拉帮结派厚黑联盟,所谓媚俗,并非强化笔者的观点,而是让笔者自已,失去了独立的发言权。

奉献那些崇拜张H良之类“良心”的人,就不要再读博文了。否则你如果不是以为自已是精神病,就会以为只有你不是精神病。笔者没有上过乌有乡,但看网上转载的少量“珍品”,相信笔者在乌有乡的感觉,也是感觉是一个精神病院。乌有乡地,笔者从不踏足。笔者本博尽管有权删贴,但暂时没这份闲心。希望一些“无私信仰”者,如果非要在本博发言,先学会平等尊重他人为先,实事求事,不要抖露你私处可怜的破损(无私),不要道德挟持其他读者,或者会少挨板砖。

或以一些博友看炒股来说。笔者相信所有博友都不是要找一个炒股的主子膜拜。所以说自已赚了多少钱是多余的露阴癖,以为可以加强自已“不用说理据的特 权”,那是脑残综合症。博友只是希望看到有利于自已操作的信息。至于有用没用,操作正误,或者认为是假的,任从尊便,自然是博友自已负责全部个人后果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