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乃是一个大国,无须“中央集权,大政府”保护自已

中国乃是一个大国!意味着中国有着很大的国家安全缓冲的空间!!中国奉行霸权主义,无非是“吞并”列国而已,如果不能增加税收,反而要费力维护它,吞并列国,有意义吗?列国真的威胁了中国了吗?历史上,任何希望通过专治“加强国力”的社会,最终都成功实现了国家利益和领土的萎缩,以便维持“专治事业”的成本效益的平衡。如果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不采用极左霸权主义的攻击性立场,是否更能从列国合作之中,得到更大的社会发展呢?秦灭六国,秦国老百姓,是不是就过上了共产主义的生活?实际上,考虑到我们甚至愿意在自已的周围,通过养植“非我种类的动植物”,用多样性的妥协,换取大自然的安全感;在社会生活中,却宁愿“国内天无二日”的专治统一,疯狂牺牲平民利益却自以为换取了国家安全,国外则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咄咄逼人,难道,就不知道,进攻性的国家政策,正是中国感到“世界不安全”的原因吗?

生物同种间的个体行为与群体行为具有抽象意义上的一致性。于人类社会,就是人与人个体之间的关系模式,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模式,具有抽象意义上的一致性。世界终将会走向大一统,但是却肯定不会是君权私有的公有制封建帝国,从古老中国变成全球皇朝。自从四百年前私有制社会,首先在欧洲出现,最终战胜了全球的中世纪公有制黑幕到今天,守着行将入木的最后的公有制君权,嘶嚎“天无二日!为什么统一全世界的不是咱国的主子?”,对世界的认识,是否还不如将近两百年前的林则徐?

不过呢,稍阅这宋刘几个贩卖民族仇恨的大师的著作,发现他们其实颇有“知国之明”,所谓中国必须战争论,大概是为了帮助计划生育的伟大国策,减少点粪青的供应。这几位大师于国事,实际上没有这么大心思,很清楚中国的实力不堪一击,更加咬不动愔熟守为正着攻为奇要略的美国。这几位吠敌于外的狗大师,八成只不过是为了咬同胞于内鸦片战争后170年,再求闭关锁国多几年,再做几年狗大王的狗奴才而已。象宋晓军一样,想赚足申请美国护照的经费?

中国重演秦灭六国式的史诗,尽管可能性极小!如果不用笔者这种有私之人付额外成本,笔者一度还是觉得意淫起来,还是挺惬意的。但是有幸工作生活中周游列国,渐渐就转了心意。试想,今天飞上飞去,出了机场总是一个缤纷的世界。如果毛主义统一了全世界,全都穿上蓝蚂蚁式的中山装,装件绿皮当时装,那个世界,多乏味呀!不管怎么着,现在到日本能吃生鱼片,到德国可以吃牛排,法国有红酒,英国威士纪,澳大利亚葡萄酒,美国的加勒比大龙虾是又便宜又新鲜……,五采斑澜,难道,非要把它统一起来,才惬意吗?难道统一起来,这些东西全都不用钱了吗?按需分配?成本呢?不用成本?

民权私有制的社会革命在欧洲开始取得胜利,直到今天遍及全球!以和平为主基调的四百年的民权革命史,已经证明,君权私有的公有制社会日末途穷。又岂是一个无知者无罪的马克思可以扭转的历史车轮呢?“中国秦灭六国”式才称为崛起,也就成了东方君权利益者,卫道君主特权最后的救命稻草。站在君权利益的角度,“中国秦国式崛起灭尽世界国”,“主体思想统一五大洋”,作为一个永不可及的政治乌托邦;将帅男美女的生产极大丰富,人人找老婆老公按需分配作为经济上的乌托邦;死死搂住最后的君权利益,撑一天算一天,也算得上是人性本私的利益体现。

其实不但历史上的毛国和苏联,今天连朝鲜这个天堂也是按需分配的,什么都只要票,不要钱的!(笑笑)。只不过,按需分配的“需”,不由消费者定义,而是同由分配者定义而已!按需分配,确实就是君权私有的公有制的社会特征!“需”由君主决定!给你一口是开恩,把你饿死是恩情。毛主席说,农民不用吃饭,吃草就行了,牛羊吃草长那么壮,“农民消化不了草,农民没本事,活该!”(后一段是俺补充的)。“让你活着是人权,把你奴役是生产”,当“需”的水平由他方定义时,奴隶制就产生了。中国文化传统倒有一句慈悲用语:“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不让你马上死,领袖的恩情大吧?

今天正在一步步失去特权,一步步象变成老百姓的科尔涅尼乌斯卫队,很怀念毛主义时代“高农奴一等的工奴地位”。没有经历过毛国毛灾的小愤青,(有吗?),是否知道一个去多样化清一色蓝蚂蚁,食堂天天两菜无汤一碗饭的生活?两菜可不是有肉的两菜,真的就是两根菜喱!今天相对多样化的中国社会,也将是中国社会进步的表现。那怕宣扬特权私有的公有制“政治经济学家”继续努力他们她们的愚民灵魂工程师的职业,更加多样化的民主中国公民社会,一定会到来。

多样化的世界是人类社会进步的表现。今天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总是灌输着见不到世界的真理:统一单一就是进步?!但是今天的地球社会,笔者觉得,起码要比成群蓝蚂蚁很自愿给一个领袖跳忠字舞,谁不跳谁就很不自愿地给领袖卫队宰掉的统一世界,令笔者感到舒服得多!体验到这一点,笔者也就对教科书中灌输的“强势崛起扩张全球”的霸权正义,有了更多的免疫力,知道妖魔化敌人者,八成是打算对付我等小百姓自已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现实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