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没有“疯狂的人身攻击”?

借用空灵的翻滚作课件,解读的社会现实和生活常识:科学人权的自由观念,不是钢穴中的自由人的护身符,处理不当,反而可能成为钢穴环境中的催命咒。因为他人对“科学,自由,人权”的积极反应,与钢穴化程度负相关。回此在钢穴中持这类思相的人,会遭到钢穴与愚民的围剿,以致于空灵这种疯婆子,都会拼命跟在我们背后狂吠。笔者拉黑它几十次了,每次它会变成 “空太狼:俺一定会回来滴”,又真的回来鸟。(再奇怪,这空太狼,怎么几头没露头?)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类似这样的情况,会在美国出现吗?毕竟美国言论自由啊?而且林子大了,怎么可能没有空太狼这号疯子人物?难道真的是美国自由鸟,美国人的民主素质就高了吗?

答案是非常先验的定论。以至于若有“美国华侨,爱国记者,进步的洋五毛”拿出细节说不是,那一定是忽悠钢穴小民,服务于钢穴权力的“学术”。那就是中国有空灵,美国照样有空太狼。不是美国左棍素质高,而是美国社会私权重。因此,美国左棍的言论自由再大,不能到私权的后花园随意大小便。其次,美国是自治社会,任何自由人,都不会象钢穴中的人性本私一般,“鹤立鸡群挨枪子”,出现在美国左棍面前的,总是成村成镇的“既得利益集团”,茶党,如五月花公约群体,等等。

因此美国的自由人比起中华钢穴中的同道,“社会科学的知识要求”要低得多;(因此美国的社会科学水平,也一贯最落后)。因为既然是社区中的广泛共识,真的需要出面跟左棍后进社区(如基督教,如南部民主党选区等)较劲的,只是个人主义社区的几个好事有闲者,即可。其他人知道“那是俺们社区的政客,总归是替咱们着想的”,——>这种地方主义的信任,在反户籍制度甚嚣尘上的中华钢穴社会中,根本不存在!——> 只需要把票投给自已的政客就行了。如果这些政客真的出卖乡亲父老处,成千上万的乡亲眼睛盯着,不能完全察见,也至少不会完全没有蛛丝马迹,真那样,疑过从有,换一个政客也就是了。

这种社区性的户籍制度,构成一个个利益和意识观念近乎同质的“居民共同体”,是户籍制度之作为民主基石的根本原因。也因此,钢穴名义上号称保留的户籍制度,根本不敢允许公民知治;进步分子口口声声反户籍制度,从来不是反对钢穴剥夺居民的自治权,基督教这些进步分子,所持的“反户籍制度”,反对的正是美国式社区自治的自治权。这一点在盐野七生这个天主教信徒,这么保守的日本女人的笔下(罗马人的故事)都清晰可见

既然美国的自由人,类似黑爵人性本私这样的“科学=人权”的社会学家,是在“学术护航自治社区人权”的社会中,在自已同质的社区的围拥下,就会有着令中华钢穴中的黑爵人性本私羡慕的安然处境:完全不必担心空灵曲文星乌有之乡之类左棍的攻击。相反,这些左棍的攻击,等同于告诉自由人身边的居民同道:喂,你们当中有一个很出色的人,正在为你们的利益而奋斗呢?——>巴不得呢!除非美国的空太狼象新浪的空灵那么蠢,否则的话,人间美国左棍才不会干空灵那样的傻瓜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现实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