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的道德信仰价值观绝对道德标准的现实威胁

绝对的道德标准为定义的信仰,应局限于个人思想领域,而不应加之于他人。这是社会和谐的前提条件。古人称之为“严于律已,宽以待人”。在思想道德领域,就当别人是笨蛋,没你聪明领悟到上苍的神喻,成了吗?而在利益上,绝对尊重他人的合法权益,作为自已“自由”的禁区。在双方利害叉差的领域,商议妥协,利益交换,共赢共存,和谐社会,也就可以建立了。这就是所谓的“人权和自由”。
毛是一个过去时,马列也可以是一个过去时。只要毛教徒不把它们拎出来压人,笔者才懒得理他们。笔者并不介意同胞们最终选择毛主义,但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如果毛主义真的作为中国未来的一个选择,就必须完全地、真实地暴露毛用宣传手段所偷取的其他共产党先辈的贡献,暴露毛所宣传手段所掩盖的历史错误,让毛时代冤死的几千万,也许上亿的中国人的悲惨灵魂,在他们的民族同胞的勉怀下安息。不错,那近亿的中国人的惨死,既是毛的错误,更多地,是时代的错误。但是,既然有些人要选择毛主义作为中国的前途,那么,毛神教,就不得不首先面对历史真相的审判!

毛主义信仰者信仰只有毛才能救中国,那是否能容忍他人提出“只有民主人权才能救中国”?你只是占了既得利益的道德角度上去主张“信仰”,他人可是在自身利益被侵犯的情况下,持有另一种信仰。谁轻,谁重?象乌有毛乡之流“一些敌对汉奸西方民主人权……”,天哪!还有天良吗?

历 史真相,还是让中立的考证者去做吧。有关部门仍然回避着面对真实的历史。仅仅四川一省就饿毙1200万人,超过了张献忠或蒙古屠蜀时的死难者。有关部门仅仅是简单禁制回避了事。这等同于无条件招认事实,并否认有错。那又如何令人相信,高举毛大旗,可以 团结全民族呢?
有人还会争论,“那不是毛一个人的罪恶”。是的!在彭德怀老总还可以在庐山自由发言时,确实不是“毛一个人的罪恶”,而是“一个党的错误”。但是,当彭老总成为新一代的袁崇焕,被毛上帝打下地狱,仅仅为了维护毛一个人的面子时。就等于说,毛自已也承认,那是他一个人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恶。更何况,仅仅几年以后,毛又把治理经济稍有起色的刘害死,进一步和林争夺党权几乎打响内战;为了党内权力斗争,把整个民族推入内斗、自相残杀的深渊。相比之下,今天的北朝鲜也显得象一个天堂。到了这个程度,还有那个上帝可以拯救毛恶棍罪恶的灵魂?
最大的一个错 误,就是没有清算毛的历史罪恶,而使之成为抛之不去的包袱。掩盖历史真相,已经再也得不到正的政治利益,相反,越来越多地,成为负的历史负担。俄国最终反思斯达林,并非俄罗斯人比中国人更苛刻。不是的,而是一个民族要摆脱历史恶梦,唯一的办法,就是直面历史的错误。毛的功迹,已经在连篇连牍的歌颂中,得到了超水平的宣传。但是,当毛的错误,(加以掩盖就成了罪恶),不能被历史清算前,毛的灵魂,永远会被毛教徒捣腾,不得安息!
如果细心观察目前的社会政治环境,就会发现,今天的中国政府,正在面临两个方向的压力。一种西方成功的自~由民~主的压力,它要求中国社会和国家政治改良;而另一种则是西方失败(包括俄国)的马列毛主义,它主张颠~覆目前的政府。代表人物就是乌有毛宏良。这个人,甚至把台湾自发的独立倾向,以及两岸的三通,视为政府投降的证据;更有过分的是,这个人不是要求政府改良对台政策,而是要“消灭中央政府内部的汉~奸”。张先生毛宏娘是谁?他是秉持毛教义的圣徒吗?还是新朝的皇帝?张先生乌有毛宏良这个人,居然自视为社会道德的裁判官,他说谁是汉奸就是汉奸,那怕那是中央政府!?
联系传媒界有组织地贬邓扬毛;文化界有组织的捧明捧皇黑袁逆流,徐将军天~亮在人民报上对中~央改革开放的政治性攻击;再联系一直以来长期受左派政策压迫的民营经济,竟然成了极left的替罪羊,所谓的极~右精英!相反,特~权权贵反而成了毛主义的维护者;再联系传媒对自由人~权的百般污蔑、敌视、围剿。
中南宫面临两方面的压力,一个是温和要求的改良,顺行的是民主的价值观。温总理在无意间透露了对民主价值观的向往,结果呢,朝野极left对温口诛笔伐。另一派是要用毛教义,否定中国三十年的改革,颠~覆现政权,将中国拖回到毛教义的文~革武斗盛世。谁将赢得这场斗争的短期优势,我们拭目以待拭。判别的方式很简单,看看毛的历史错误,有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清算。
戈尔爸乔夫是一个被俄罗斯民族爱待,被世界尊重的,被中国官方文化妖魔化了二十年的伟大人物。尽管,戈尔 B乔夫是第一个切实安排中俄(苏)友好关系正常化,开展边境问题解决谈判、妥协方针的俄国领导人。但是出于国内利已政治需要,从霸权主义泥潭中挽救了俄罗斯民族的戈尔爸乔夫,被国内宣传描绘成一个坚强的叛徒,或者,怯弱的沙皇。戈尔爸乔夫冒着生命危险对抗俄国极left顽固势力的政治生涯,他的勇气,被完全掩盖了。越是了解俄国在冷战败局已定的困难处境,越是认为,戈尔爸乔夫是俄罗斯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个人。
正视中苏这一段历史,正视1929年后西方社会通过强化社会保障的全面“马克斯式的社会主义化”。对于树立国民对改革开放政策合理的期待,增强中央改革者的政治生命力,意义非凡让民众,了解六十年现政权的政策变迁的真实历史,人民,会了解今天政策的含义。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现实社会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