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帝国朝廷不自信,忌惮“真实透明”有如虎

有关部门在疆乱中尽管《大体上措置得当》,但是不足之处还是很明显的,象,事件透明度仍不高。这又是行政枉法的之人治的表现。因为“权力者有举证责任”,对于敌对势力来说,你不透明,就等于说可以任他人想象;你不能反证,就等于默认。所以法律行政透明,一直是法治的前提。因为不透明所影响的,一定是已方民众和中立者的判断。所以行政上“这个消息可能会有不良影响”,而掩压之,是非常愚蠢的损害自方公众利益,更损害行政自身利益的犯罪行为。我国一些行政者,还不明其中的关联。

其实凡事皆有责任人,就以这次受害者族裔内说,如果真相是大部分是汉族人,真相本身就是最好的辩诉词。如果相反,那么维族受害者就是由汉族报复者造成的,对汉族罪犯严惩也就可以有很好的交待,和政府的关系也就扯清了。把真相道德化,自我形象绝对化,无非,是留下了对方《三脚猫艺术》的施展空间而已。

事实上,类似于大跃进文革的悲惨故事,如果不是贪图《毛主义的政治品牌》而掩盖事实,将满身漏洞的毛上帝树为《绝对的道德形象》,维护竞争者根本不承认的所谓“高大形象”,结果是搭进了整个党的形象。同样是陷入了已方谎言举证的困境。除了《示形于外实侵于内》,没有任何正面效益。这些高大形象的代价,现在已经慢慢地以社会分裂的形式,体现它的巨大代价。四个字:得不偿失!

新闻透明,不是放任造谣,观点可以千奇百怪而不涉及违法,但是事实造谣者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新闻事实自由透明,并非失去控制。这是行政者需要慢慢认识的。

左派攻击政府从专治统制传统中开明改革,会令国家分裂。显然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非常典型的《三脚猫艺术》。以此逻辑,完全可以说是医院害死了绝大部分人,因为在医院死的人是最多的。当然,医生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杀人者群体,因为人死之前最可能见到的就是医生。当然,吃饭是造成肚饿的原因了,那次吃饭的时侯不是肚饿呢?……如此类推。难怪,南京的某法官如此类推,把见义勇为者称为最有可能的罪犯,否则,他不会帮助车祸受害者进医院救命。

南斯拉夫和前苏联“分裂”时确实打算通过民主改革救命。但是纳粹德国和意大利通过法西斯救命亡了国,为什么就没有人说是集权祸国呢?如果不是南斯拉夫长期的马列毛主义特权化社会造成了社会分裂,这两个社会会因为民主改革也救不了性命吗?

民主社会在社会体制的组织上,就是让民众管理自已的事,让政府管理公共的事。政府对公共事务的管理,构成对民众利益交集的服务单元。以中国来说,自慈禧太后开始的中国近代化,经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几朝及禽蛋今上,基本上就是一个让民众从个人开始可以管理自已的事务,然后及至独立于宗族的家庭的过程。

下一步,就是要建立强化个人到家庭,及至独立于(difference from)政府繁杂事务的社区的自治。事务自治(self management)不是政治独立(Independent)。这一过程已经完成的最引人触目的成就,是中国人的婚姻,与父母家族的权威再无关系,称,“婚姻恋爱自由”。社区自治,让民众在利益被侵害,或感觉利益被侵害时,不是被无条件地要求以爱国的名义,《顾全大局》忍气吞声直到愤而反抗,“讨个说法”;最终,为了集体讨个说法,而主动接受了东突等当成维族利益的代表。实在是民族政策的一大败笔。

新闻透明,行政透明,让民众有讨个说法的合理出路,是消除群体事件压力,了解基层利益诉求的成本最低的方法。正因为如此,《舆论禁制,才会引火烧身》。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