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政治领导机制的个人理解;

 

早前就有朋友,当面问笔者,对习李执政有什么看法(预期)。笔者老实回答:“不知其详”,然后补充说:“习同志似乎相信宣传,李同志似乎相信拉动,他们两个似乎都不相信压缩政府及财政的好处”,这是三个不好的兆头。所谓“习李执政”,可能是不准确的说法。因为中国中央的政治体制,不是两执政官制,更象是一个20-60元老为后台,各自支持若干代理人于前台,组成大小不等的“常务委员会”。即便在毛时代,毛打算随意行动以前,也需要首先将实际执权的若干人拉拢,或者打倒,然后才能得到剩余人的中立或合作。

邓时代的称谓,很容易让不明内情的人,以为是邓独掌大权。但邓当时的体制能够推动政策,得益于20-40元老(有点象斯巴达的三十人长老会)对于邓在文革中一系列表现的认同和信任。四人帮之所以在毛大行后就失势,原因同理而恰好相反,因为此四人帮完全得不到元老院的认同。华二代之所以轻易靠边站,也因为真正的组织实权,与组织名义上的“地位,排名”,根本是两回事。掌握政策贯彻环节的长老们,完全不相信华二代。就个人而言,邓的实权不比陈云更大,甚至不比李先念强多少,幕后还有一个位高权重的叶元帅!

邓在江时代的所谓退隐,按笔者的理解,就是退为20-40元老院中的一人,因其资历而成为“议长”。随着老一辈的逝去,邓所提拨的人等退休后,元老院级别的成员扩大到40-60人,执行邓路线起家的人,成为邓之后政治背景中的多数。所以毛派之折腾,从来没有成为主流气侯,但却可能作为元老院中的左翼少数派,以及元老代理人中的弱势者,执行激进路程线时的旗帜。这就是薄熙来唱红打黑的背景,而乌有之乡之流,则错误地以为自已权力通天。但是元老院也不敢完全放弃毛路在表面上宣传,原因可以从政治利用的角度理解。

江教皇的权力取决于邓为代表的元老院的支持,也意味着江在当时缺乏实际性的权力,只是邓政策的代理。这样就导致江教皇会在邓大行前后开始培植自已的政治基础,也巴结与自已相盟的政治元老,据说甚至因此而改组了代理人常务委员会,自已非常规地延长十年担任军委主席。可以理解为,江的努力是对邓大行以后,政治基础削弱的替代;但也说明江在元老院中得到的支持有限。胡教皇是邓点的下一代,胡的政治基础取决于邓基础的有限认同,因此也受到江教皇团队争权的排挤。所以胡教皇的政治行为,自当是非常低调。

在胡温十年中的变化内情,细节而言,我们外人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观察到,江教皇团队似乎沦为少数派,但仍有一定实力,而与更少数的毛派元老(此毛派是政治利用毛的派,未必真的信仰毛主义)有一定的联合。若如是,就更说明此两派的弱势地位,也说明了胡温时期的政策弱势,温只能局限于(影帝+政令不出中南海)。以及习李执政所得到的多数认同,以及习李上台后,少数激进者可能非常激进的政治冒险(如周面条和薄熙来的背后事件),以及习李必须对足以构成血酬阻力的一系列权力少数派的不合作,作惩罚性的清洗。

由于俺国的民混,都是五四模子里铸出来的革命愤青,其中的傻逼,总是以为天朝党国真的是一两个独裁者以下,有效使用着统治权的高效组织;——>但很难说,这些傻逼中有一部分,不是冒充的。象攻击温中堂“映帝”是很无厘头的。温的权力不可能做更多的事,则言语试探又有什么错?明显有一部分攻击,来自于政治内部的敌对团体,冒充民混,也被部分民混傻逼采纳而已。所以如果不是从五四傻逼愤青,逢政府必反的思维模式出发,就不难理解所谓新政,只是诸多政治牛逼势力妥协的中间路线。因此“习李新政”不完全准确。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