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两会廷议回顾明朝政治的高度民主化

在《社区自治之户籍制度与民主人权的关系》一文中,笔者提到民主只是简单到“让老百姓有私有利益,让老百姓可以申明利益,和老百姓约法共治”;有博友说,“这是资产阶级的民主,中国实行的是社会主义的民主,是真正的民主”。听上去是张先生宏良的口吻。笔者庄严宣布:笔者并不怀疑,社会主义的民主,是真正的民主。比资本主义民主一万倍一亿倍的民主,即,社会主义民主=资本主义民主×若干万倍。资本主义民主只有上述三个优点,而且,还不一定是公共公权承认!

社会主义的民主就不同了,其一是笔者的言论自由是在监督和爱护中慢慢培养着对社会主义民主的认同;其二呢,最新两会的代表们,以前所未有的民主开放态度,发表了许多雷神(不是雷人,是雷神)的建议;很热烈,很专业,很到位……,(省去几十万个形容词);优点极多,缺点极少,主流无疑是好的。缺点呢,统计起来只有三个,第一没有承诺老百姓有私有利益,第二不让老百姓申明利益,第三代表老百姓满意了。难道还有第四个缺点吗?没有了!

社会主义的民主除了三个缺点全是优点,资本主义民主缺了三个优点全是缺点,那社会主义民主是不是(社会主义民主=资本主义民主×若干万倍)?瞧咱这论证水平高吧?由此,想起了我国民主建设的另一个黄金时代,明朝!皇汉明粉的精神领袖毛先生佩琦,继承了张先生宏良之未遗之志,力证:明朝之民主,堪称社会主义民主新时代。当然,不是笔者那么土老帽的“资本主义民主”三句话定义了。

观察毛佩琦这些明皇忠君者吹捧明朝的逻辑,很有些情趣。把他们的逻辑过程简结如下:

1)西方殖民列强是民主的,所以成了殖民列强;(其实殖民列强里荷兰和英国都是民主的,美国不是殖民强国,其他的西葡法俄德,都不是民主国家)。

2)民主是有种场面就是可以胡乱发言不受惩罚.

3)明朝言官可以胡乱发言,皇帝也不能随便惩罚。(也不尽然,崇祯晚年就把一位郑言官凌迟,郑肉做了传统瑰宝的原料,学名叫中药的物质)。

4)既然明朝言官可以胡乱发言,所以明朝是民主的;所以明朝命中是殖民强国;

5)做不成殖民强国是因为落后战无不败的满清,灭了战无不胜的明朝;

6)战无不败的满清战胜了战无不败的明朝,是因为战无不败的袁崇焕,杀了战无不胜的毛文龙;

7)毛文龙战无不胜,是因为毛文龙的后代有一个姓毛的大学士佩琦先生,说毛文龙打的是游击,和红朝毛太祖的军事天才是同样两个简体汉字。

云云……

民主就是可以胡乱发言,(通常还不让对方发言),人身攻击,不受惩罚吗?很多人是这样以为的。所以才会发现“明朝很民主”的历史真相。不但民主,明朝民主有完没完,都会很“集中”;连秘密警察也比希特勒早发明了600年;称为东厂西厂锦衣卫。这样伟大的明朝,如果类似后清今朝;让袁崇焕宰了个毛上帝的前身,把个打游击吹牛专家毛文龙给毁了。连带崇祯成了一个十几年换了几十个内阁大学生,杀了若干个兵部尚书的精神病患者,很有气节地吊死在公园里。让这些忠君不懂爱国的明遗族皇粉丢尽了脸面,这袁崇焕想不做汉奸也不成。

有博友也提到了罗伯特议事规则;“民主就是可以胡乱发言,人身攻击,不受惩罚”,持这种认识的人,请读懂这条规则!读懂这条规则,再到本博骂出点水平,好吗?不妨监督一下本博,这么多文章,那一篇,是和罗伯特议事规则相冲突的?又有那一篇骂贴,除了吐出满口大粪,还留下多少文化养料?

那么,民主就是《罗伯特议事规则》了吗?要知道,唐太宗、宋太祖,康熙等人,面对言官批评,同样在无意中遵循了罗伯特议事规则。(那位明天祖朱氏,没有做到)。那么,唐、宋、清,就是“民主皇朝”了吗?今天两会代表的鸡鸭合唱,怯生生地炮轰几条不着边际的小民缺德,就是民主了吗?

毛佩琦等极左明皇粉,确实按“后金宪法”解释,还要外加上传统真理之“政治经济学”,声称这就是民主,而且是最民主的真民主。自然,也就让民主的三位代表,很有点难堪地面对毛佩琦杜车别等人的吹捧:“今朝真的象明朝一样民主啊!”。幸亏今朝已经废除了凌迟,不然,恐怕毛杜这两家伙极力吹捧,会有幸继承郑言官的遗志,为宏扬中药作出点物质贡献。(笑笑)

《罗伯特议事规则》并不是民主本身,只不过是在议事者,为各自利益争论时,能够避免陷入《中国式诡辩》之无聊的《道德口水战争》之中。全然不涉及各自的利益。民主只是简单到“让老百姓有私有利益,让老百姓可以申明利益,和老百姓约法共治”。任何争论都不可能真的各自的利益,只不过是总有人伪善地标榜他自已“毫不利已专门利人”而已。脱离了自身利益诉求的争论,有什么可能是民主呢?

不妨对照一下明朝言官堂议之道德争论,与今天的两会代表们,脱离了基层人民利益基础之“参政议政”,有什么根本性的区别了。答案是,没有区别!两者都不代表基层民众的利益诉求,两者都只供皇权代表作善恶裁决,两者都由皇权指定参议人,两者都只是道德口水辩论;都没有代表具体选民利益,也只能在道德口水仗上对对局;两者都只对皇权帝党代表负责……,原来,两会不是议会,不是会议,只不过是明朝式的民主,“廷议”而已!难怪毛佩琦杜车别之流,会说明朝很民主, “今朝象明朝一样民主”了。
本文为“人权经济学系列”之“社区自治是民主基础”子系列的第一篇。所及明朝历史部分,纯为旁述。文中“极左”,仅为社会角色定义。左棍网友感觉雷同挨骂,纯属巧合。对于明亡历史、原因,以下“民族英雄袁崇焕系列”,以完全不含汉民族主义的历史辩证唯物观展开讨论,该系列包括以下文章:
中国历史,走在道德内战的消亡路上》;
历史,不是道德素材库》;
历史,你的名字叫故事》;
何必粉明?明亡于清只是专制发展史上的小浪花》;
阎崇年、金庸力挺袁崇焕体现真正的爱国者本色》;
让时间发生序列证明民族英雄袁崇焕》;
明朝必亡!冤杀袁崇焕,也只是小事一桩》;
民主社会不需要有倾向性的“民族政策”》;
现代历史学观,和现代历史学家》;
亡于内需不振!今天仍是明朝吗?》;
凤凰卫视变成袁黑台,委实不智》;
从政治角度看,明朝覆亡不可避免
爱国,并不是做个廉价愤青喊打喊杀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