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的维权只是“拦轿鸣冤”,没有一个维权律师,支持过“人权,自治,私有”

东方的维权只是“拦轿鸣冤”,西方的维权是陈腐契约的申诉;
《人权宣言》就是根本基督教人道主义习惯法的,一系列“维权指南”;
维权律师只是出于对欧洲契约传统中的维权,抄袭进缺乏契约传统的中国“拦轿鸣冤”;
还没有一个维权律师,曾经明确支持过“人权自治,法治,默认权益归于个体”

“维权”含意上,就已经不是民主的概念类同于东方的“拦轿鸣冤”,词汇来源是西方中世纪民粹的卫道。第一次典型的维权运动,就是马克思主义自称为“始祖”的宪章运动,最近一次在美国发生的维权运动,就是“占领华尔街”;抄袭到香港就是“占领中环”。在国内正在炒作的食品安全的竭斯底里,也是一次维权运动,“维护人民群众不用钱就吃上高规格无公害,还能长期保存不会腐烂的农产品的权利”。早前甚至还有“维护寒冷地区的空调权,维护亚热带国民的取暖权,维护免费医疗的健康权”等,全都是维权运动。

东方自古以来就从来未达到西方中世纪的契约法制的程度,因此东方的拦轿鸣冤,申诉的是青天大老爷,本着人道主义公正的明镜高悬;是与否,取决于青天大老爷内心的孔儒教导的崇高道德品质,一般没有契约强制性。这大概就是“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鼓捣成”的前身,今天民粹也呼吁,并诩为有良知!无论我们如何判定西方基督教中世纪的愚昧落后,但是中世纪欧洲的封建社会,之所以被称约定俗成地称之为封建,就因为它是契约的社会,并具有基于契约权利的法治。因此才有了宪章运动这样的,按照契约要求权利获得的维权。

这种维权,就是天主教国家的法兰西原创的《人(的)权(利和维权的)宣言》的文化语境;众目睽睽地,它被西方基督教和马克思主义者,作为美国《独立宣言,权利法案》在欧洲的替代,反映的大概就是法国这类左棍国家的狡诈!并被美国左派引进了美国!成为美国左派民粹运动的依据。当一些对西方文化还欠了解,仅仅满足于此派彼派站队的年轻革命愤青,急于将他们的支持,奉献给“维权啊”这类美丽词句时,最好先审视自已,是否支持《大宪章》精神;若言是,则为什么不能区分“宪章运动”与《大宪章》的截然悖反?!
ps:杨恒均先生,显然缺乏对美国及相关法学常识的了解,他以为人权宣言是美国的,又以为美国宪法修正案之《权利法案),就是人权宣言

可能是因为对西方文化的一知半解,也可能是我国公知惯于崇洋媚外,更可能是传统公有制文化,让公知下意识地“厌恶美国的个人主义,喜欢欧洲的纯美文明”,他们直接地把维权,抄袭进完全没有契约传统的中国,然后用拦轿鸣冤的执着,将自已称为“维权”。如果恰巧这些公知,考了天朝的律师牌,又对天朝的司法缺乏尊重,——>中国司法未赢得尊重是事实,但毕竟已经是司法,——>他们就会将自已称为“维权律师”。律师只是与维权无关的职称。维权所抄袭的是西方左派的民粹,左方愚民对青天大老爷的虔诚,可谓滑稽!

维权律师最常见的领域,本来是拆迁,后来转移到了“支持上访”。当维权律师进化成“上访舆论代言人”时,已经完全墮入魔道。即便是拆迁,本身也没有错,强行在他人私有土道地“生根”的“反户籍分子”,在美国也会被“暴力拆迁”,没给打死,那得谢谢主人家的仁慈。中国的拆迁之过,错在土地公有制制度,而不在于拆迁补偿款的或高或低。中国暴力拆迁的现在合法性,也正是基于土地公有制。但是请问有那个维权律师,反对过土地公有制?请问那个维权律师,象笔者那样,曾经强调过“合法产权,有于有效地持有”?

最直接地拷问,有那个维权律师,明确声明过人权自治的私有制原则?有那个维权律师,反对过社会主义?反对过公有制?恕笔者孤陋寡闻,笔者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维权律师。所谓维权律师,在职言业,不尊重法律;说是转行法学吧,他们不尊重人权自治的天赋权力!说是民主斗士吧,他们所持的全部是民粹观念;那么请问这些维权律师,到底有何用处?说到权利,有一位博友对权利的解读,引起笔者共鸣:“西方也意识到权利是剥夺他人后的特权,所以他们改称为争取自由;所谓自由就是不会侵犯他人的权利”(大意)。

夏俊峰水军的辩解理由,无一构成法庭辩护的理据,夏水军的辩护理由是“举证责任倒置”的要求;
唐彗让访案的炒作,起到了鉴定公知民粹和愚昧的作用;  上访诉求报复,于情于法于理,全无正义可言
在任何法制下,上访都不具备合法性保证;如果上访是合法的,对上访者的截访和拘留,就不是非法的
刑法是私法与公法的分界,公诉案件是民事诉讼后,对被告的追加惩罚;公诉案件不能独立成案
唐彗上访案中的民粹,公知,和“我是弱者我怕谁”的“正义”
从唐彗到夏峻峰,再到李天一,从人治堕落为无耻的公知
维权律师一不支持人权私有,二赞同天朝帝国的社会主义原则;是民粹的英雄,人权标准上的无赖
维权和权利的定义,维权律师“古怪”的真面目;律师的天职是“恶法亦法”,维权就不可能是律师
维权律师的自由下潜藏着极权主义的魔爪;维权律师从任何环节上,都是非法非正义
东方的维权只是“拦轿鸣冤”,西方的维权是传统契约的强调;
《人权宣言》就是根本基督教人道主义习惯法的,一系列“维权指南”;
维权律师只是出于对欧洲契约传统中的维权,抄袭进缺乏契约传统的中国“拦轿鸣冤”;
还没有一个维权律师,曾经明确支持过“人权自治,法治,默认权益归于个体”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