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市场经济改革成功,文革才不会卷土重来;

只有市场经济改革成功,文革才不会卷土重来
国企改革中的强词夺理,向文革斯大林主义招手
悍然国进民退的“改革”,将令重庆模式将在3-5年来回归

重庆薄黑来事件以后,无论后续事件如何发展,重庆为代表的极左文革集团连同大阿哥,都会暂时处于蛰伏或旁观的状态,仅仅是休眠,而不是死去。重庆事件对他们的创伤无论有多深,都只是休眠状态的深浅。只有当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真正成功,民不思乱时,极左文革集团,连同毛魔的阴魂,才会彻底死去。但从目前显示出来的“改革路线”,反而可以预期,文革阴魂很快就会换一个面目,卷土重来

从人民真理报到郭主席找着改革大旗“国进民退”的所谓新政,都可以看到一个强词夺理的偷换概念:把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大型企业称为蓝筹,再把蓝筹称作理性投资,然后把中国的国企股称为蓝寿,然后行政干预对非国企的自主投资。其含义就是中国的烂国企,就是西方社会的大企业,把行政干预,称作理性投资,与其让民企做大,不如让国企垄断,行政干预用改革的名义,把民企整到死为止

整个所谓的“坚定的改革”,就成了坚定的国进民退。起码从人民真理报的喉舌和股市的方向上看,是这样的味道。被国有垄断机构控制的所谓“新股改革”,结出了让附和的散户应声虫苦涩的果实。所以规则修改,全面向机构倾斜。完全把二级市场,当成补贴机构打新套现的提款机。公害知识分子如何用散户的名义,出卖散户的利益,连同被套牢在民生银行上的股神史玉柱,再次给愚民散户上了一课。

相对这种严峻的,近乎疯狂的国有垄断利益集团跑马圈地式式的国进民退圈地运动,薄黑来王英雄的生死,反而无足轻重了。相反国有垄断集团(他们恰恰也是薄黑集团的死硬粉丝)的跑马圈地,反而让薄黑的粉丝(包括国企特权利益集团),有了攻击“薄倒台下,利益集团私有化,更加祸国殃民”——>尽管是贼喊捉贼,但事实确实也是如此。挂在温名义下的这种改革,让薄黑倒台反而成了悲剧英雄。

无论当前这种混乱的,不同的政策之间自相矛盾的局面,是因为温的政令被曲解或者政令不出中南湖,还是温被驾空,或者温本意就是如此,或者温的改革本意被党拒绝,温辞职离职,都是最好的出路。这样温就可以把自已隔离于这些挂着改革名义的国有垄断集团的丑闻以外,仅仅作为一个在普世价值上监督改革进程的反对派。何况在温任期内改革时间已经不够了。除非温目前主要忙于涉薄政治工作。

不是说谁是改革派,谁是保守派的问题,更不是谁好谁坏的问题,而是这种错误的左倾路线,需要考虑其善后,以免文革斯大林主义,真的不可避免地卷土重来。郭树清主席无论是否接上司指令,如果积习不改,恐怕将成为被钉历史耻辱树上清醒清醒的一分子

细节理性主义的乌托邦中的诸神与天堂;文革中的细节理性主义的万能与不可能
乌托邦中的现实利益集团;苏俄对斯大林主义的“反思”和“反反思”;维持乌托邦路线的暴力建构
人心思定却选中了十月革命,希特勒和毛上帝;极左政权在混乱中登基,到底谁之过
公有制信仰下“歪嘴和尚念错了经”的妙计;公有制前提下“通往奴役的永恒之路”
乌托邦的癌症,癌痛和吗啡;时间是社会发展中治愈创伤的医生;公害知识分子提供的吗啡
传统知识分子的“左右派”的乌托邦;把“西方社会”幻想成乌托邦的怪胎民主派;
最大的危机是国企垄断利益集团,以改革为名国进民退;“挽救国企”是不惜牺牲平民利益的“信仰”
国企改革的雷区,不是一个人在短期内就可以闯过去的;改革缺乏决策中心以外的有力的批评者
国企去垄断化和基层市政自治是唯一的突破口;戈尔巴乔夫左倾改革路线必然失败;文革路线可能卷土重来
只有改革成功,文革才不会卷土重来国企改革中的强词夺理,向文革斯大林主义招手
悍然国进民退的“改革”,将令重庆模式将在3-5年来回归;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