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经济学之“黄宗羲定律”

黄宗羲是明末清初的重要思想家,是我国古代研究赋税制度最深入、最系统的学者之一。他在《明夷待访录·田制三》中指出历史上的赋税制度有“三害”:“或问井田可复,既得闻命矣。若夫定税则如何而後可?曰:斯民之苦暴税久矣,有积累莫返之害,有所税非所出之害,有田土无等第之害。”意思是说,历代税赋改革,每改革一次,税就加重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重;农民种粮食却要等生产的产品卖了之后用货币交税,中间受商人的一层剥削;不分土地好坏都统一征税。黄宗羲的观点以及所反映的历史现象,被现代学者秦晖总结为“黄宗羲定律”,语出他的论文《并税式改革与“黄宗羲定律”》。

黄宗羲定律,不但存在于中国,实际上,存在于所有的人权基础被剥夺的社会。“基础人权被剥夺了”,这也是中国历史上总是存在黄宗羲定律的原因:任何折腾,无论原来的初衷是什么,最后,总是最低层的民众增加了负担!原因很简单,在黄宗羲定律的作用过程中,整个社会可以分成占有巨额不当利益不用干活的权力阶层(剥削阶级);不占有不当利益提供基本服务的技术阶层;以及不受人权保护的低层民众。(中国社会传统文化反对人权普世价值)。这样,一旦出现更改既定法则、潜规则的折腾时,中间的技术阶层很硬气:NO MONEY NO TALK!没钱怎么提供服务?成本谁负担?而上层拥有利益解释权的权力者,大不了换一个贪官,也不会放弃原有的利益。因此,所有的变动的成本,只能通过增加低层民众,那些缺乏人权保护的农民们,城市贫民啊,愚蠢无脑的小左啊之类的负担实现。

事实上,所谓的医改医改,改来改去,公费医疗所代表的特权者损失了什么利益?不是人数多了,就是剥削重了;而医生呢(相当于技术阶层),NO MONEY NO TALK!没钱怎么提供医疗服务?那些不敢向权贵开火,却向技术工商劳工阶层张嘴的民粹小左简直猪狗不如。狗还懂得谁惹它咬谁!苦的是谁呢,还不是患者?结果就是,医改医改,越改,患者负担越重。这不就是黄宗羲定律的表现吗?!还有博友问到的“退休公务员的退休金”,比民企、外资的白领青壮年工资还要高,(别提农民工了),这其实是非常广泛的情况;而且,真正在所谓的企事业机关、包括垄断企业里苦干的合同工,他们的工资也是非常低的。工资高的,都是不用干活的。这不也是黄宗羲定律的表现吗?

目前深为究病的改革后遗症,提供了张宏良之类的小左攻击邓小平改革的话柄;原因却是因为欠缺了最根本的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则欠了最根本的“归还公民人权”,接受普世价值观,接受人权经济正常运行的基础条件“人权单位,及其拥有的财产拥有,自主交换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而这一条,恰恰是张宏良这类毛氏极左唱了一大堆文革教务后,所致力于反对的根本目标。在这个基础条件得到承认,并成为中国制度的基础以前,黄宗羲定律,会继续肆虐中国十几亿被剥夺了人权的人科动物界。这就是笔者说《民粹面纱下的极左,中国最危险的敌人》的原因。

同样,笔者是“保皇党”,原因就在于,在“人权单位,及其拥有的财产拥有,自主交换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 的普世价值观,写入宪法,并且,得到有效执行和保证以前,越大的社会政治变动,黄宗羲定律的效果越明显!在全国级别上,折腾的结果,将会带来可能是几千万、几亿人的非正常死亡。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可预见的将来。为什么右派(主张人权)却反对暴力、支持现政权;和所谓的极左,反对人权,支持暴力,反对现政权,支持毛氏暴政?他们真的是“一条船上的兄弟吗”?不!笔者坚定地认为,极左与现代文明,不共戴天!

正是因为不能接受普世价值观,也不接受国有资产流失(是一种特权),不放弃控制国民经济,拒绝政治体制民主改革;或者,民主是拒绝“人权单位,及其拥有的财产拥有,自主交换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 的中体西用,最终形成了经济分配的特权不可侵犯,严重干扰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从而带动着整个中国社会,被慢慢地淘汰。这个时间可能还要经历几十年,才会看到明显的政治效果。但在个人生活上说,几乎是每年都发生作用:绝大部分中国人在新世纪的生活水平,是一年比一年差!如果向后算是“预言家”,那位向前看,做做“历史家”,站在过去看今天,自150年以前,中国社会正在被一步步淘汰的趋势,还看不出来吗?

所以,如果不是接受“人权单位,及其拥有的财产拥有,自主交换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作根本性的政治体制改革。就只能就地停止改革,别折腾了!什么都别动,直到情况恶化到可以接受“人权单位,及其拥有的财产拥有,自主交换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为止!是最优化的方案。

中国人也就是西方人,西方人也就是中国人,中西文化,在笔者看来,是可以无缝接合的。今天所谓的西方文化,与战国汉秦时代的古中国文化是何等相似?其实,所谓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几乎就是中国古代社会的理想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几乎就是原装的儒家,道家,管仲等真正有建树的先贤大家的思想精华,————各位,即使是董仲舒的儒家学说,也不是汉武帝采纳的那个变种版本,更不是朱明理教的太监版本。“民为上,社稷次之,君为轻”,“君视民为子,民视君为父”,“大道无为,与民生息”,等等观念,都是社会利益上的平等交换,创造出灿烂辉煌的古中国文明。却让掌握着道德解释权的兼烧火棒的汉武大帝和洪武大帝,很不过瘾。然后,各位就看到今天那个的所谓“中华传统文化”,其中的90%,是在宋末明初时,由御用专家,那时代的郭沫若张宏良之流编出来的奴隶教材。

至于说所谓的马列主义,更是100%的西方文化,从中找不到一丝半点的“中国类同”元素。那么极左捧着的毛思想主义,又是什么呢?毛极左,就是无论理论上,还是150年世界实践都已经证明是错误的马列歪论,再加上中国原产的“小农自给自足经济理想”的混合怪胎!毛左捧毛氏泽东的光辉业绩,不就是曾经不惜任何代价拒绝融入现代工业社会,寻求再次闭关锁国吗?和李鸿章“中体西用”,维持皇统的终身奋斗,有什么不同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