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宋齐皇室之“千万不可忘记阶级斗争”

古代的明朝,今天的中苏两国,还有柬埔寨这个小朋友,都发生过针对内部成员的大肃反,大清洗,大滥杀;其中包括王明在我党内部的肃反。这类滥杀的特点,都是不看事实,《疑罪从有》,骨子里就是《阶级成分决定立场论》,最终发展成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子虚乌有的所谓阶级斗争》,就是这样一种专门针对自已人的无情屠刀!

南朝宋齐两朝,以“绝对不敢忘记阶级斗争”而果于至亲杀戮闻名于史。特别是那位齐明帝,从小教导儿子萧代表宝卷同志《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凡事不可落于人后,怀疑你的兄弟姐妹叔叔伯父姨妈亲朋不可爱,就赶快杀光他们”,“疑罪从有”,“疑心生暗鬼”,凡事不可落于人后的结果,必然就是毛氏斯大林之辈的大清洗了。幸亏宝卷杀的都是萧家的宝眷,比之毛氏斯大林拿同胞开刀,勇气有过之而规模远逊之。南齐就这样自已杀自已,最后政权落到被杀的远房叔叔萧懿没给杀掉的弟弟萧衍手手中。萧衍,历史上称为梁武帝,四十年后给招安的侯武将景将军关起来,严重营养不良而死。

在《法制社会》以实证之罪为则的是非观看,完全以立场猜测为依据的“成分立场决定论”,显得滑稽可笑。其必定以残酷而扩大化的自我弱化式的自相残杀而告终,令所有对这类暴政理想寄予希望的善良的人们,恍如一场恶梦;方知世间原来还有如此欺骗高手之存在?

毛氏泽东在20年代的“中国社会阶层分析”,表面上是笨拙侵害马克思“西方工业社会阶级论”的国情特色山寨版,实际上对于新民主主义革命并没有积极助益。国共内战的冠军原因,不在于这份侵权作品,而在于刘少奇组织的敌后根据地的军事、经济建设,以及土改的经验。相反,毛氏的侵权作品大量实用于文革内斗,成为毛氏宣扬自已君权至上的工具,以阶级论、成分论、成天立场论,作为屠杀无辜同胞的借口。其《愚民理论之工艺水平》,却较之希特勒的“反犹”理论,更为粗糙。

那么,同样是阶层分析,不看结论;笔者与毛氏泽东的逻辑着眼点,差距在那里呢?笔者是不是重复了毛氏泽东的文革风气呢?在笔者澄清前,可以这个问题简化为,“利益决定立场”,与“阶级成分决定立场”,有什么区别?中国公民们,看出其中的区别吗?一个是现在进行时,另一个,毛氏泽东的,则是历史完成时;以历史曾经的完成时,代替了现在的利益立场。这样,我们就看到了《古今的工人阶级和今天的劳动者》的区别了。也看到了文革期间,毛氏泽东以历史曾经的完成时之所谓阶级成份论,不算饿死的,另外残杀了超过一千万的无辜国民的滔天罪行。(叶帅认为是两千万)。

毛氏残杀的同胞,超过了日本同行在中国的罪行!在笔者看来,与其说是历史的错误,不如说是毛氏个人权力厚黑策略的正确。那1000-2000万被残害的公民,源于战争干涉朝鲜期间的肃反镇压。当时毛氏泽东本人也承认,“杀了一百万人,肃反扩大化了”,————为了禁止质疑干预朝鲜的战争行为,所杀的国民,可能超过了战场上死亡的士兵!

三年毛灾造成了空前数量的非正常死亡。刘少奇的正确决策和承认历史错误的态度,更是严重威胁到毛氏的个人形象和皇权权威,新帐旧帐一起算是威胁,就是《毛左所称反腐败的文革》动机。利用历史成份论和现实“走资派”的新成份论,把认识到毛灾危害的干部,和五十年代受害者的家属,以灭族的冷酷斩尽杀绝、杀人灭口,就是毛氏的丰功伟绩!

日本鬼子算个啥?

因此,如果从汲取历史教训的角度出发,对于一些人动辄以《道德治国式的阶层立场决定观》推演着他们道德明星的角度时,除了付之一笑以外,暗地里,是否应把自卫的家伙准备好,用宝卷他爹的话来说,“文革毛左或已洗脑凡事不可落于民后”。就算是面对疯狗吧,准备打狗棒,是否中你的意?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