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本私的私敌,江青同志的虚拟人格

今天可以回过头来,最 后说说,空灵这种东西,到底是何种虚拟人格。在特朗普事件以后,很多网友大概会说,“空灵就是进步主义”,——>且慢!空灵可从来没有直接表达过, 任何进步主义的观点,也从来没有信守过进步立场;事实上,这东西除了“逢我必反”以外,也没有其他固定的立场;那么,尽管空灵也是进步分子,虽然是极大概 率,却也是没有充分证据。如果它只是笔者无厘头的私敌,那也就不能证明,因为笔者是自由人主义,它就因为“逢我必反”而成为相对应的进步分子。

从 表现上,空灵就是人性本私的私敌。至于“为什么成为黑爵的私敌”,理由好象是“不理它,不理睬它的哲学,黑爵的智慧让它不崇拜,所以天天要在这里满地打 滚,……”,——>的确,正常人会觉得那都是无厘头的,而空灵的语言文字,又显然只是冒充的精神病,所以,那些理由都不是真实的。从系统论的方法论 上,“高级=细分”的理由不成立,就往(低级=本能)的层次,找更确证的原因。空灵成为笔者私敌的真正原因,可能原始得多。

空灵至少不是 一个纯正的进步分子,甚至可能“什么都不是”;如果它是一个进步分子,又恰好不是文盲的话,就会知道,从进步主义的角度,它能够自证是“黑爵的私敌”,就 已经是对黑爵的抹黑。因为进步主义的先知伟人,本应“有无数公敌(指阶级斗争及其坚定性),而无一个私敌(取意于中国古典的‘天子无私事’)”,—— >这是毛狗对它们主席的褒扬,意指“毛狗做的所有坏事,都是天下为公的好坏,因为阶级敌人(公敌)才反对,今天反毛的就是天下公敌(谁反极权,谁不 忠于极权领袖,谁就是人民公敌,似乎也是朝鲜宪法之一)”。而从个人主义的角度,笔者无能!实在不能阻止如空灵之流,无厘头成为笔者的私敌。

但 是空灵的原始动机,也不难确认,只需要从“人是自利的动物”,只要空灵还有人类的基因,(这点相当确定),它就一定认为,满地打滚地作为笔者的私敌,一定 有它认为“对自已有利”的地方。由于空灵这种无厘头实在太罕有,因此以笔者有限的所知,其可能选项并不多,甚至只是一两项。那就是“等级社会中沉淀的,思 维未开化而自以为有文化的自卑人,狼要斗牙,狗练斗嘴的自慰本能”,——>非常遗憾地,笔者只是空灵这头自卑的人科动物心灵自慰的“工具”。自然, 笔者是丝毫不打算“提供个性化服务”。

具体一点说,中华等级社会残酷的传统,沉淀了不少“心理不甘作为最底层的人”,但潜意识早就自认是 最下贱的动物,——>鲁迅笔下的阿Q,只是一个不太典型的虚拟人格,至少比不上这位空灵更典型,更不如空灵新鲜活跳,——>因此它们对于“人 权私有之共同自由”,几乎毫无触动!至少不如它们心灵自慰来得急迫重要;而它们的自慰方式,也的确是找上一个,它自以为是“同等级中最高class”的可 狠咬疯咬的对象,“练牙练嘴”;永远言败,就算满地打滚,那也是为了自尊自爱自慰而满地打滚。其实,这也是生活中偶而能见的泼妇的发泄方式;凑巧的是,空 灵恰好也自称就是泼妇。

以此虚拟人格,搜索中华文革历史,可以发现毛狗派伟大领袖身边卑微的老婆江青同志,也是有着类似的“自卑的空灵人 格”。有美国洋左派将江青同志比作“红都女皇”,那是他们不明“女皇”需要的是“自信”的人格。对比一下吕后,武则天,慈禧等成功的女政治家,她们与江青 的区别就明白了。毛狗领袖将江青的特点称为“够革命,有斗争性”,其实只是不明江青自卑的人格。江青之所以攀上任何能攀上的“老帅老官”什么的,空灵一样 地疯狗咬,的确就是泼妇战术,在领袖庇护下百战百胜!但那只是因为江青自卑,心虚,期望从疯狗乱咬所能咬着的“最高class”,在自慰中提高自已的心理 地位。

设身处地到空灵的地位,当它立场当泼妇,在互联网上“最高class”的自慰对象时,她能找到谁?钢穴的它不够找,就象阿Q可以自 慰“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但却从来不敢对钢穴领导阶级说一句真话!笔者不太清楚,空灵是否曾经向进步公知如张宏娘之类,也同样翻滚过,但是笔者相信, 空灵如果也是进步分子(可能性毕竟很大),就不会在向张宏娘之类的满地打滚中,还能感受到一点点正义感的激励;第二,它本身就是自卑的,向进步公知挑战, 间接就是向钢穴挑战,它无论如何不敢!

知名的“自由人派知识分子”如茅于轼,可能是比笔者更好的对象;甚至被空灵误以为是“自由人派”的 黎鸣,(其实是个进步主义哲学家,也就是博大精深派的公知),也许都比笔者更合适。我们也知道,茅于轼也的确抱怨,受不了被滚滚左棍的谩骂,——> 估计毛狗声浪占多数,空灵的翻滚只能算伴舞;——>除此以外,似乎就是黑爵,最适合这种泼妇形的阿Q,精神自慰了。

鲁迅笔下的阿 Q,其实是精神胜利法的轻症患者,至少比江青同志轻得多。江青同志的自慰标准是奇特的胜负逻辑。举例说,她认为把彭老总批倒批臭,她江青就至少跟彭老总一 样“高大伟岸”;诸如此类的,自然是斗争精神到处咬,疯狗十足。若非毛上帝是她咬人的力量源泉,为自慰计,说不定江青不倒,下一个就咬到死老公的头上。观 察空灵的自慰,标准大同小异:它并不认为赤裸打滚是可耻的,它认为“任何下流手段”把黑爵毁掉,它就跟黑爵一样科学求实,——>算得上是神风敢死 队?

再观察美国大选前后,特朗普遭到的攻击,特别是在当选前;同样是空灵风格的神风敢死队为主,它们的手段就算比特朗普所谓大嘴巴“政治 不正确”下流得多!它 们并不认为特朗普比自已高尚,相反,这位不比这它们这些下流胚高尚的特朗普,居然“竞选总统”!简直就是对下流胚们的下流歧视!不由得它们非常反感。这是 特朗普参选总统,不能不面对的倒霉事,所谓《竞选州长》。何况特朗普是要竞选总统?!

所以全世界的空灵们,团结一致,要用下流手段打倒特 朗普,也就象江青同志的斗争精神一样,让它们自慰到高大伟岸。特朗普的幸运,是身边还有茶党这类社区的坚定支持者,美国空灵越多,越疯狂,特朗普的选票就 越铁打。黑爵的不幸是,中华等级社会之中,空灵这类冒充精神病的阿Q患者多得多!身边却根本没有茶党,茶壶茶杯,倒随手有几个。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