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有制民主环境中“公有制权威+牛二+起哄”的牛二定律

公有制如果不能改革为私有制原则的法治社会,就只好实行君主专制的一言堂,重要原因就在于,公有制民主环境中“公有制权威+牛二+起哄”的牛二定律,确实有着劣币驱逐良币的强大作用。公有制越民主,公有制的权威就越是与起哄的牛二相结合,就越是变成牛二拥有公共绝对权力的多数人暴政。因此君主专制实际上是对牛二绝对的公共权力的分权,至少打断“公有制权威+牛二+起哄”的牛二定律的权威的边,用君主的权威代替了文化大革命式的人民权威,抑制了其他两条边。因此君主专制是对公有制民主的更稳定的替代

举例说,那些习惯于在计划经济领域中,如中国土地财政中的那些“摆数据(细节)讲压倒你的高房价道理”的左棍,与在本博翻腾了几年的乌有之乡毛棍,终于呼吁来了一大堆通往奴役之路的大利好,这就是牛二定律;也正是他们和民粹牛二导致了君主专制的合理性。这是不见于官方政治教科书的社会规律之“牛二定律”的后验印证。事实上,几乎所有在开始时,装出“摆数据(细节)硬要讲压倒你的高房价道理”的左棍,最后终于自证了,是一个等效于“房托”的根子;但是他们的目的未必真的是当房托(事实上他们不在乎),他们在乎的只是要压倒“不听话的”你

可悲的是,这些完全是文革作派,本身的利益被统治者和他们自已本身伤害着,却长着统治阶级的大脑!他们本身未必是文革的信徒,说不定在别的坛子里,还是一个反 ZF 闹革命的精英。他们似乎习惯以国有专家的“经济学专业”的方式发言,“摆数据讲道理”,但是他们既无力掌握真实可信的数据,他们自已也不是权威的专家!东施效颦所效者,还是专事宣传忽悠的国内外权威!这些人科动物沐猴而冠的行为,恰恰说明了,“左”的广泛性和“左”的等同性。我们不知道上述那些“左大脑”的愚民真实是何人,反而有利于我们用其他为先验的“牛二定理”的民粹三角的后验说明。如同我们不知道乌有毛棍具体生活中,都是些什么人,反而便于说明这种左棍存在的这种现象,在公有制背景下的恶化条件和负面作用
牛二定律也不妨称为“民粹三角”。它们的社会作用有效的前提,第一是高高在上的公有制权威(因此才有土地财政,国企,金融垄断之所谓大局),第二要有一个坚定的利益集团(这一点不难,有利益就有集团,就会坚定),第三是有一批忘我的民粹作自愿的炮灰。乌有之乡的国度,显然集中了第三类中最为优秀的品种

所以说,如果“摆数据,讲道理”的那些左棍,如果不是房托,甚至不是来自乌有之乡这类极左的文革圈子,对于后验民粹三角定律,会更让笔者满意。因为我们本来是针对土地财政,这些家伙却总是跳了出来,象最狂热的房奴一样,跟我们争些已经明确拒绝其论证意义(遑论真实与否)。如果他是房托,也可以证明,被高房价绑架后的房奴,那怕痛恨“专制”,也很可能变成社会主义高房价的卫道

无论以上是那一种情况,都不会让我们感到好受。是的,真的不好受,看到自已的同胞变成猪狗不如的畜牲还不能自拨,发现民主进程的真实阻力是愚民民粹和他们的公知!我们曾为他们的利益争鸣,却被这些畜牲当成人血馒头!谁能好受?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发现事实理解事实,至少比继续自欺欺人“好受”,更有点价值意义。另外还让笔者想归纳的,是些人冒充“争论经济”的“质疑”时,体现出的与乌有之乡毛棍一样的对人不对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争论倾向”。 这也是先验后验专题中,将要说到的现实中,极可能碰到的冲突,也是与其他有缘人成功沟通之必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