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战争“非法无正义”的后果

妖魔化卡扎菲,同样掩盖了卡扎菲政权采用的斯大林毛式制度,实际上正在崩溃。卡扎菲近几年的“改革”,本身就是其毛式制度崩溃的现象。卡扎菲实际上是向邓江朝的路线靠拢,阿拉伯之春中断了这一过程。可以这样理解,愤怒日前后的事件,类似于中国学运时代的童子军节。当时的工人农民大众对童子军节的立场,大致相当于利比亚“非反对派”的民众立场。反对派的作为,甚至比卡扎菲恶劣得多!

如果以上是正确的,无论美英法是否扔炸弹,利比亚都会转向私有化,而卡扎菲家族的确不一定马上下台。对于利比亚这样的部落国家,如果不能实现私有制;一个小部落的统治者,实际上比大部落的统治者,会更好一点,因为会更谨慎一点。如果美英法的炸弹,仅仅扔到班加西的门前(或者西进几百公里的中间地带),那么对于后进国家的民主进程,会有积极作用。

卡扎菲政权在北约军事集团面前,确实是脆弱的;(尽管就作战表现来说,已经大出人意外),美英法的利比亚战争,实际上是借用卡扎菲的内部事件提供的借口,急不可耐地利用了卡扎菲政权的脆弱,的确端掉了卡扎菲的政权,但却制造了(西哈努克——>朗诺——>波尔布特)这样的政治环境。(西哈努克同样是专制独裁者)。那么,如果北约真的一撤,后果堪忧!

如果实体经济学的逻辑结论,“主权三角原理”是正确的,如果“只有私有制才有民主”是真实的,那么民主进程之中,显然有几个不可逾越的底线。第一是不能放任民粹运动攻击私有制(所谓的贫富不均),但这样就将陷入传统社会的攻击热点,所谓“保护了富人”;第二是不能主动放弃“统一”,否则会失去一大部分中间派;第三是不能听任传统文化伦理的摆布

对改革的实际的限制力量,有一些是非常有力的但必须克服的,还有既得权益者的特权阶层。这些人不反对适当的改革,但当自已的特权遭受威胁时,会和任何反对当权者的力量合为一体。当年的慈禧集体,今天的乌有毛左,甚至山城派都是这样的一批人。如果不克服这一批人的阻力,则根本谈不上改革;而任何拖延改革的政治代价,又全部归咎于所谓的“独裁统治者”。

既得特权者并不是改革限制的红线,而是改革必须冲击的红线。任何真实的改革,这批人都会因为特权受损,而成为“抵抗运动”的急先锋!——>这是利比亚战争的炸弹扔下去时,萨科奇和奥巴马的大脑们,根本没有考虑过的社会现实!同样也是为利比亚战争擂鼓的怪胎民主派及拜上帝教们,所根本不加顾忌的现实威胁!笔者对所利比亚反对派不感冒,主要也因此原因。

至少就利比亚战争的道德名义,为后进国家的民主进程,设下了另一道红线:不准弹压“抵抗运动”!!这将意味着不可能再冲击改革特权的红线,也不能阻止侵犯私有制的红线!甚至不能够维护主权的统一,只能听任传统伦理(包括东方的传统,和西方的基督教沙文主义)的摆布!换言之,等同于废黜后进国家的建立中央政权的天赋权力,而降为听命于北约的看守内阁

在这种情况下,东方大国还可以凭着庞大的吨位,进化成出甲龙一样的披挂,(付出沉重的国防代价),在抵御美英法宣示的殖民权威之际,为自已主权内的任何改革,提供一点点“私有的空间”。更小一点的国家,就是就此不动,就是龟缩在一个最富裕的地区,任由其他地方内战也罢,选举也罢,有什么事就让北约大国们裁决,直到死够人,没有人再关心这档子事再说了。比如说,今天的也门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